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黑邪】半缘修道半缘君

落泉泉:

贴吧发过,后来清网的时候我就给删了

第一篇短篇也是第一篇肉

拾掇拾掇发过来,可能以为前期本来想撸长篇的感觉有点拖沓

============================================================

黑邪ONLY,架空黑道设定,一发完,后面有肉

============================================================

【一】

       “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翻看着新交上来的报告,男人嘴角噙着笑,平静的问。

         手下人却仍是吓出了一身冷汗,“这个月……第三次了。”

       “呵……”轻笑一声,随手把报告扔在桌上,一身黑衣的男人站到落地窗前,望着脚下被人造的灯光点亮的城市,墨镜后的眼危险的眯起,又蓦地沾上了笑意,对身后的手下吩咐道,“去联系青帮的吴老板,就说我想和他聊聊。”

        ……

       青帮和渊门,这座繁华的城市里的两大势力,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黑帮。两家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各做各的生意,直到两个月前才开始有了不愉快的交际。

       两个月前渊门一个堂口的小头目带人把青帮的人给打了,还口口声声的说是是奉了上头的命令,青帮的人找上门来讨要说法,黑瞎子一向敢做刚当,但这莫须有的罪名他自然不会认,可那个惹事儿的小头目却没了踪影。对方只当他包庇手下,他又不愿意多费口舌去解释什么,两家便卯上了。刚刚手下来报告的事便是青帮的人这个月第三次搅了渊门的生意。

       黑瞎子有些头疼的叹了口气,他一向不是吃亏的人,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倒了霉,两家生意其实都是半黑半白的,他也想向青帮的地方下手报复,但能动的地方偏偏是人家敢放在明面而上的白地,对方对付渊门却是一打一个准,像赌场这种地方警方虽然平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要是出了事也绝对不会放过整锅端的机会,现在被人搅了自然只能捂着。

       说起来,现在这位吴老板上台没多久,手段倒是不一般,刚要接班的时候底下一帮人不服,可不是,黑道可是凭实力说话的地儿,这位小吴老板虽是原先老板的侄子却到底没出过几分力,说是说一直是帮里的智囊,但谁知道内里情况呢?一帮人吵吵闹闹的恨不得翻了天,这位吴老板也不恼,笑眯眯的该谈的谈,该打的打,不见得有对谁下狠手,也没对哪个不识相的留情,愣是凭着叔叔留下的一小帮忠心的手下收服了整个青帮,道上的人都说吴老板那温文尔雅的模样可真不像个黑帮的头,倒像个儒商。

       ……

       见面的地点是在市里的一家大酒店,跟两家的势力都没有牵扯。说起来,黑瞎子还是第一次见这位新任的吴老板,吴邪刚接班的时候帮里太乱,没来得及和各帮的人见面,以黑瞎子的脾气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见。这一次安排见面,一是为了谈一谈冲突的事,二则是因为黑瞎子对这位传闻中面容清秀、温文尔雅却不乏手段的人物起了好奇心,能有机会见一见自然是好的。

       黑瞎子先到了酒店,原本等得有些不耐烦的心情却在吴邪走进来的时候平静了下来。

       吴邪着一身白色唐装,自是一番干净儒雅,最上面的盘花纽却不只是因为热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不合规矩的解开了,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五官说不上多好看,入眼却颇为舒服,一双眼睛最是让人印象深刻,眼神沉静温和,似是有着让人安心的力量,想来染上了笑意时的双眼只怕更让人移不开目光。

       温润的眼眸和墨镜后的眼静静对视,几分防备,几分好奇。

       黑瞎子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吴邪,一边站起身来,似笑非笑,气定神闲地伸出手,“渊门,黑瞎子。”

      吴邪也微微勾起嘴角,伸手握住了黑瞎子的手,同样简单的自我介绍,“青帮,吴邪。”


【二】

       接到来自渊门的邀请时,吴老板正在温室里给他那些个珍贵的君子兰浇水,听了手下的话,浇水的手微微顿了顿,没多问什么便让人送回自己会赴约的消息。

      “有些事,的确当面说比较好。”这么想着的吴邪,又专心致志地打理起眼前的宝贝兰花来。目光温柔透着认真,阳光透过玻璃屋顶洒下,一点点的给屋中的人镀上淡淡的金色,君子如玉,说的不知是花还是人。

       吴邪其实是个怕麻烦的人,即使接手了青帮,大多数时候他也更愿意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宗旨当他的帮派头头,没想过扩张自己的地盘,也没想着去抢别人家的生意,顶多逮着机会赚点小利,完完全全的小奸商的做派。至于传说中吴老板的手段,你难道没听说过后半句是什么么?——人若犯我我必百倍报之。

       道上的人都知道,黑瞎子其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往往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若让吴邪自己来选,黑瞎子绝对是他拒绝来往名单上的第一名,奈何偏偏就是他欺到了自己头上,那能怎么办呢?自然是硬着头皮也要把刀子捅回去了,他不爱招惹别人,但也绝不会平白受了欺压还做打掉牙往肚里咽的事。

       两个月下来,青帮可以说把渊门扰得不得安生,渊门却没怎么报复,或许有青门自身防卫得当的缘由,但真的这么简单么?派个小头目伤了人然后却毫无动作,任由对方在自己的地盘上四处点火,这不是要敌对的人该有的作为,更不是手段一向狠辣的黑瞎子会做的事,既然没有敌对的态度,又怎么会有最初挑衅的行为?

       回想起两个帮派矛盾的源头,吴邪自然不会无端相信未曾谋面的黑瞎子,可也难以相信黑瞎子这样一个人会包庇手下,若让真下了命令,那便是有敌对之心,旁门左道阴谋手段只管上;若黑瞎子没下命令,而这个人又这么“消失”了,那里面的话头可就多了。

       直到去与黑瞎子会面的饭店前,帮里的一帮人还在反对自己去和“敌对帮派”的首领见面,无他,黑瞎子此人太过危险,吴邪在常人面前还能说一说的身手到了黑瞎子面前完全是任其宰割、羊入虎口。

       终于压下了众人的反对赶往酒店,车上,吴邪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口,他也知道若黑瞎子要在单独会面中害他可谓轻而易举,但他还是固执的认为黑瞎子不是在摆鸿门宴而是真心实意地来和他商谈,是他天真?不在乎地笑了笑,他不过更相信冤家宜解不宜结罢了,何况若真是被人利用了,和黑瞎子死斗才是最愚蠢的做法。

      ……

      进门之后不意外的感觉到黑瞎子探究的视线,吴邪也平淡地注视着黑瞎子,一如传闻中黑衣加墨镜的一贯行头,墨镜遮去了双眼,不曾遮去的是男人高挺的鼻梁、勾着若有若无笑意的薄唇。他朝自己伸出手来,不同于他整个人仿佛从黑暗中走出的气质,手心滚烫的温度从交握的双手传来,食指指腹有着明显的老茧,想来是常年握抢形成的。

      “我这人不喜欢绕圈子,邀吴老板出来就是想谈一谈关于这两个月来渊门与青帮的‘小矛盾’的事。”两人坐下后,黑瞎子毫不客气的开口。

      “黑爷果然直爽,那在下也不多说什么了,青帮扰了渊门两个月的原因想必黑爷也很清楚,若能给吴某人一个说法,青帮的小把戏自然也就到此为止了。”语气平静,对黑瞎子直接的说法并无异议,事实上对方这样不绕圈子也省了吴邪的口舌。

      “那小子不是我派的,吴老板可信?”

      “信。”断然的语气,虽然看不到黑瞎子墨镜后的眼神,但吴邪却明白他的这一句回答也许正决定了今天这次会谈的走向。

       气氛有一瞬间的静默,黑瞎子轻笑一声,“那小子不见了。”似是前言不搭后语。

      “看来黑爷也发觉了,那事情便好办了。”吴邪却是理解了黑瞎子突然冒出来的那句话,端起手边的茶盏轻抿一口,“那黑爷来陪在下演一场戏如何?”唇边绽开轻轻浅浅的笑意。


【三】

        青帮首领吴邪被黑瞎子扣押的消息在道上疯传,两帮戒备的姿态和突然回到青帮坐镇的吴三省似乎都证实了这一消息。

       至于这个消息的两位主人公嘛——

      “所以吴老板这是……?”黑瞎子记得自己许久不曾有过这样无语凝噎的状态了。

      “不好意思麻烦黑爷这么晚还走一趟,有些细节还想和您说一说,又怕电话里头说不清楚,多有得罪了。”吴邪一身松松垮垮的白色浴袍,头发还在滴着水,显然是一副刚洗过澡的样子。手上拿着一块毛巾正在擦头发,手臂抬起时,原本就偏大的领口继续向下滑去,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偏偏那人还不自知,蒙了水汽的眼睛望过来,黑瞎子真觉得自己有那么点扛不住。

       黑瞎子的墨镜后的目光从对方水润的眼睛滑到某人比女人还好看的脖子再滑到玲珑的锁骨,不动声色地看到吴邪露出的肩膀时小小的咽了口口水,再注意到吴邪浴袍下纤细的腰身和腿时黑瞎子觉得自己不能再看了……

      “看来吴老板对我安排的房子还算满意了?”不自然的移开目光,黑瞎子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这人不能动啊不能动。

      “房子很好,多谢黑爷。说起来这房子位置虽然隐蔽,装修却很精致,家具也一应俱全,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黑爷您金屋藏娇的地方呢。”吴邪本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两人此时略微有些僵硬的气氛,但话一出口就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这话说的,他怎么把自个儿给套进去了?

        黑瞎子一愣,他自然也听出了吴邪话里“隐藏”的含义,不由重新转过目光去看他,只见吴邪手上擦拭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低头,眉间微皱,脸上的红晕似乎因为懊恼而加红了,不自觉的轻咬着嘴唇。“啪”的一声,黑瞎子觉得自己脑子里的某根弦瞬间崩断,混乱的思维导致他做出了一个非常不理性的动作——扑倒。

       黑瞎子进来的时候吴邪本来就是坐在床边擦头发的,说话间距离拉近两人都没有在意,黑瞎子这个扑倒的动作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但是扑倒之后两人心里其实都是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黑爷:卧槽爷什么时候自制力这么差了,不过这小三爷皮肤还真不错……我靠我在想什么!

       吴邪:卧槽这什么情况,我不就说错一句话么黑爷你不用这么大反应吧!

      【啊咧文风又崩了好的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两个同样见过大风大浪的黑帮老大竟然就这么完全呆滞地维持了这个暧昧的动作将近十秒。

        黑爷作为始作俑者心里怀着输人不输阵的想法硬着头皮用调笑般的语气开口:“吴老板这话说的,黑瞎子我可是正好缺个可以金屋藏娇的对象啊,要不,吴老板来试试?”

        黑瞎子低沉的嗓音就在耳边,吴邪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黑瞎子说话时喷在自己耳边的热气和对方的手环在自己腰上的力道,待黑瞎子调戏完,吴邪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嘴巴张了张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殊不知此时黑瞎子近距离看着吴邪微动的纤长的睫毛和浅色的唇瓣墨镜后的眸色骤然暗了几分,若不是心里到底还记着吴邪的身份恐怕当场就把他给办了。

       恶意地在吴邪的腰上掐了几把,黑瞎子翻身下床,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痞笑,“吴老板别紧张,瞎子我开个玩笑罢了。”

       吴邪此时终于回过神来,从床上坐起,也不知怎的,不该说的话又脱口而出了:“看来道上盛传黑爷喜欢男人的传闻是真的了……”

       黑瞎子只觉得自己额角青筋暴起,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吴邪啊吴邪,你真当我黑瞎子是圣人啊?


【四】

        送上门来的美食不吃白不吃,何况是如此让人觊觎的大餐呢?

        将仍然呆滞着的人重新扑倒,双腿将吴邪的腿压住,大手一握将他的两只手扣在头顶,另一只手径直向腰间的浴袍带子摸去,嘴唇强势地覆盖上对方浅色的薄唇。

        舌尖先是反复地舔舐着吴邪的唇又趁着对方呆滞的状态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唇瓣,滑腻而火热的舌长驱直入,丝毫不顾吴邪慌乱的挣扎,卷住对方的舌纠缠吮吸。

       吴邪的双腕死命地扭动却始终无法摆脱黑瞎子单手的桎梏,脑海中不合时宜闪过元老们对自己单刀赴会的担忧,但黑瞎子可不会给他走神的时间。彼此的身体紧紧相贴,吴邪的挣扎扭动反而造成了两人身体间激烈的摩擦,同为男人的吴邪自然知道此刻抵在自己下腹的是什么。

       浴袍的带子被黑瞎子轻而易举的解开,单手将原本就在挣扎压制中越扯越大的领口狠狠扯开。黑瞎子终于意犹未尽的放开吴邪的唇瓣,居高临下的看着此时剧烈喘息的吴邪——象牙色的胸膛裸露在眼前,胸膛上的两点粉色随着主人的挣扎扭动而起伏。

      “黑瞎子……你他……妈给老子……住……手……嗯……”

        俯下身吻住对方优美白皙的脖颈,狡猾的轻咬喉结,满意地听到吴邪发出诱人的呻吟。手掌抚上吴邪腰间的肌肤,出乎预料的弹性和细腻让人根本舍不得放开手,炽热的吻从喉间绵延到锁骨,吴邪此时断断续续的咒骂和呻吟却成了最好的催情剂。

       吴邪此时脑子里一片浆糊,他甚至想不明白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局面的,男人霸道的吻在自己身上留下狂乱的温度一点点瓦解着他的理智,四处游走的大手掌心灼烫有力,厮磨着引起阵阵酥麻的感受。

      “混……混蛋……放开……我……呃啊!”出口的咒骂伴随着对方咬上乳尖的动作变成了一声高亢的呻吟。

       温柔的含吮唤起鲜明的酥麻,蓓蕾在男人的舔舐下热情的挺立,每一次的吮吸都会牵引出四散的电流,更不用说男人间或的轻咬,又疼又痒的感觉让吴邪焦躁起来,身体的热度也随之升级。

       手指接替舌尖的工作继续蹂躏着胸前的蓓蕾,黑瞎子再次以吻封唇,放开时两人唇间牵扯出粘连的银丝。伸手摘下墨镜,令人惊艳的紫色眼眸近距离地逼视着吴邪,低沉性感的嗓音要命的在耳边响起,“很有感觉吧,嗯?”下体勾引般的摩擦,“呵,硬了呢。”

       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在心间涌起,牙齿紧咬住嘴唇不肯再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

       心中不知名的地方顿时一软,黑瞎子再度吻上吴邪的唇,却是轻柔得过分,“别咬,我会心疼。”

       亲吻间温柔的话语完全不同于之前强势霸道,摘下墨镜之后的黑瞎子祸害程度直线上升,眼神中简直可以溺死人的温柔却让吴邪莫名的感到委屈,鼻子一酸差点就丢脸地哭出来。

       抢声突兀的响起,吴邪浑身一僵,黑瞎子身上的却气场瞬间一变,凌厉的气息似是出窍的利刃。

       黑瞎子动作敏捷的翻下床,吴邪也快速的冷静了下来,一边拉好浴袍,一边从床头摸出两把手枪,刚刚那番“亲密接触”之后吴邪自然知道黑瞎子身上没带枪。

       黑瞎子接过吴邪手中的枪又一把握住了吴邪来不及收回的手,吴邪挣脱不开只得由着他把自己拉到门边。

       屋外,枪声呼喊声乱成一片,吴邪惊觉自己手心发汗,黑瞎子只是用力握了握他的手,朝他露出痞痞的笑容,明明是欠揍的笑容却让吴邪莫名安心。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黑爷,青帮的人打上门来了外面拦不住了快撤吧!”

       屋内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一丝释然。

       谁都没有回话,黑瞎子靠在门上听了一会儿朝吴邪比了比手势,随后松开吴邪的手,退到门边。吴邪则站到门后,摁住把手,随时准备开门。

       屋内无人回话敲门声却没有继续,稍远处的枪声却停了下来,隐约似乎有人呼喊着向这里靠近。

       屋外的人又敲起门来,声音里有显而易见的慌乱和紧张,“黑爷,他们冲上来了,快出来啊!”

       屋内的黑瞎子眼睛危险的眯了眯,就像看到了猎物的野兽,朝吴邪邪气的一笑。吴邪猛地打开房门,两人瞬间闪身而出,枪声同时响起。

 

      渊门的人冲上来时看到的只有四个躺在血泊中呻吟的人,不等他们告罪,紧闭的房门内传来黑瞎子懒懒吩咐的声音,“把他们带下去审问,记着,别弄死了。”


【五】 

       吴邪不知道自己现在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黑瞎子,这个人虽然不是自己的敌人但至少也是竞争对手,但似乎从这出“戏”开始,两个人之间就有什么改变了。他对自己的轻薄,他没能推开,他为自己挡了一枪他也同样没能阻止。

       再次叹一口气,看着还昏睡在床上的黑瞎子,吴邪觉得这个男人已经变成了自己要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伸手抚上黑瞎子的额头想看看他有没有发烧,说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是不可思议,中枪之后动作丝毫不慢地将那个偷袭吴邪的放倒在地,不同于其他三人的轻伤,应该是活不了了,随后在他的搀扶下回到房间也不急着让他取子弹,硬是等到手下的人从屋外全部撤走之后才失去了意识,昏迷之前还说什么“小三爷,我瞎子的命就交到您手上啦”,真是不可理喻,吴邪并不知道自己在想起黑瞎子那句话时脸上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哟,小三爷……”黑瞎子竟突然醒了过来,仍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没有戴墨镜紫色眼眸一如第一眼看到时的惊艳,带着浓浓的笑意望着吴邪,除了微微苍白的脸色倒是看不出他受了枪伤。

      “你……”有些手忙脚乱的扶着黑瞎子靠坐在床上“……真是个怪物啊。”

        黑瞎子突然将吴邪揽进怀里。吴邪顾忌着黑瞎子的伤不敢挣扎,只得呵斥道:“黑瞎子,你放开!”

       黑瞎子却是得寸进尺地把头埋进吴邪的颈窝,闷声闷气道:“小三爷就给瞎子我抱会儿呗,你看我都受伤了。”竟是像在撒娇似的,吴邪心里有些软化,毕竟黑瞎子是为自己挡了那一枪,可惜黑瞎子的下一句话真是可恶至极“反正刚刚亲也亲了、摸也摸了,抱一下有什么关系……”

       想到刚刚的一幕吴邪顿时脸红到脖子根,也不顾黑瞎子的伤了,使劲推着他想要挣脱他的怀抱,黑瞎子却也不顾自己的伤就是抱着不撒手,默默的搏斗了一会儿,吴邪听着黑瞎子不时倒吸冷气的声音终究是不忍心,不再挣扎。安静了一会儿,吴邪听到黑瞎子竟然偷笑了起来,顿觉不爽,对着黑瞎子的肩膀就是一口。

      “嘶——”可惜毫不收敛“小三爷这是要谋杀亲夫啊!”声音里还有毫不掩饰的笑意。

        吴邪越发羞恼,继续在黑瞎子肩膀上磨牙,模模糊糊地说着:“滚,亲夫个屁,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黑瞎子抱得更紧,原本就低沉的嗓音染上了些不同寻常的暗哑:“小三爷,你要拿瞎子磨牙我没意见,但是……小三爷在瞎子怀里做坏事难道是想让瞎子把刚刚的没做完事做完?”

       闻言吴邪顿时浑身一僵,回想起刚刚抵在自己下腹的坚硬和自己刚刚的反应,不甘心的松了口,这才发现自己咬得有点狠了,竟然咬出血了,“放开!”

       黑瞎子无奈,“给我抱会儿呗……”

      “抱什么抱你肩膀出血了,丫的快给我松手!”

       黑瞎子被吴邪一下子的爆发一惊,手臂一松吴邪就挣脱了出去,心里顿时有些失落。

       吴邪重新取来药箱给黑瞎子清理伤口,看着他肩膀上清晰的牙印不由有点脸红,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小孩子气了,抱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而且刚刚的确……不对,我怎么顺着这色狼的思路想下去了?打住打住!

       黑瞎子看着吴邪给自己小心翼翼处理伤口的样子,觉得自己似乎为自己刚刚突然为吴邪挡了一枪的行为找到了理由——这个人,他想要。不只是要他的身体,而是想要吴邪这个完整的人,他想要吴邪陪在自己身边,保护他不受伤害,看他在自己面前展露每一面……这么想着,黑瞎子不由笑了起来,不是平时挂在脸上痞气的笑,更不是任何敷衍的笑容,而是发自真心的笑意。

       黑瞎子本就有一副好皮囊,此时真心笑起来的样子顿时让吴邪不由看得一呆,下一刻又转过头去,小声地嘟囔道:“一个男人长那么好看干嘛……”

       既然肯定了自己的心意,黑瞎子自然不会耽误下去,握住吴邪的手,在唇边印下一吻,“吴邪,我喜欢你。”

       吴邪惊讶地回头,正对上黑瞎子透漏着认真神色的双眼,四目相对,却说不出话来。

       黑瞎子平静的笑了笑,“我不急着等你回答,我们先来说正事吧。”

      “……嗯,那我得先向你道歉……”说着就要抽回手,黑瞎子却紧紧攥着他的手,还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吴邪真是有火也发不出,只好由他去了。

      “道什么歉?你做的猜测没错,是有人故意在青帮和渊门直接制造矛盾让我们两派相斗,小邪料事如神有什么好道歉的?”不动声色地抓紧吴邪挣扎的小爪子,欣赏着吴邪恼恨又不能发作的神色,黑爷表示心情很愉快。

      “但我没有猜到他们会这么快下手,安排不周才会害你受伤。”说起正事的吴邪完全镇定了下来,眉头紧皱,神色间有些懊悔。

       黑瞎子抬手在吴邪额头上赏了个爆栗,顿时换来吴邪一声惊呼,“你干嘛啊你?”他又伸手去帮他揉,“说你料事如神,你还真当你是神了?什么都能知道?受伤只能说明我身手不够好,渊门中被人安插了那么多奸细是我管理不当,跟你有什么关系?”

       听着黑瞎子就这样大包大揽的把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又想起刚刚突如其来的表白,吴邪微微红了脸,低头不语。

      “嘿嘿,是不是想想觉得爱上我了?”猛地回神正对上黑瞎子在自己眼前放大的俊颜,吴邪下意识伸手欲推,却被黑瞎子抢先一步制住了双手,接着,便是令人窒息的吻。

       吴邪记得自己被吻得迷迷糊糊时终于被放开,黑瞎子在他耳边呢喃着:“吴邪,我黑瞎子决定抓在手里的东西绝不会放手,你这辈子,跑不掉了。”

       吴邪心里默默吐槽“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却没有再次挣脱他的怀抱。

 

尾声

       青帮渊门联手剿灭在两帮之间制造矛盾的帮派,渊门随后对帮派内部进行了一次大清洗,两帮势力进一步扩大并结成联盟。

       吴邪则因为某只色狼实在太贪吃的原因不得不请三叔经常回青帮坐镇,吴家长辈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更是直接导致了某饿狼把人直接从青帮抗走几天不见人影的惨【喜】不【闻】忍【乐】睹【见】的事件。

  

END

全文10407

肉番戳

密码:                                  ,半缘修道半缘君。

拼音,19个字母。

不知道可以问度娘,懒得百度的可以私信问我。

处女肉,只能求不嫌弃。


            

评论
热度(55)
  1. 其翼若垂天之昀落泉泉 转载了此文字
  2. KINGZERO落泉泉 转载了此文字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