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现昀林秦】论演员的自我修养与约束番外及彩蛋

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又名:震惊!人民警察竟然引诱同伴做这种事......【感谢 @霸道马脸爱上我 提供】
主要林秦,六千六百字三句现昀但是我怂啊,不打林秦tag


(上)  (中)  (下)


ooc都是我的
啊差点忘了,这篇!是庆祝!我群!居然!迎新了!


林涛清醒的时候就意识到了状况不对。
他的身边没有秦明。


他爬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是一个他非常陌生的环境,一个单人床,床边堆了一堆游戏,还有一个被线搅得乱七八糟的的手柄。


性别男,年轻,单身狗。


总之他百分之百可以确定他没有来过这里,之前。
他调动起自己所有刑警知识来应对现在的突发情况,抓过一件被随手放在椅子上的夹克,林涛隐蔽到房间的角落里,在夹克里翻找这件衣服主人的钱包。找到钱包以后,他赶紧翻出身份证。
自己的照片旁边是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名字——李现。
什么?!九一年?!


啊不对,什么情况?!


仔细想想说不定是什么自己看了十年的穿越小说。
也算是算是没白看了。


“李现你起来没有?吃饭了。“自家母上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他心下一惊,脚一滑,一个紧张不小心就从衣柜里栽了下来。
“嘭!“


李现妈妈赶紧把门打开,就看见自家儿子五体投地趴在自己面前。
“免礼平身吧。“最后她只憋出这一句。


林涛说:“喳。”


李现妈妈挥挥手说捣鼓完了就出来吃饭,休假也不是你这样休的啊。
林涛诶诶诶地应承着送走了李现妈妈。
他走到厕所端详着自己的脸,看有没有砸肿,他左看看右看看上看下看,感慨着:
“果然是一张九一年的脸啊。”
他又顿了顿,又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得出一个结论——
“我年轻的时候真他妈帅!”
怪不得能追到老秦。


于是他顶着那张“真他妈帅”的脸准备走去房门,不经意间却看见了自己熟悉的名字。
“法医秦明?”他走到桌前,翻开那册剧本,皱起眉头来。
“张若....嗯....的?焦俊艳......李现,林涛。”
他手指停在自己的名字上,大致猜到了套路。
任凭谁知道了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角色之后,都不会感觉良好。


“现现,饭要凉了!”
林涛手一抖,剧本掉在了地下。
这果然不是他亲娘,他亲娘才不会这么温柔。
“林涛!你是不是死里面了!”
这才是他亲娘。


定定神,努力忽视那声“现现”带来的不适感,平复着自己三十年被浓缩的不快,带着手机向门外移动。
感谢指纹锁,感谢互联网。
动动手指就能查到明星的个人资料。


一个吃饭的时间,李现的个人信息他是查完了,从他母亲的话里也得到了目前他正在休假的信息,对于现在的情形也有了基本的认识。
林涛手指划来划去,最终还是打开了《法医秦明》的第一集。
一边看一边笑。
原来大宝是因为这个原因迟到的,心疼三十秒,回去一定要告诉老秦。
我当时表情哪有怎么幸灾乐祸,可同情大宝了好吗,啊不老秦说的都是对的,大宝就是该批评。
老秦……


他靠在窗台边摸出了一根烟。


他发现秦明的表情还挺多的。


算了,电视剧他也没心情看了,他就是想再见到秦明。他扒拉了一下李现的微博,多是一些影评和摘抄,还有就是杂志拍的照片。他最好的朋友应该是那个叫刘芮麟的,交流很多,最近应该还聚餐了。
那,和秦明的演员呢?
是什么关系呢?


林涛知道演戏和现实不一样,没道理说演铁哥们儿的演员私下关系也要很好,可是那是秦明,他没办法不去介意这个。
他把《法医秦明》全集下了下来,在这个同时他看起了《法医秦明》的采访。
还好还好。
他看着秦明的演员笑着跌进李现的怀里,心情平静了许多,顺手就查起了这个演员的资料。


张若昀。
他开始扒他的微博,开始全是电视剧宣传和广告,不得不说,很有个人风格。
他手指不停,一边翻一边保存图片。
这可是和老秦一样的脸啊!真好看!要是老秦也会这么笑就好了!
说多了都是泪。


不一会儿他就去翻到了他们拍摄《法医秦明》的时期。
看着那句“老规矩,活人归你“配着带着口罩的秦明,他内心突然颤了一下。
“喂。“他打通张若昀的电话,明明知道电话那端不会是秦明,但他还是想听听和秦明一样的声音。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一道清冽地声音:“我是张若昀。“
林涛坐起身来。
这绝对不是张若昀,他以他的刑警生涯作证。


电话那头的人没想那么多,他醒来没多久就发现自己在一个自己根本没到过的地方,心里警觉起来,翻翻找找找到钱包和身份证,刚刚看了一眼,一个写着“傻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他看了一眼手里的身份证,一边接着电话,一边打开卧室门。
嗯,性别男,年轻,单身。
两只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他的脚边,开始往他身上扒。
……有狗。


林涛听见电话那端传出来的狗叫声,几乎能想象出秦明有点无助却佯装镇定的模样,他无声地笑了笑,说道:“若昀,最近过得怎么样?你家小布和帅哥还好吗?我听见他们的叫声了。“


听到这个问题 电话那端的人突然就放松下来了:“林涛。“
林涛咧开嘴笑着应道:“老秦。“
”你还记得啊。“
小布是他家楼下王大爷养的博美,帅哥是上次在院子里扑到秦明身上的那只金毛。
“那只哈士奇叫皮特,另外一只叫风,“林涛笑了一下,“装逼如风的风。“
他相信秦明一定不认可地皱起了眉头。
秦明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向林涛提问:“你怎么知道?“
“张若昀和李现,就是我现在的身体的原主人,都是明星,关于自己生活的资料算是曝光得比较多。“
秦明抿抿嘴:“还有呢?“
他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林涛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


林涛听见他的问题,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们……一起演了一部叫《法医秦明》的网络电视剧。张若昀饰演……你。我们都是他们演的角色,电视剧是根据这个世界里的法医秦明写得法医小说改编的。“
秦明拿书的手一顿,内心感觉到了一丝奇异地愤怒,当然他没有表现出来,平静地评价道:“听上去很像《红衫》。“ 
“红杉?“林涛用奇怪的语调重复了一遍。
“一部科幻小说,最后主角发现自己是被编剧编写出来的人物,为了活下去来到了现实世界找到了编剧改写命运。“秦明又补充道:“还拿了雨果奖。”
“像我们这样?”
秦明摇摇头,他想起林涛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样子 说道:“不是,他们还见到了自己的扮演者。”
“林涛,“他说,“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林涛笑了:“老秦,李现的微博粉丝数是张若昀的零头,怎么看都是我出门比较方便。“
“而且啊,虽然你擒拿不错,但我才是那个学了侦查和反侦查的刑警啊。“
的确是这个道理,秦明机会没反对:“好。“
林涛一边和秦明打着电话一边看着“法医秦明“的微博,打趣道:“你要是在家里没事你可以看看张若昀家里的狗骨头是哪只狗咬的。“
秦明往右一瞥,看了一眼被遗弃在沙发边的狗骨头:“联合作案,可以追究相同的刑事责任。“
林涛哈哈大笑:“也有可能是人为造成的。“
秦明皱皱眉头,猜到林涛肯定是看了什么:“不排除这种可能。“
林涛手指停在秦明的剧照上,嘴角带着笑感叹:“你果然是最棒的法医。“
“发给定位给我,我来找你。“
“林涛。“秦明喊道。
“嗯?“
“你醒过来多久了?“
林涛算算时间:“三个小时吧。“
三个小时查清楚两个人的生活方式,交际圈,和自己取得联系,还顺带查了其他人。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刑警。“


林涛听见秦明的话愣住,看着身前开着的电脑,手边的平板,举着手机笑弯了眼睛说:“不然怎么配得上最棒的法医啊。“
因为他看不见,所以秦明也勾起了嘴角。


“哦对了,这边的秦明开了微博,你可以上微博看看。“
有惊喜。


唉,都怪这片土地太肥沃。


秦明的直觉告诉他不要看。
该说的事情都说完了,两个人却都没挂电话。
“老秦,你在干什么。“
“看书。“
“什么书?“
“《穿过博尔赫斯的阴影》“
“……博尔特的兄弟?“
秦明很平淡地回答:“沾边。“
“沾什么边?“林涛好奇起来,他刚刚只是随口一说。
“两个人都是西半球的。“
……


秦明对张若昀的书架很满意,他在书架里还找到了自己一直没有买到的书籍,不过——
他嫌弃地翻了一下书上的笔记,这字怎么和林涛似的。*


“你说的法医秦明是讲的什么?“
这个时候行动力爆表的林涛已经出门了。“是从大宝来的那个案子开始讲的。“
大宝并没有来很久。
“你的意思是说……“在剧里会有很多我们之后会遇见的案子。
“说不清楚,也许他们会遇见的案情应该与剧本上的一样,但是现场条件并不合适,所以改变了剧情。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就播出的剧情来看并不完全与我们的生活一致。“
所以林涛还没有太抓狂。
秦明皱起眉头:“为什么?“
“电视剧里我和你都不是一对!“
秦明捏捏鼻梁:“林涛,说正经的。“
“我很正经的好不好,“林涛委屈道,“剧里的案件顺序和我们真实发生的顺序不一样。“


秦明换了一个问题:“有参考价值吗?“
如果可以多救一个人,那他不介意看着自己的脸在电视剧里晃。
猜到他的想法,林涛赶忙道:“老秦,我说你是最棒的法医不是开玩笑的。“
“不管你看不看,你都能还死者一个公正,再说,万一不一样怎么办?“
“这是法医写的小说,那么证明这些案件都是有原型的,而他们在改编成电视剧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大致的框架了,虽然在实际拍摄的过程中会出现许多情况,进行改动,但是我猜测死因和最后的凶手是不会有太多的改动的。这和我们处理的案件肯定都是有关系的。“
“秦明,秦明。“林涛赶紧打断他的推测,“就别急,我马上就到,到了我们再说好吗?“
秦明想他在外面讲电话也的确容易暴露身份,于是点点头。
“不管怎么样,我都在你身边。“林涛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秦明没懂他的意思。


林涛暗灭手机,假装刚刚自己没有看预告片,没有看见秦明在拘留所的片段。
他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眼前的事情就够难解决了。


秦明还是开始看以自己为名的电视剧了。
没有记录员,大宝拍照,全都是法医在破案,为了向观众解释原因,林涛老是问一些傻问题,自己还会对尸体说那么多话,这一点都不真实!
对他从来都不这样。
什么闷骚?林涛李大宝你们两个人,秦明咬咬牙。


“老秦,开下门。“
“大门。“


等到林涛带着汗蹭过来的时候,秦明正在看第五集。
林涛到也没太惊讶:“你看了啊?喜欢吗?“
秦明摇摇头。
林涛有些惊讶:“为什么?“
秦明抿抿嘴:“虽然我自认为自己工作认真,在我自己的法医范围之内做的不错,可是案件的侦破是靠局里的大家一起完成的。“
不是剧里一句话就可以匆匆带过的信息。
一点也不写实。


林涛歪头看着他笑了笑:“局里的兄弟听见你这样说一定会很开心。“
“亲一下。“


“你问过张若昀和李现的意见了吗?“秦明推开他的脸,下巴上光溜溜的他一点都不习惯。
“反正现在是我和你,亲亲自己男朋友有错吗?“林涛又凑过来。


秦明扭不过他,飞快地亲了一口。


林涛顺势关了《法医秦明》,一手搂着秦明的腰,一边查起了另一部剧。
“老秦,你知道张若昀有个外号叫二哈吗?据说就是因为这部剧。“
十分钟以后。
“哈哈哈哈哈哈老秦哈哈哈“林涛转过脸看了一眼秦明阴沉的脸色,又看了一眼屏幕里那张和秦明一样的脸,“哈哈哈哈哈哈“
秦明假笑一下:“林涛,你想死是不是?我成全你。“
林涛一边抱着他一边说:“老秦你现在可没有机会,现在你身上可没有解剖刀。哈哈哈“


秦明拉开他,起身,走进了书房。


林涛坐在沙发上笑,哎呀怎么这么不经逗呢?


诶等等这个剧情?
什么鬼!不行不行老秦是我的,谁都不能亲!
林涛愤怒地退出了第一集。


他端着水缩进书房。
秦明眼皮都没抬一下。
总有林涛先服软:“老秦,结个锁呗。“


秦明伸出右手,翻了一页书。


“明明你这样就不可爱了啊。“
秦明抬头看了他一眼,林涛马上举着手机笑起来。


林涛扒拉着张若昀的手机,找秦明说话。
“你们两个人真的一点都不像。“
秦明秦明式“嗯“了一声——翻了一页书。


“诶,你说这张若昀是不是暗恋李现啊?“
秦明秦明式——“嗯?“他放下书,看向林涛:“为什么这么说?“
林涛把手机递给秦明:“你看,他的图片分类。“


秦明翻了翻手机:“怎么了?“
“你看,这个分类是表情包,这个是电影截图,这个是风景,这个是他家的狗,这个是他喜欢的演员。“
秦明点点头。
“你看这个,虽然写着小伙伴,但是你打开看看。“
“一些自拍,一些对话截图还有一些是偷拍。“秦明眯起眼睛。
和李现的对话截图和以李现为主的偷拍不要太多,林涛忍不住露出了八卦的微笑。
“你看,连李现给他打电话他都截了图。更不要说微博上李现发的图他都存了。“


林涛一直在笑:“真好。“
秦明看了他一眼:“好什么。“
林涛望着秦明眼神温柔:“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是一对。“
“不是暗恋吗?我们并没有李现也喜欢张若昀的证据,怎么就一对了。“
林涛靠回椅子上:“我说喜欢就喜欢!我现在就给你找证据!“
秦明弯了眼角的弧度,却不让林涛看见。


两个人就伴着咖啡还有果汁度过了一个下午。


晚上林涛也没打算走,蹭到了秦明的床上。
秦明默许了他的行为。


他也有事想问。


关了灯之后,秦明语气平静地问身边的人:“林涛,你为什么不让我看《法医秦明》。“


林涛的身体僵了僵。


“你发现了啊。“


秦明心想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你动动手我就知道你想用什么体位。
林涛从后面抱住秦明,声音有些沉闷:“我看了预告片,以后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我不想你看了难过。“
其实他就是想逃避这样的未来。
或者说他害怕知道了未来的自己会忍不住做些什么。


听到这话秦明想要起身,但是林涛死死抱住了他。


秦明有些急,问道:“是发生在你身上吗?“
林涛没说话。
那就不是,秦明放松下来。
过了一会儿林涛才说:“没有。但是不管发生什么我都在你身边。“


秦明什么都没说。


在林涛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他感觉到秦明转了过来面对着自己,对他说:“我不习惯你从后面抱我的时候,没有胡子扎在我脖子上。“
林涛笑着说好,我不刮。
“哦对了,“林涛突然起身,在桌子上拿了一张便签条,写了一句话,贴在秦明头上。
秦明摸摸头上的便签纸问林涛他干嘛。
林涛说当助攻。
就算明天睁眼发现两个人还是没有回去,看着这张纸条自己心情也好啊。


李现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他迷糊着睁开眼睛,看见张若昀很乖巧的躺在自己怀里,脑门上还贴着一张黄色的便签纸,上面是张若昀那狗爪字体——
“这个人超喜欢你的♡“


彩蛋篇:有十次秦明想解剖张若昀,还有一次他不



秦明很快就清醒过来了,林涛正张着嘴睡得很死,下巴上是当年当上刑警队队长时,为了更有威信蓄的小胡子。
所以这是换回来了。
他松了一口气。
按时间算,今天他和林涛应该是休假,看林涛那么困,应该是昨天晚上值了班,刚刚才睡下。而自己现在这么清醒,多半是昨天晚上有人没让自己值班。
这么想想撮合李现和张若昀成功的几率还挺大。


不用想也知道张若昀一定不会帮他把报告结了,秦明准备起身去趟局里完成昨天的工作,以免堆积到明天,越堆越多。
林涛的报告肯定也没写,还得把林涛的也补上。
他把自己从林涛的怀里抽出来,林涛咕哝一句就又继续睡了。秦明还没来得及感慨岁月静好,男友可爱就看见一地狼藉。
好吧他和林涛扔的那部分他认了。
为什么林涛躺着床上还有半只脚上套着鞋?!



收拾完林涛收拾完房间,秦明终于踏上了前往警局的道路。
可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在警局门口接受教育的人会看见自己扭头就跑?
为什么那个警员会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然后告诉自己秦科长我一定好好干?!
他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等到自己走进办公室,顶头上司不在,正过着悠闲生活的大宝看见他的那一瞬间,差点没噎死自己。
秦明看了她一眼,坐回位置上:“如果我每次不在的时候你都是这样工作的,那很好,你明天就可以辞职了,留在这里也是浪费法医办公室的氧气。“
大宝欲哭无泪。
还有一种“好久没有被骂过了,一下子好不习惯“的感觉。


秦明看着桌前这堆虽然很整齐,但是是好几个案子乱堆在一起的文件,心里就来气。
真想回去把张若昀手机里的照片都给他删完。



手机突然传来奇怪的喘息声。
大宝没说话。
秦明也没,他淡定地关掉了手机。



大宝把椅子滑到秦明面前,小小声地问了一句:“你今天还借数据线吗?我带了两根。“
秦明深吸一口气,然后伸出左手抹了抹脸。
“坐回去。背卷宗。“



秦明打开手机发现手机至少少了十个G。
昨天张若昀一天的时间肯定都荒废在手机上了。
看着大宝毫无怀疑的样子,秦明心想,有这素质MD张若昀不当特工都可惜了。
秦明从不说脏话。



回到这个世界的第三个小时二十九分五十四秒,秦明第一万二千五百九十四次想要解剖张若昀。
为什么他的抽屉里会有一包开了封的辣条?!



林涛给秦明传了一段视频,内容是张若昀顶着秦明的壳子在车头尬舞。
秦明拿出了手术刀。
大宝窜到了刑警办公室。



傍晚林涛开车来接秦明回家,还没上车秦明就对他说:“林涛,我们养只哈士奇吧,就取名叫张若昀。“
听到养狗林涛还心里一惊,听到秦明说叫张若昀,他就只剩下想笑了。
“哪有取这种名字的,叫的的吧。“
秦明绑好安全带,眯了眯眼睛:“就叫张若昀,不然我连你一起解剖。“
对于装备上了解剖刀的秦明,林涛表示他不敢拒绝。



抱着狗崽子,提提着狗笼子的林涛和提着公文包的秦明走在回家的路上,在街边看见了一个写着“求包养“的箱子,里面是一只土里土气的小奶猫。
秦明突然想起张若昀手机里那张李现拿着手柄,腿上坐了只小猫的照片,把猫抱起来。
“这只就叫现现吧。“
林涛不干了。
“什么现现,干嘛要叫现现,就叫李现!“


十一
然后他们家里就多了一只林涛管它叫“的的“秦明管它叫“张若昀“的狗,一只秦明管它叫“现现“林涛管它叫“李现“的猫。
儿女双全。


不过一般都是管它们叫“宝贝儿“的大宝阿姨在带。


END
*当然因为你昀是你涛的字替啊。


撒泼打滚要评论
来聊天也可以啊!
比如你觉得lof主是不是很会撩!
是不是还会长高!
么么哒

评论
热度(300)
  1. 其翼若垂天之昀红晓_搬砖路上与你温馨相伴 转载了此文字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