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灵魂交换的日常【中】

落泉泉:

靖苏诚台,蔺苏楼台有,不能吃乱炖的不要看!!!

个人觉得有点虐也不是很虐x

但是HE!一定是HE!!!!
灵魂交换的日常【上】

Round three

梅长苏(明台)的场合

       明台觉得自己大概也许可能还是对得住他军统特工的身份的,虽然刚醒过来的时候以为还在大哥房里防备心太低漏了点破绽,黎纲和甄平又时时刻刻关注着他家宗主的一举一动,直接叫来了蔺晨,明台对着那张和大哥一样的脸不小心就险些漏了个底儿掉,也算他幸运,蔺晨素来胆大,这神鬼莫测的事情他不在乎,明台又占了梅长苏的身子,若是换个人,只怕早被人当成妖啊鬼的绑着烧了。

       不过这时候问起他和大哥的关系,明台也只好低头装作淡定的专心吃东西了,纵使蔺晨在旁边又哄又骗的拐他说话也没理一句,只是发红的耳廓和脸颊上的红晕实在骗不了人,不过这也不能怪明台,自从和大哥有些稀里糊涂的确定了关系之后,他总有一种大哥简直想把他拴在裤腰带上随身带着的错觉,想起那些不为人知的甜蜜和亲昵,实在忍不住脸红心跳。

       虽然明台极力克制,但这样子,蔺晨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不过蔺晨也说不上自己是什么心情,听这孩子的说法,他的那位大哥应该长得和他一个模样,想起有另一个长得和自己一样的人和一个和梅长苏一般模样的人有着这样亲密的关系,心里没有些窃喜是假的,但随即而来的自然就是失落了,那毕竟是别人,而对于他来说,他蔺晨倒是有心,奈何梅长苏从来都是故作不知。

       萧景琰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伤春悲秋一个埋头苦吃的画面,格外和谐的画面像个钉子似的往太子殿下心里戳了戳,“小殊,我听说你病重,来看看你。”太子殿下云淡风轻道,只是“病重”两个字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蔺晨一向不拘泥礼数,根本没有站起来行礼的意思,看萧景琰有些阴阳怪气的样子一乐,还大模大样地往明台身边靠了靠。

       明台正把腮帮子塞得鼓鼓的,听到熟悉的声音有些惊讶的抬起头来,瞪大了眼睛跟只小仓鼠似的。

       萧景琰受到了会心一击。

       自从林殊以梅长苏的身份回来,萧景琰几时见过他这幅样子了?倒是像极了幼时和他抢着吃点心时的样子,那丝丝怨气顿时散了个干净,满眼的温柔和怀念,走到明台身边,“之前我拿母亲做的点心来也不见你吃的这么开心,倒是大多进了飞流的肚子,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说罢还抬手温柔地抹去了明台嘴边的碎屑。

       幸好明台的智商及时上线了,不动声色地躲开萧景琰的手,抬手虚掩了一下嘴,似是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只是突然想吃罢了。“

       那浅笑垂首之间清癯湛然的模样,装得那叫一个像,知道真相的蔺晨嘴角抽搐了一下,也配合的轻咳了一声,伸手移开了明台面前的吃食,“看你今天想吃难得让你放纵一次,虽然都是易消化的东西,不过吃这么多也差不多了,留着点肚子喝药吧。“

       专心扮演起梅长苏的明台眼睁睁看着美食离自己而去,还要喝药,抿了抿嘴角,差点没忍住像往常一样跟“阿诚哥”撒娇一番抱怨大哥欺负自己,不过最终也只是掩着嘴佯咳几声,趁机哀怨地看了蔺晨一眼,害的蔺少阁主心里又是一阵七上八下的。

       不过这一眼落在萧景琰眼里则像极了眉来眼去,太子殿下心里又不怎么舒坦了,“小殊,今天外面很暖和,我们俩一起在外头晒晒太阳吧。”说完就一脸真诚地看着明台。

       明台一愣,瞥了一眼蔺晨,一时沉默下来。那边蔺晨挑了挑眉,倒是让萧景琰有些意外的点了点头,“今个儿日头好,你是该多晒晒太阳,去吧。”他知道萧景琰的心思,无非是想和梅长苏单独相处,只不过现在这一个,不是长苏。其实就算长苏在这儿,他也顶多闹一闹,不会真的阻止,梅长苏的逃避和克制不仅是对他,也是对萧景琰,只要梅长苏一天还是这个态度,他们俩谁都争不赢,那拦与不拦又有什么区别?至于明台会不会露馅,看他刚刚装出来的样子,他都快被糊弄过去了,这水牛的智商哪里比得上他蔺少阁主呢?

       得了大夫允准的明台有点意外,他从梅长苏的记忆中得知,这两个男子和原主的关系也都匪浅,而且只会比他自个儿那边复杂得多,这位蔺少阁主倒真如原主给他的评价一般,虽然不羁了些,倒也着实是个风流潇洒的人物,当然,比不上他大哥。

       虽说是晒太阳,两人也只是在廊下坐着聊聊天而已,明台能感觉到这身子有多么虚弱,心里不由地有些惋惜,面上不漏分毫,嘴角三分笑意,全然一副与故人聚首闲聊的模样。

       萧景琰伸手为明台拉了拉披风,生怕他一不小心受了风,看着昔日的小火人如今裹着白裘还脸色微白的模样,只觉得心里五味杂陈,忙移开目光,望着远处,说起了过往。

       明台面上还是维持着镇定,心里却吃惊不小,倒不是为了萧景琰说的话,他说的那些他不难从梅长苏的记忆中得知,只是听着萧景琰和明诚一样的声音,他发现他的脑子里,全是明诚。

       他自小依赖着两个哥哥和大姐,他自己也说不清对哥哥的依赖是什么时候变成了想要独占的心思的,他甚至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心一意地喜欢明楼,还是把明诚也放进了心里。和明楼稀里糊涂地确定了关系之后,他以为自己对阿诚哥应该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只是这时候听着萧景琰说着他和梅长苏的过往,他偏偏想着他的阿诚哥,无端心慌。

       “小殊,我知道这辈子,我们怕是难有机会如小时候一样骑马纵横了,只希望,下一世,我们还能是最好的……伙伴。”

       明台蓦地回神,萧景琰的话让他有些发懵,张开嘴一时无言。他知道蔺晨和萧景琰对梅长苏来说意味着什么,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来,梅长苏这一世最亏欠的恐怕就是他们二人了,一个瞒着骗着,一个拖着欠着,那些情义和恩情,怕是一辈子都还不清。

      “如果有下一世,我想……做你们的弟弟。”明台突然开口,手指攥紧了衣袖,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低着头,却只想把这番话说完。

       “亲生也好,非亲生也好,我们一个姓,一个家。“

       “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一起吃饭,一起读书,一起长大。“

       “也许我会偶尔被你们欺负,但更多时候,我依然被你们护着,甚至……宠着。“

       “也许下一世,会换成你们有事瞒着我,但是没关系,你们……仍然是我的兄长。“

       “不开心了,打一架好了,打完之后……我们还是一家人。”

       话说完了,明台也分不清是在说着梅长苏三人的“下一世”,还是在说他自己。明楼和明诚的样子在他脑子里晃呀晃的,他依然攥着袖子,也许想清楚了什么,也许没有。

       萧景琰也没有再说什么,有些出神。

      “傻子,都是傻子……”

       蔺晨背靠着门坐着,垂眸淡淡说了一句,却不知,这说的是谁了。

 

Round four

明台(梅长苏)的场合

       明诚和明楼一向有默契,明楼一个眼神递过来,明诚就明白了。微微鞠躬留在原地,目送明楼陪着那位客人继续谈生意,明诚则牵过一匹马,去找他们家的小少爷。

       许是今天的明台太过让人惊艳,他的笑容也太过自在明媚,明诚望着他,难得有些晃神。

       他想起了他和明楼离开上海去法国读书的那一天,小少爷先前就闹了好久不让他们走,好不容易挨到了他们要走的那一天,在机场的时候,明台先是抱着明楼哭了好一会儿,放开明楼又扑进他怀里抱着他不撒手,哭红了的小脸蛋埋在他颈窝里抽噎着,哭得人心都软了。但终归还是要分别的。明诚还记得大姐把小家伙从他怀里抱过去那一刻的感觉,心里像是被生生挖去了一块似的。后来明台到法国来找他们的时候,离开时那个可以抱在怀里的软软的团子,已经拔高成了少年,他同样记得那一刻的遗憾,因为错过了那孩子几年时光的遗憾。但是当那个眼眸明亮的少年朝着他们跑过来的时候,他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因为心里被挖去的那一块好像又回来了,暖暖的撑满了胸腔。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很矫情的句子,又很真实,也想过自己是不是太禽兽了,但对小家伙的心意却还是抑制不住,或者说,像一把野火似的越烧越旺,早就到了不能放下的程度。可惜他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无意间撞见明台红着脸被明楼抱在怀里的时候,明诚第一次知道他也有如此强的嫉妒心和破坏欲,但对象是他的大哥,他最尊敬的大哥,再多的心思也只能忍下,只好佯作不知,收敛所有的心意,作为一个哥哥继续护着宠着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家伙。

       梅长苏早就知道明诚和萧景琰长得一样,但看到明诚骑着马过来的时候还是有点分不清的感觉,只是,这个身体的原主可比自己糊涂多了,自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这孩子却是真糊涂。想来自己刚刚有些放纵了,梅长苏略微收敛了笑容,让自己更像平时那个在家人面前没心没肺的明家小少爷,乖乖等着明诚过来。

       “小少爷马骑得不错,怎么样,跟我比一比?”

       明诚来到梅长苏跟前时,已经收敛了心神,和平时无异的神情话语,似乎只是一个宠爱弟弟的兄长。

       梅长苏却有了些别的想法,就当回报这个身体让他有了一次骑马纵横的机会,就帮他们一个小忙吧。

       “明台不在,我是梅长苏。”不再刻意学着小少爷的样子,梅长苏对着明诚浅浅的笑了笑。

       “你又玩什么把戏?”明诚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这个,还以为自家小少爷又想了什么逗人玩的招数,但是现在的“明台”又似乎真的让他觉得有些陌生,顿了顿,语气也严肃了一些,“明台,别闹。”

       “你害怕吗?如果你的明台不在了?”梅长苏下了马,走近两步靠阿诚近了些,无视明诚越来越不好看的脸色,仰着头淡淡的问。

       明诚想要斥责他,但是,那种陌生的感觉愈发明显了,他真的不是明台,这个念头让他的心里一下子乱了起来,想要明台不再胡闹的话说不出口,只是看着这个让他感到陌生的人,真的有些害怕了。

       梅长苏看自己的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浅笑着望着他的眼睛,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做着这样危险的事,如果明台真的就这么……没了,你不会后悔吗?”

       没有给明诚反应的时间,梅长苏抓住明诚那匹马的马鞍,飞身上马就到了明诚身前,和明诚共乘一骑,亏得明诚虽然被他的话镇住,身体的反应还在,往后仰了仰又赶紧用空闲的那只手揽住他的腰,另一只手上缰绳微松,两人才在马上安然无恙。

       “你……!“

       再一次没有给明诚反应的时间,梅长苏放松身体靠在他怀里,再开口时又变回了那个明家的小少爷,“阿诚哥,我累了,你带着我骑一会儿吧。“

       明诚一头雾水,心里更是乱的不成样子,梅长苏的最后一个问题回荡在他的脑海里,竟然让他一时忘了要追究自家小少爷刚刚的“把戏”,只是抱着“明台”绕着马场缓缓骑行。

       梅长苏则懒懒的笑了笑,这个忙算是帮成功了吧?而他自己,舒适地靠在明诚怀里,心中也有些感慨,用他自己的身体和身份是不能在陪景琰骑一次马了,能有这样一次机会,也好。

TBC

 

评论
热度(457)
  1. 其翼若垂天之昀落泉泉 转载了此文字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