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林秦]知乎体:生活中真的有像小说一样的爱情故事吗

不是银桑是卷子:


送分题:暗搓搓的发一把________

A.糖  B.刀

答完才能看x

还是俗梗,还不小心爆字数了,哭

————————

[提问]生活中真的有像小说一样的爱情故事吗?

要小龙虾不要小龙女

3.6w赞同 9.8k评论

要搁从前——也不说多往前,就半年以前,我看见这个问题,一准儿一巴掌呼上去:哪儿那么多跌宕起伏的故事能看啊?!

但现在我变了,我再也不是半年前的我了。简单来说,这个问题我可以很肯定地回答题主,嗯,是有的。

我要说的这俩人你们应该都知道,就年初,把男朋友当女朋友的那二货@来个苹果吗,还有我师父秦科长。

说到老秦,那必须是我们那儿的大神啊,我呢,因为是他的徒弟,所以就离大神的距离稍微近一点儿。然而你们难道觉得这很好么?每天在这种环境下工作,让我觉得我只不过是一个,无辜而惨遭虐待的,吃瓜群众。

我师父作为一个大神呢,其实你跟他熟起来之后,还是挺不大神的,就是不爱讲话,或者一张嘴就噎你一个半死,我们局里之前暗恋他的女孩有一个连,都因为怵他这一点,愣是连话都没怎么搭上过。我那时候刚调过来,也不了解情况,就知道要跟的是一位——应该是我们市里最顶尖的法医,我就兴高采烈过来了。我真傻,真的。我单是知道我一个刚毕业的能找到这么天上砸馅儿饼的工作不容易,我不知道这个福利下面隐藏着多少泪水与汗水与被虐成狗的苦日子。
















第一天我就发现刑警队的林队跟老秦不对劲,暗流汹涌啊。混久了就知道了,岂止是暗流汹涌,那简直是明目张胆不把我当人看啊!什么你问死的我审活的啊,你咋不说你耕田来我织布呢。

林队是那种对谁都很好的暖男吧,有点儿大大咧咧的,就很容易和人相处的很好的类型,所以大家对他能跟老秦混到一块儿还是挺能接受的,毕竟他俩小时候就认识了,同一个小学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又都考了警校,那哥儿俩好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更加接近真相的我,对于这个结论只想说——大!错!特!错!

说他俩关系好我同意,说他俩是兄弟我还真是不能接受。林队是对谁都好,但是他对我师父那种好,简直不能表达啊。你见过出去吃饭给你科普他好哥们儿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还能顺带想起他们什么时候去过那个餐厅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么?这一天一个苹果送的带劲的,跟上大学的时候男生追求女生,天天给女孩买早饭似的勤快啊。你搭档倒是健康了,我可是被你们虐待的非常不健康啊!我就想吃个小龙虾啊!哪儿来那么多回忆杀啊!

还有我师父。他是对熟人挺好的(我师父对人好差不多就是那种越跟谁好越压榨谁的),比如他每天都怼我,搬尸体挖物证之类的事都推给我做,但也还乐意给我讲不少东西,还帮我做衣服。但是当林队在这的时候,那我的境遇就大大的不同了,瞬间脏活累活全都是林队的事儿,试个拳击手套都是先瞅一眼林队,看他正跟孩子谈话呢,才叫的我。对我就一个要求:别说话,保持安静。行行行我不打扰你们还不成吗。

所以我后来知道林队有女朋友这个事儿,还挺不敢相信的。还宝宝呢,薛定谔的宝宝那就是不存在的宝宝,不存在的宝宝那能跟我们大神比么。我们每回出去吃饭,林队就嘚瑟他那个宝宝,我宝宝今天怎么怎么样,什么的,我每次听都不敢看老秦的表情,还在心里默默担心他会不会一生气从袖子里抽出一把柳叶刀直插林队脑门儿。然而他每次都没有。我有一回偷偷抬眼,还发现他听得很认真,眼睛里居然还有点笑意。

鉴于我跟了他有一段时间,几乎一刹那我就秒懂了。套路很深啊师父。

后来的事你们就知道了,林队年假第一天兴高采烈见女朋友去了,回来之后女朋友就变男朋友了。

那之后的生活也是毫无变化,唯一变化的,只是我觉得我眼瞎的更严重了。他们日常我是真的不想回忆,我怕我想着想着怒从心中来回头代表广大愤怒的单身狗把这俩人咬死。想看的直接戳这个吧→[提问]有男朋友是一种什么感受?


















话说回来,题主的问题是,有没有像小说一样的爱情故事。

天天秀恩爱那能叫故事吗?

不能。

差不多半年以前吧,我们市里出过一起连环杀人案,说起来挺玄的,你们看了就当个故事吧。

其实说是连环杀人案也不太合适,因为每起案子的凶手其实都落网了,只是很奇怪的是,所有受害者都少了一颗后槽牙。那个案子的尸检什么的都是我跟老秦负责的,我们俩跟解剖室做分析的时候,我看见他表情,突然就觉得不太正常。

他能有表情这件事本身,就非常的,不正常。况且是那种很明显的情绪波动,我当时问他怎么了,他再一抬眼,又恢复成冷静的样子了。他说没事,然后又跟平常一样怼了我两句。我一想还有精神怼人呢,也就放心了。

解剖那个案子最后一具单独出现的尸体的那个晚上下雨了。雨下得特别大,我一度以为是在下冰雹。那天林队也在,我想起来我刚来的时候,他说这事儿妈(嗯当然是我说的)对下雨天过敏。解剖的时候,老秦破天荒地手抖了一下。然后他手机响了,是短信,他看了一眼就删了,说是垃圾短信,我又问他你没事吧,他特别勉强地说,没事。

收工之后我想着林队在这呢也就没我什么事儿了,跟他俩告了别我就回家了。走的时候我看见他有点欲言又止的样子,但他最终什么都没说。

















第二天刚到就被林队按住了,他说老秦不见了。他说你知道吗,老秦前两天跟我说,这个凶手是冲着他来的。他说老秦的父母死的时候,就少了这么两颗后槽牙。

他说我怎么就没逼着他睡觉呢。我怎么就没跟以前一样非扒着看他手机短信呢。我他妈怎么就什么都没看出来呢。

我当时完全是懵的,脑子没转过弯呢,才想出来该说点什么,他就站直了,我看见他眼眶红了,但那点红也慢慢地压下去了。他说我得找他。

整个警局就没日没夜地搜了五天。其实最佳的救援时机是三天,可是没有人愿意休息,即使他还在这个城市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大家看着林队的脸,还是咬牙坚持下去了。第五天下午说是有线索了,在郊外的废弃仓库里。

那应该是最让人难受的一天了吧。我们到仓库的时候已经八九点钟了,虽然春天快过去了,但晚上其实还是很凉,天黑的也早,那时候天早就黑透了,林队很简单地布置了一下,要大家包围这里,然后一个人举着枪就冲进去了。

很长的时间里,没有任何声音。然后我们就听见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没有人犹豫,推开门就进去了。

仓库里只有两个人。林队站在那儿,而老秦很畏缩地坐在墙角,他抱着膝盖,后背都在抖。我不知道这两天他经历了社么,整个人变得嶙峋,瘦到能透过西装,看到支棱的脊梁。

而我们脚边全是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血腥味很淡,已经开始腐烂了。

我就看着老秦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但因为没有力气又摔倒了。他看着我们,表情非常茫然,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林队冲过去,很轻松地就把他抱起来了,脚步很稳,我却觉得他下一步就要跌下去了。但是他没有。他经过我的时候,我看见了老秦手腕上的针孔。















回局里之后才是最难熬的。老秦被指控有重大嫌疑,因为作案工具上只有他的指纹。

他是受害者啊。我听见林队跟局长说。他声音已经哑了,声嘶力竭的。

但是进入那片区域的人里,只有他活着。即使被注射了药物,也有伪装的嫌疑。

那期间我们只见过老秦一次。他侧躺在床上,是那种蜷缩的姿势。他看起来很清醒,指着手腕上的针孔,说这一针是海洛因。这一针是安非他命。这一针是LSD。

但很快他的眼神就不对了。他好像是在看着我们,但可能也没有,他可能只是现在了迷幻里。我不敢呆在那里,不敢看他们任何一个的表情。我站在一个相对远一点的地方,没来得及走出去,听见林队说,我相信你。

林队这人吧,是很利落,也特别男人,就是嗓音给他王霸气场减分,他声音有点,绵绵的,说不出来的温和,怎么也做不来旁人的威严架势,审犯人的时候,非得拖长了尾音还上挑,做出一点儿虚张声势的假象。

所以他不那么严肃,甚至有点低三下四的时候,只听声音,我以为他要哭了。

我不知道老秦听没听见这句话,刚回来的时候,致幻剂让他对外界的感知已经很弱了,他表情很模糊,可能是在微笑,他小声说,林涛,我喜欢你。

他声音一直在哆嗦,然后重复这一句话。我听说致幻剂会放大人的情感,可是连我不忍心去听,走出来就泪流满面了。















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死局。对着监控感觉要把自己盯瞎了,我才在心里得出一个很可怕的结论:凶手可能为了陷害老秦,在仓库里自杀了。那太绝望了。我跟着老秦学了这么多证明嫌疑人罪行的手段,我可以判断出死亡时间,可以给嫌犯做侧写,却不能帮他摆脱嫌疑。

我和林队第三次到仓库试图再找出什么的时候,遇到了几个孩子。他们问,你们是在拍戏吗?在拍侦探剧?都一个月了怎么还没拍完啊?

一个月前,正好是老秦失踪的日子。

那个瞬间林队像疯了一样,抓着那个问问题的男孩儿,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我替他问,你们知道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吗?

那个小一点的孩子怯怯地点头,说我们还录像了,演得跟真的似的,但是没敢进去,怕他们不让。

我在那一刻无限的感激这个世界。它最终给了我们不那么糟糕的收场。














视频是很模糊不清的,以至于我们只能看见老秦不断地摇头,他好像哭了,然后就剩下一句话,他说求求你,放了他们吧。是带着哭腔说的,不成语调,夹杂着一阵一阵的风,恶狠狠地在空气里支离破碎。然后另一个声音说,没用的,你总得看着他们死,就像看着你父母死一样。我在地狱等你。

他妈的。












很快老秦就定了无罪,而他的精神状况也慢慢好了起来。

他重新来局里的那天,大家一起在外面替他庆祝,散了之后,我们又去吃了一顿小龙虾。他拿出柳叶刀切虾的时候我特别嫌弃地吐槽他,没想到一个月没见你还是这么事儿妈啊。然后他毫不留情地说,没想到一个月没见你还是这么品位低下。说着还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我身上的衣服。嘿这我就不乐意了,刚撸起袖子打算跟他互怼一场,就看见林队笑眯眯地坐在他边儿上,说我们老秦说的都对,大宝你还有什么不服的吗~

那一刻,我终于又记起了嗅觉神经被毫无节制放射的恋爱的酸腐气息支配的屈辱和恐惧。

啧。狗男男。

                                                         
创建于2016.10.13

————FIN.————

关于[有男朋友身一种什么感受]这个帖子到底存不存在。

你们猜~

对能看到最后的您表达无限的感激qwq

晚安~

评论
热度(672)
  1. 其翼若垂天之昀不是银桑是卷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