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昕:

分享一块六层的夹心饼干

糍糕糕:

今年的耀诞..!

不管怎么说终于画完了..

【all邪】我冷

爱吃鸡蛋干的蛋蛋:

知乎上看到的一个不算段子的段子,借题发挥一下。哈哈哈哈我在瞎写什么啊




听说,当情侣中的一个说自己冷,另一个的做法能反映出对方在他心里的地位。尤其是在刚吵完架的时候,测试效果最佳。


吴邪打算试一试。




某次吵完架,吴邪气呼呼,张起灵沉默不语。


吴邪:我冷。


张起灵看了看他,解开自己的外套披在吴邪身上,再去客厅倒了杯热水递给他。然后弯腰帮吴邪脱掉袜子,把他冰冷的脚丫子贴着肉捂到自己胸口。




某次吵完架,吴邪气呼呼,解雨臣把手机砸了。


吴邪:我冷。


解雨臣看看他,掏出另一个电话:老秦?京郊这套别墅的供暖你买的什么牌子,质量这么差?名牌?什么名牌?天凉了,让它破产!立刻找人过来换一套!现在,立刻,马上!顺便带几个电取暖机来我先用着!最大功率最贵的那种!




某次吵完架,吴邪气呼呼,黎簇脸黑黑。


吴邪:我冷。


黎簇:冷就冷啊关我什么事啊!学生宿舍当然又小又冷啊!我能怎么办!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不是还有姓解的姓张的他们吗!去找他们啊!


说完甩门出去。


十分钟后。


黎簇:我我我我给你买了麻辣烫。热水也调好了,你洗一洗,出来趁热吃点……




某次吵完架,吴邪坐在床上,靠着墙,气呼呼。


黑瞎子:大徒弟,师傅错了师傅错了,今晚不要罚我睡沙发。来抱抱亲亲……


吴邪:滚!我冷。


黑瞎子拿棉被把吴邪裹起来,从头到脚紧紧裹好,只剩头在外面。


黑瞎子:还冷吗?


吴邪:哼。


黑瞎子脱裤子:来,乖,用嘴。



查看全文

梅:

《墨◆花》

墨筆畫骨  萬花入魂

梅:

《驚濤》

少年意氣 驚濤拏雲

梅:

《光同塵》

為了戳咩太的臉而畫

然而咩太尾巴毛球被遮住了⋯⋯上完色才發現這個殘酷事實

背景沒靈感所以還沒完稿:P

梅:

《聽雪》(草稿)


想起初入純陽時最愛飛到斷崖邊看著遠山雪,


下一秒降落失敗墜落萬丈深淵...不知如何飛上去又不會自絕經脈...


只能整個下午和純陽虎大眼瞪小眼...囧

时眠:

纯阳雪。
(背景参考了纯阳截图)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