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偶尔发原创,比较喜欢all向CP,近来喜欢的明星是张若昀。本命吴邪。
 

【现昀】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与约束(下)

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最早说好是来一发
没想到来了三次,肾虚。


(上)  (中)  林秦番外
对调组虽然是林秦,不过我怂还是发现昀。以及我觉得对调组回去以后,秦明看着的的留下的烂摊子,肯定会超级有趣,
这篇算是完了,没有写出的的和现哥的万分之一美好,非常遗憾。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好好查资料了之后再斟酌下笔【没错下次发现昀还是一个搞笑向的】
RPS太容易ooc了好难啊
现在我只希望两位蒸煮以及女友饭们一辈子不知道现昀tag


Ready?
Go!


开了老远的车,好不容易停了车眼看着就要吃到心心念念好久了的烤鱼,李现却一把拉住了张若昀。
“若昀,我突然想起来。“
半只脚已经踏进大门的张若昀只好又把脚收回来,渴望地看着桌上的烤鱼:“怎么了?为什么不能进去再说呢?“
李现表情有些尴尬:“我就是想说这个问题,若昀你还记得昨天晚上,我是说虽然不是我们——“
张若昀转过脸来一本正经地打断他:“但是它发生了,是的没有错我现在腰都还在痛,而且我丝毫不怀疑我后面还是——唔唔唔——“


李现满脸通红捂住了他的嘴。
“所以我们还是喝粥吧。“
张若昀扯下他的手,茫然地看着他:“啊?!“
李现拉过他走到旁边的摊子上坐下:“虽然这是秦明的身体,但是你现在都在这个壳子里了,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先吃一点清淡的。我们晚上再去吃辣的。“


“哦。“一向伶牙俐齿的张若昀词穷。
李现帮他擦了桌子,把菜单放到他的面前问他想吃什么。
张若昀手指就冲着最辣的那道水煮牛肉去了。
刚拿茶水烫完碗筷的李现依次给他摆好,瞄了一眼菜单,又看了一眼张若昀一副奸计得逞的嘚瑟样,敷衍地点点头:“可以,不过要涮一下。“
张若昀瞬间垮下脸来。


最后他喝着白粥拌白菜看着李现吃香的喝辣的,偶尔被投喂几片没什么味道的肉片。
“李现你吃藕。“他口型比得特别清晰。
“诶,好好好。“
然后淡定地打掉张若昀伸向水煮肉片的筷子:“若昀你不要闹。“


等到吃饱喝足,两个人准备撤退,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有人撞了李现一下,李现顿觉口袋一轻,一摸就发现钱包不见了。


要是钱包被偷了林涛也不用做刑警了,李现立马转身就追。也是他腿长,没出几步就拉住了小偷的衣服,当他一碰到小偷的手臂,小偷却突然返过身来,右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刀,直径向李现戳来。也许是身体记忆吧,他下意识一侧头,一招擒拿出手,再反应过来小偷已经背着手,被跪压在地上了。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刚才有多凶险的李现出了一身冷汗,面上到还是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张若昀这时也赶到了他身旁。
小偷愤怒地转过头来扬言道:“你给我等着!“
李现正要说话,却看见张若昀脸黑得能滴出墨来,嘴角挑起一丝冷笑:“好啊,犯法还有理了,行啊一会儿上二楼来,我秦明在法医办公室恭候大驾。“
小偷被吓到禁言。
张若昀转过身去,面对李现小声说道:“早就想说这种台词了,好爽,原来看电视剧就最喜欢看这种打脸了。今天终于体验到这种感觉了。“


小偷:“……“


李现无奈地笑笑,从另一个口袋里找出手铐给小偷铐上:“走吧,午休结束了,顺便把你铐回去。“
小偷这下真的懵逼了,不是说好的讲台词吗?
真的是警察是要闹哪样?!
走在路上张若昀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新来的吧?“
“刑警队队长你都敢偷。“


“……“


李现说这波打脸我给满分。
好爽。


回去还是张若昀开的车,因为有外人在,两个人也没怎么说话。
李现捞了小偷准备等张若昀停好车一起上去。
下了车的张若昀站在车前,给他摆摆手让他先上去,自己准备继续和停车线做斗争。
一看就是强迫症又犯了,一定要对齐。
李现无奈地点点头拉着小偷进去了。


“林队,这个证词自己写啊。”
我要是写的来......我就是真林涛了。
“怎么能这样呢,执法人员怎么能不按规章制度行事呢?要按照流程来嘛!”李现码准林涛也是个除了破案,其他时候只要一走程序就头疼的人,胸有成竹地开口:
“我给你说,就是他跑了然后我追,追到了他准备捅我,然后我把他按到地上,完了。”李现比划了一下,拍了拍小警员的肩膀赶紧开溜,生怕再问就露陷了。


被拍肩的人:“.......”
算了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小许拿出手机:“宝哥,江湖救急。”


宝哥一听,小胸脯一拍,小事儿!
滑到张若昀面前:“诶老秦,听说今天涛涛又行侠仗义了啊?”
张若昀心里一紧张,立马进入演戏模式,抬头看了她一眼:“嗯”
少说少错,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多给她。
“怎么个捉法啊?”问完她按住微信语音。


张若昀知道她期待着秦明以高度有逻辑的答法回答她,可是他--
“我没看清。”


大宝手指一松给发送了:“啊?”


“我就看见刀光一闪。”
张若昀心想早上起来看着两个隐形眼镜盒分不清楚哪个是秦明的哪个林涛的,能怪他和李现吗?
开车都是戴的框架好嘛。
原本因为不可描述的原因坐副驾的张司机最后还不是因为李现开车开得头昏再次上岗了嘛。


大宝懵了。
收到语音的小许更懵。
秦科长今天怎么和林队一样不靠谱?!不靠谱是靠体液传播的吗?!


小偷说我也很懵逼啊,好不容易出道,头一次可以用“你给我等着”这种话来吓吓人了,可开心了,谁知道就遇见刑警队队长了啊,嘤。
他告诉你了啊。


没他旁边的法医说的。
嗯......啥?!秦科长?!
什么!还是个科长啊?我还被威胁了啊要我去法医室找他,我会不会被解剖了啊?
怎么会,秦科长向来遵纪守法,出门吃饭一定开发票。啥!他威胁你?!


我今天看见的是假秦科长吧TAT
我就是个小警员你们这么玩儿我好吗?
小许在群里哭诉,大宝看了秦明一眼,嗯认真地工作。


她起身,秦明抬头看了她一眼。
大宝干笑:“我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大宝走到窗边往外一瞄,对的啊,车和停车线平行,是老秦没错。


她掉头走回去,秦明理了理文件,瞄了她一眼。


她坐回座位还是没想明白,只好截了图问林涛,秦明到底怎么了。
李现迫不得已打开了微信。准备让张若昀自己去解决大宝的问题。
颤抖着打开标了“39”的对话框,扑面而来全是截图。什么李妈妈家牛肉干,正宗重庆鸭胗,双流老妈兔头.......还有各种表情包。
李现准备动之以理,晓之以情。
“寄过来肯定要好几天。”


“.......”
“周冬雨的凝视.jpg”
“周冬雨的凝视.jpg”
“你找到周冬雨的表情包了?”
“没有啊,所以才用的文字版”
“不过我在手机里找到林涛和秦明的合照了”
“秦明式冷漠.jpg”
秦明老师回来了肯定要疯,李现摇摇头,完全忘记了大宝的事。


二十分钟以后。
“麻辣鱿鱼”
“泡凤爪”
“冷吃兔”
“辣子鸡丁”
其实中午的时候,张若昀没有那么想吃辣的,可是人就是这样,你越不让他想,他就越想。自打被李现拉住不准吃之后,他心里就全是麻辣香锅了。
以及生活本来就没有什么乐趣了李现还不陪他玩儿。
秦明的人设连找大宝说话他都不敢,只好一直骚扰李现。


“嘭嘭嘭”
玩儿手机玩儿得全神贯注的张若昀心里一惊,差点把手机甩掉。
他定定神,冷漠开口:“进来。”
李现探出个头来。
大宝转过头来看了林涛一眼,又看了秦明一眼。


“老秦,我找你有事儿,你出来一下。”李现开口。
张若昀二话没说走了过去。
大宝:说好的好好工作呢?说好的秦明怒怼涛涛不好好工作戏码呢?


出了办公室张若昀的面部表情明显就丰富了许多,眼睛轱辘轱辘直转:“干嘛啊?”
李现拉着他走到走廊末端,没什么人的地方。
“张嘴。”
“啊?”
张若昀嘴里被塞了一根辣条。
“就一根啊,不准多吃了。”李现把剩下的又塞回兜里。
张若昀嚼着辣条口齿不清的地问:“我靠这卫龙吧,你哪儿来的?”
李现拿出一张纸巾给他备着,一边说道:“我找刑警队里的队员拿的。”


被烦得不行的李现终于放弃了挣扎,走到偷偷摸零食吃的小警员身后。
正准备大快朵颐的姑娘被吓了一大跳:“林,林队你干嘛啊,吓死我了。”
李现看了一眼她的名字说道:“小李子啊,分我一包呗。”


“你知道人家名字吗你就拿。”张若昀接过纸巾擦嘴。
“我当然看了啊。来,口香糖。一会儿被大宝闻出来你人设就崩了。”李现又塞给张若昀一条口香糖。
“我演戏,你放心。”张若昀笑着挑挑眉。
尾巴都要上天了。李现简直想摸摸他的狗头。


“再过几个小时就下班了,到时候我们去吃小龙虾吧。”张若昀看着李现往回走的身影说道。
李现转过头来:“海鲜粥吗?”
“去你的李柴犬。”李现就两个字一点也不好骂,张若昀才是三个字真吃亏。
张若昀摸摸下巴心想换了副壳子连人都不会骂了。
“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张二哈同志。”
张若昀正好三个字是很押韵但是我就是不用你打我啊。


林涛久久没有回答,眼下秦明又坐了回来,大宝的微信简直是呼啸而去。
“所以老秦到底怎么了啊?”
“了啊?”
“啊?!”
李现看着张若昀发过来的“爸爸没白疼你”失笑,停了半晌,给大宝回复道:
“还能怎么了”
“闹小情绪了呗”


大宝嘴角一抽,老秦闹小情绪,那涛涛你很棒棒哦。
她下意识醒醒鼻子,自言自语道:“怎么一股辣条味儿?“
张若昀听见她说话,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
感受到视线温度的她抬头看了对面的人一眼,而秦明正在非常专注地看着文件。


被张若昀这样一闹腾,离下班也不远了,这剩下的两三个小时里无非也就是发一些微博段子,或者表情包之类的,李现也乐得和张若昀打发时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眼看着大宝收拾东西准备走人了,张若昀抓起手机车钥匙也准备开跑。


大宝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说:“老秦你不是值班吗?”
卧槽。
张若昀顿了顿,斜眼了大宝一眼,务必给她造成一种“完全是你想多了”的羞愧:“我出去吃饭。”
“又出去吃?”大宝诧异地看着他:“你和涛涛中五百万了?”
......
不出去吃难道让你们看我“哈哈哈”的笑么。
张若昀挑挑眉。
大宝闭嘴。


这招真好用。


等等他值班。
什么值班?!


大宝突然发现秦明停在了门口,动作僵硬,面上还似乎带着若有若无地生无可恋一般的神色。
等等秦明不会生无可恋,她摇摇头,他只会让别人感觉到生无可恋。但是再看向秦明,她又由衷地感受到了母性的召唤,于是她问道:“怎么了?”
她看见秦明僵硬地转过头来,说了一句她从来没有料想到的话。
秦明说:“我忘记带数据线了,你有吗?”
张若昀说我突然想起手机还有百分之二的电,仿佛快要死掉了。


大宝决定假装失忆,然后赶紧往外跑。


“谁谁谁快给我录一下,老秦找我借数据线啊啊啊。”


张若昀叉腰心想借个数控线多大个事儿啊至于告知天下吗?
想完,他揉揉脸慢慢地一路遛到楼下,看见大宝正拉着李现说话,李现一副我快狗带了但是我却不让大宝看出来的样子。
张若昀走到大宝身后面对着李现比口型“加油!“。
李现果断拉他下水,带着一脸傻笑喊道:“老秦!你来了啊。“
趁着大宝转过身去看张若昀之际,他伸出手,比着口型“请开始你的表演“。
张若昀单手抹了抹脸,带着“你们这群凡人啊让我说你们什么好“的嘲讽,高贵冷艳地把两只手在胸前交叉抱臂,下巴一收说道:“我没带数据线很奇怪吗?“


奇怪啊,怎么不奇怪,老奇怪了。大宝心想。不仅不带数据线奇怪,能拉下脸来找我借更奇怪。
“对啊,没带数据线多大点事啊,有什么好奇怪的?“李现也在大宝身后补充道,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没给大宝说话的机会,李现继续说道:
“不过宝宝啊,一会儿不是就回家了吗?要充电线干嘛啊?““宝宝“两个字李现说得非常顺口。
大宝被林涛的不要脸所震惊,很快得转移了注意力。
张若昀耳朵一红,瞪了李现一眼,嘴角挂起一丝假笑,冷冷说道:“我今天值班回哪儿去?“
装得好像刚才不是忘记了是真的只是准备出来吃饭一样。
“哦。“李现摸摸头,凑过去狗腿一笑:“哎呀不小心忘记了嘛。“
“那宝宝我们先去吃饭好不好啊?一会儿回来你用我的吧?“


张若昀瞥了他一眼:“你带了?“
李现拍拍胸脯骄傲道:“当然啦。“
“两根?“张若昀眼皮都没抬一下,又问道。
李现焉了:“一根。“
“那你用什么?“
李现继续焉了吧唧地说:“当然是宝宝你先用啊,我不急的。“


大宝把喉头的一口老血咽了回去。


踏着高跟鞋“啪啪啪”三步退到门口,给两个人挥手:“虽然你们叫我人形警犬但是我不吃狗粮,债见!“
说完了把门关上。


李现和张若昀对视一眼,同时呼出一口气。


张若昀站到李现面前,皮笑肉不笑地对李现说:“‘请开始你的表演‘?讲出你的故事啊李现。“
李现一笑,抓着张若昀准备掐他脖子的手,赶紧求饶:“若昀,不,张少,我错了,我错了。“
“张少?张哥都没用,我不办贷款!“


大宝站在门口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劲,就又打开了门。
李现透过张若昀摇来晃去的身影,见门又开了,而大宝粉红色的衣袖若隐若现。眼看着大宝就要探出头来,来不及多说,李现眼疾手快抱住张若昀,然后歪头堵住张若昀喋喋不休的嘴。


“啪!“三秒之后门又关上了。
外面高跟鞋“啪啪啪啪啪啪”越踩越远,完美地表现出了其主人澎湃的心情。


李现放开张若昀。


沉默了一会儿。
“我今天好像要值班诶。”张若昀看天花板,好像这个天花板特别特别。
“我好像也是诶。”李现看地,好像这个地板瓷砖特别特别。


“……先吃饭?“
“啊,好啊。“


可不是么老特别了。


吃了饭,张若昀又站到了车子前面。
这回李现斟酌着开口:“要不我帮你停算了?“
张若昀充耳不闻,头也不回,只是把手机拿出来递给他:“你先拿去充电。“一副要和停车线死磕到底的样子。
李现摸摸鼻子只好接过手机走了。


张若昀估量着他走进了办公室,才抬起头来往回走,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方向。
“秦科长有什么事吗?“小许莫名其妙就接到秦明的微信,让她把人带到审讯室,正是今天中午的那个小偷。
“我就是进去问一些问题。“张若昀站在门外表情阴冷。
小许没多问什么,走了出来:“那行吧,秦科长我一会儿再过来。“
张若昀点点头没说话。


张若昀走进了审讯室,在小偷对面坐下来,双手竖起在面前交叉,让灯光在他的脸上留下光影。
然后他扯起嘴角对小偷说:“拿刀子是吧?“


不把你吓得从此留下心理阴影,我那么多抗日剧白演了。


十分钟后,他一身轻松地走了出来。
他站在小许桌子挡板后面,给小许比了一个给嘴拉拉链的动作。
小许刷地站起来向张若昀敬礼:“向组织发誓我保证什么都不说!“
张若昀点点头,拍了拍小许的肩膀:“不错,好好干。“
然后转身离开。


小许哭着拿出手机:“秦科长拍着我肩膀对我说不错,好好干。“
“五个字两个标点啊,四舍五入一下就是家庭幸福儿孙满堂“
“你信不信我圈林队?“
“嘤嘤嘤我不管我好开心“


不过这些事情和张若昀还有李现都没有关系。


心情不错的张若昀靠在李现桌前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手机呢?“
李现也只当他终于把车停好了开心,抬起头来:“在冲着呢,要不你拿上去冲?“
张若昀眼睛里写满了“你呢?“
李现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八卦群众。
群众八卦的眼神马上变成了“林队你大胆地上去吧不要担心这里有我们!“


李现脸皮一红,咳了一下说:“老秦我跟你一起上去吧,上次那个报告我们再讨论一下。“


八卦群众集体眯眼投来鄙视的目光。


李现说怪我咯。
谁叫我不是real林队呢?


“若昀你在看什么?“
“双皮奶,第六季第十五集。“
李现拉过椅子在张若昀身边坐下:“不是都出到十二季了吗?“他看完第五季就放弃了。
“这集比较有参考价值。“
“?“
张若昀把手机望李现那里移了移:“这集是主角两个人穿越到现实世界那一集。“
李现看着Dean吐槽剧集收视率低,嘴角抽了抽:“脑洞真大。“
张若昀小小声地吐槽到:“你说秦明和林涛会不会也穿越到现实世界里?“
“有可能。“李现说。
“那你是Dean。“张若昀看着把黑美人开出剧组的戏码对李现说。
“不你才是。“


“你比较矮。“
就那么一会儿,张若昀突然非常想喝牛奶。
非常想。


在看完剧中鸡飞狗跳折腾了好久之后,两个人内心都有点感慨。
张若昀突然画了一个十字架虔诚地说道:“希望秦明能管着林涛不要让他乱来。“
不想回去收拾一堆烂摊子。
李现看了他一眼,默默在心里画了一个十字架:“希望明天张若昀不要再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不想和他一起收拾烂摊子。


一集看完了,屏幕一黑,投影出两个人神色各异的脸,张若昀却没有再切到下一集,就只是坐着没动。
没有电视剧叽叽喳喳的音效,四周就更显出安静,在惨白的白炽灯下突兀地就冒出一丝温馨和暧昧来。
秦明一看就是很有在警局过夜的习惯,而李现一看就是很有照顾张若昀的习惯,他拿过眼罩递给张若昀,声音放得很柔:“累了就去睡一会儿吧。“
“我守着的。没事。“
说完就走到门口把张若昀头上的灯关了,坐回桌子对面。


张若昀看着李现的侧脸没有说话。
李现对所有人都很好,温和又礼貌,只要你在他身边三丈之内都会被他照顾。生日也好,小习惯也好,他都会清清楚楚地记得,距离不近不远,恰到好处。
全剧组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
当然包括张若昀。


可是他知道这不是全部的李现,李现他比自己还要小三岁,心里不可能没有委屈,没有痛苦,性格好得十全十美。
他下意识是想要照顾李现的,他对李现有冲动,不然也不会在剧组提到“林涛“这个角色的时候推荐他。
而李现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展现过一丝负面情绪。
这只能证明李现没有把他当做真正的朋友,不给他看见自己的另一面。


如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去,他看着这张林涛的脸莫名就有些难受。
“李现。“他开口道。
李现手一滑,送出一个人头。
他暗灭手机屏幕,转过头来:“若昀,怎么了?“
张若昀抿抿嘴,从衣服内兜里扯出一副手套:“你把胡子剃了好不好?“
他想看看李现,而不是林涛。
……
李现无语地看着他:“林涛回来了肯定要疯。“
他又瞄了一眼塑胶手套说道:“而且,夜深人静我以为你要说‘我们约炮吧!‘“①
这个时候居然没开黄腔简直不是张若昀。


张若昀抹抹脸,收回手套说那我们重来。
他抽出塑胶手套,往桌上一甩说:“约炮么?“


李现笑眯眯地说好啊。


张若昀愣了几秒,睁大了眼睛:
“窜天猴还是二脚踢?“


......
都说了张若昀你活该单身。


李现脸色不变:“作为优秀警员我劝你不要知法犯法,市区内不准放炮。“
“那难不成我们野战啊?“
李现看向他,非常安静。
“还是上床,垫批发市场吧。”


张若昀自己扯下眼罩,闭嘴。


过了一会儿他摸摸头发又问道:“你说秦明老是顶着发胶值班他会不会秃啊?“
“这是林涛要担心的问题。“又送了一次人头的李现无奈地回答。
“就像哈利波特里面的德拉科一样。“


“若昀。“李现喊了一声,“乖,睡觉。“
“还是说你不喝牛奶睡不着?“


张若昀表示我立马睡给你看,不睡我就是二哈。


.......
这种时候睡了你才是二哈。


第二天早上张若昀假惺惺地问李现要不要回林涛家。
熬了一夜的李现迷迷糊糊地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找不到林涛家。
张若昀说那真是太可惜了我们今天还是要睡一张床。
李现说嗯。
然后就睡着了。


淘宝说你们仿佛都当我是死的,点开我查一下收货地址很复杂哦。
京东说还有我。
还有很多APP也开口了。
张若昀说可不是吗好麻烦。


“睡醒了我们就去吃小龙虾啊。“这种时候张若昀也不忘初心。
李现迷糊着“嗯“了一声。


把李现抗到床上他自己也累了,而李现一翻身特别自然地就抱着他继续睡了。
张若昀心里艳羡,心想林涛和秦明感情真好,芯子都换了,壳子都还要抱着。
他其实觉得自己也没睡多久啊,但再清醒过来的确天都黑了,身边的人依旧睡得死沉。他下意识拉拉被子,结果发现是自己家里那床。
他心里一机灵,摸摸李现的下巴,发现光溜溜的。
换回来了?
李现皱着眉头,闭着眼睛抓着他的手按回被子里去。
他戳戳李现小小声问道:“换回来了?“
李现“嗯嗯嗯“地答应着,一看就是没醒。
他说那你还抱着?
李现说是你就没关系。


张若昀没说话但是他觉得自己体温升高了,尤其是脸和耳朵。


他又戳戳面前的这个人:“你到底是谁啊?“
李现还是林涛?
李现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回去,抱紧了然后说:“金马影帝他男人。“


张若昀心想这话他没法拒绝。
不管是“金马影帝”的部分还是“他男人”的部分。


END


三十分钟以后。
“影帝,麻烦把你家皮特赶下去。”
压死我了。


这次真的END啦XD


“文中老是有一名许姓警员 @霸道马脸爱上我 出现占字数,请问您有什么看法?“
“........哪里来的野鸡,老给自己加戏。“


①没奖竞猜,猜一下这个梗哪里来的hhhhh


嗯!我一定还能再长五厘米!【握拳】


【撒泼打滚要评论】

评论
热度(209)
  1. 今天开始准备看莎翁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