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偶尔发原创,比较喜欢all向CP,近来喜欢的明星是张若昀。本命吴邪。
 

【林秦】螺旋(完结)

逆冷CP悲凉一生:

法医秦明 林涛/秦明


级别:清水,竹马X竹马,但其实更像Bromance一点。


summary:太久了,秦明这才意识到,久到他都忘了那些理所当然的事情背后其实都有一个缘由。


其他林秦:
林涛说下次你要亲就亲这里吧


关于性格转变的可行性实验


我要搞事情,于是就来发车了


作者说不好意思我又出现了,我也不知道一篇清水我为什么能写这么长,摊手。p.s. 你问我为什么叫螺旋?因为叫二重螺旋感觉对不起光光和miki【什么鬼。


螺旋


林涛收到短信的时候,他正在老地方和秦明大宝吃饭。正值除夕的前一夜,人也渐渐少了起来。


“老秦,”他看完短信,夹了一口菜叫了一声,“初中那帮的同学聚会你要去吗?”


“咦,”在一旁的大宝嚼着筷子感叹,“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


林涛看了对面的大宝,笑着回“是啊,我们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在同一所子弟学校上的,对吧老秦?”


秦明喝着碗里的粥,敷衍地点了点头。


 


这下大宝来了兴致,眉飞色舞地给林涛使眼色,“那咱们的秦科长小时候就这个样子吗?”


林涛停下手里的筷子,故弄玄虚地忽悠:“并不是,你不知道老秦一开始是个差生吧。”


“什么?老秦怎么可能是差生??”大宝的下巴合不上了。


坐在一旁的秦明给林涛丢了一个眼刀,“什么差生,留过级并不代表学习差好吗。”


林涛笑嘻嘻地回应,“至少我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是啊,家庭变故休学并不能算作差生,当然这都是后话。


 


林涛的记忆停留在林涛8岁,秦明9岁。


班主任笑盈盈地介绍说这是我们班的转校生秦明,从这学期开始他就在我们班了,大家记得要相互帮助。身为班长的林涛最先配合地鼓起了掌,站起来说欢迎新同学,我是班长,有事情找我。


 


“我想问个问题,”大宝举手,“老秦当初真的会有事找你吗?”


林涛给她一个你傻啊的眼神,大宝低头,“我错了,我不应该问这种用脚趾都能想出来的问题。”


“那后来是你有事找的老秦?”大宝继续问道。


“怎么说呢,是也不是。”林涛决定抖一抖当年的事儿。


 


那天早上林涛的同桌慌慌张张地拽着他的胳膊,“林涛啊昨天最后一节课的作业你写了吗快借我抄下。”林涛甩开同桌胳膊的同时心里一凉,坏了,他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好在他是班长,凭借着收全班作业的特权趁机抽了一份摆在自己和同桌的桌前,“快抄!”


当然事实证明小孩子还是斗不过老师,当林涛和秦明一起被叫进老师办公室的时候林涛就知道这事不妙。班主任训话的时候林涛全程低着头,毕竟自己有错在先,但还偏偏连累了秦明,他在不知道林涛抄了他作业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被叫过来一顿训。林涛灰溜溜地从老师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迎上了同桌做贼心虚的目光,“怎么样,班头没把你咋吧?”


林涛愤愤不平,“卧槽为什么同样是抄的作业老师发现了我没发现你啊!”


他的同桌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你傻啊,当然是自己编了一段哪能一字不落的全抄呢?”


“卧槽!”林涛悔恨地锤了锤自己的脑袋。


 


无缘无故连累了秦明,林涛当然要给他道歉,于是林涛陪着笑脸对秦明说了句对不起,秦明理都没理就往自己的座位走。林涛自知理亏,就每节课间都狗腿状跑到秦明的课桌前求饶。最后见实在不行,只得陪出了原本自己想要加餐的苹果,“同学你就原谅我吧下次我绝对不会一字不落的抄。”


秦明嗯了一声,接过林涛手里的苹果咬了一口,“等等你刚才说还有下次?”


 


“可以啊林队,”大宝听完故事,扒拉着碗里的饭感叹,“没想到高冷的老秦会让你抄他的作业,我以为学霸对这些事情都是极度憎恨的。”


林涛听到这话,又摆出了那副得意的样子,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其实老秦在没成为大神之前可是打架早恋翘课的事儿一个不拉全都做过。


秦明递给林涛一个可以杀死人的眼神,大宝手里的筷子哗啦一下掉在了桌子上。


 


“等等等等,”大宝不可置信地摆摆手,表示自己肯定听错了,“你说的是坐在我们面前的这个老秦?秦科长?”


林涛给了她一个你太天真的表情,故作神秘地回道我小时候可是见过秦明当街斗殴的人。


秦明扔下手里的碗,没好气地回复林涛那明明是你自作主张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然,说当街斗殴实在是太夸张了一点儿,只不过是有一次放学林涛偶然看见秦明在角落里被两个高年级学生围攻,两人借着体格比秦明大一圈儿,一边打一边说没爹没娘的孩子必须要交保护费不然可没人罩着你。


身为班长的林涛见到同学被欺负的一幕当然不能坐视不管,于是噌的一下窜到了秦明身前,趁着两个高年级生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发起了攻击。索幸围攻秦明的只是两个人,林涛闭着眼睛一阵扑腾对方也就放弃了原本的计划,“你们给我等着啊!”一个学生拉开了正在撕扯的林涛和另一名学生,冲他们喊,“有本事明天放学在这里别走!”说完就拽着另一个人窜了出去。


林涛一听卧槽约架啊,长这么大第一次诶秦明我们不去还是男子汉吗。


 


于是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林涛二话没说就拉着秦明来到了约定地点,一边走一边还振振有词,“秦明没事儿你就在那站着就行,我可是班长,我帮你主持公道。”秦明看着林涛,最终没有回答。两人走着走着就看见昨天的两名高年级学生气势汹汹地向他们走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五大三粗的同学,似乎和他们是同一个年级。


林涛看着对面这阵势有点怂,他拽了拽秦明的衣角悄悄说秦明要不咱跑吧。秦明白了他一眼,拉着林涛就往反方向跑去。还好后面的人没有跟上来,两人绕过了小巷跑的气喘吁吁,林涛撑着膝盖在那里喘气,“秦明,你是不是没地方躲?那不如来我家吧,顺便让我抄作业。”


林涛觉得这大概就是他们友谊的开始,毕竟一起经历过人生第一次的校园约架怎么说也是铁哥们儿了。


 


大宝听后表示不屑,“林涛你这是妥妥的标题党,老秦哪里参与斗殴了,明明都是你在那里瞎折腾。”


“宝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一开始看到老秦在那里一挑二才去帮忙的,所以不管怎么看最开始参与打架的还是老秦啊。”林涛一边说一边自然地拿筷子夹走了秦明套餐里的西红柿,秦明跟没看见一样。后来林涛发现秦明虽然留了级但好像不是差生,再后来林涛知道了秦明那天被高年级学生欺负的原因,当然这都是很久以后。


大宝摇摇头没有说话,她知道西红柿是秦明最讨厌的蔬菜,对方甚至还一本正经地称自己患有tomato-phobia(番茄恐惧症),而林涛曾经大声宣布西红柿是世界上最好吃的蔬菜没有之一,所以这俩人到底是怎么成为好朋友的。


 


“看你们从小这么混,难怪一个当了刑警,一个当了法医。”大宝给自己夹了一个鸡爪随口感叹。


林涛大手一挥说这关系可大着呢。


 “怎么,”大宝边啃鸡爪边问,“难道是老秦从小励志当法医,所以你耳濡目染,夫唱妇随,不对,夫随,才去跟着他去做警察?”


“什么跟什么,”林涛摆摆手。“那是因为我小学五年级之后就特别爱看推理小说,什么福尔摩斯,阿加莎,江户川乱步那是一个不落。”


“可这跟老秦又有什么关系?”


“你别急,我不是还没说完呢么。”林涛放下手中的筷子去给自己添酒,“当时我大手一挥将福尔摩斯的书合上,郑重其事地告诉老秦我将来要当私家侦探,老秦头也不抬地回我中国的大背景下不可能有私家侦探这一职业的,你想破案最多也就做做刑警。”


“这不打击少年儿童心理积极性么,”大宝假装义愤填膺。


“可不是嘛,”林涛跟着附和,看见秦明丢过来一个白眼。


“然后呢?”大宝问,“你就被他打击了?”


“然后秦明就离开了桌子,两分钟后拿了一本书给我,《刑侦学原理》,你说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大宝嚯了一声,“是啊,重点是小学五年级老秦就给你找来大学的专业课本,真是挺夸张的。”


林涛楞了一下,“重点难道不是一个小学的图书馆为什么会有大学的专业课本?”


这次嫌弃林涛的,除了秦明,还有大宝。


 


“原来你们还有这么些故事,难怪全警局就你能忍得了老秦这张嘴。”大宝想去拍拍林涛的肩表示您辛苦,但手里的鸡爪让她腾不出那个功夫。


林涛喝了一口啤酒,“宝哥这你就又不知道了吧,其实我和老秦吵得最凶的时候冷战了好几个礼拜。”


可以理解,大宝点点头没在意,但林涛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差点把啃在嘴里的鸡爪一口喷出来。


林涛说,我和老秦吵得最凶的一次是因为一个姑娘。


 


那就又是高中时候的事情了。林涛解释,那时他在追隔壁班的一个小女生,姑娘长得好看,每次见到他俩都笑得跟花儿一样,林涛看着那姑娘的笑脸,转过来对秦明说我觉得她对我有意思。


也是,高中的林涛是所有花季女孩子的暗恋对象,身高窜到一米八,成绩又好还长得帅,带着那个年纪独有的自信活跃于篮球场,惹得路过的姑娘们频频驻足回头。当然也有不少女同学掐准了时间,就等着林涛在球场边擦汗的时候路过,假装与他偶遇,林涛笑着跟她们一一问好,笑容比阳光还耀眼。


 


林涛说既然她也喜欢我,那就太好办了。于是每节下课林涛都要去隔壁班找那个姑娘说话,借个书或是问题题什么的,去就去还硬要拉着秦明。一来二去,两个人的聚会渐渐就变成了三个人,林涛一开始觉得这样不错啊,既能追妹子还不会疏远了和秦明的关系,他甚至觉得这就是他的青春了,要是三个人能一辈子这样该多好。直到有一天那姑娘的手挽上林涛胳膊,秦明当着他俩的面说林涛你离她远点,她不喜欢你。


林涛前一秒还笑着,下一秒听到秦明的话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是,秦明你什么意思?”他有点懵。


秦明又强调了一遍林涛她是不会喜欢你的。这一次林涛是真的生气了。


 


他扑上去将秦明按倒地上,但拳头在靠近秦明脸的时候停下了,“秦明你是不是也喜欢她?”林涛拼命忍着心里的怒火冲他吼,“你喜欢她你就追啊我们公平竞争,你说她不会喜欢我到底什么意思。”林涛性子直,但并不小心眼,他说的理直气壮。倒是秦明,躺在地上看着林涛的拳头平静的回答我不喜欢她,但你离她远点她真的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


林涛的拳头架在那里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最终还是放秦明站了起来。秦明拍了拍身上的灰头也不回的往外走,林涛气不过转头向另一个方向跑了。只留下那个姑娘在原地不知所措。


 


从此原本三人同行的局面再也没有了,林涛和秦明因为这件事情冷战了两个礼拜,期间谁都没有跟谁说过一句话。


 


“不是吧,”大宝感叹,“居然真的是为了一个姑娘吵成这样老秦我对你的看法要改变了。”林涛附和,“就是嘛,你说老秦喜欢她就喜欢呗,为什么要那么对我说话呢。”


大宝啧啧,哥们儿你这重点好像不对。“那后来呢?”她又问,“你们怎么和好的?莫不是涛涛你忍不住了?”


“最后当然是我大人有大量最先找的秦明,问他今天我能抄你的的作业吗。”林涛回她。


大宝感叹我就知道,以秦明那个高冷的性格打死都不会主动求和。林涛听到大宝的感叹笑着又喝了一口酒,没有告诉大宝他去找秦明和好是因为那天从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一个不知从哪儿蹦出来的苹果。


 


秦明在林涛说故事的时候看到了大宝递过来的眼神,他冲大宝摇摇头继续默不作声品尝着碗里的粥。他当然不会解释当初他对林涛说那姑娘不会喜欢你是因为她提前一天对秦明表了白,说我之所以和林涛表现的要好就是为了接近你。秦明看这姑娘害羞的小脸说那你以后就不要靠近林涛了,你的计划没得逞。


当然,大宝可以从蛛丝马迹中推断出一二,但这些林涛肯定都不会知道。


 


这顿饭的收获可不小,大宝听完后满足的拍拍手,“得了这顿我请,为了避免知道的太多被老秦谋杀,这顿我就当封口费了。”林涛对大宝比了一个“赞”的姿势,目送着大宝向前台走去。


 


林涛在大宝去买单的时候抬头问秦明,“所以同学会你到底去还是不去?”


秦明放下手里的纸巾给他一个假笑,“既然你这么想让我帮大家重温你的黑历史,那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涛摆摆手,“拜托,我堂堂校草哪里有什么黑历史。”


“比如说试胆大会啊,鬼啊之类的。”秦明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鬼?”大宝回来就听到了这个词,然后就看到林涛秒怂的神情。


“我说你怎么还记得这些。”林涛拽着秦明的胳膊说,后者嫌弃的将他的手扯开。


大宝表示我不听我不听,再听下去这封口费可就不是一顿饭能打发的了了。


 


所以大宝也不知道秦明是什么时候发现林涛怕鬼的。


初三的毕业旅行,全班同学借着机会去郊外露营。一个班的男生聚在一起,总是好动。晚上闲来无事,大家围着篝火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声音说不如我们来试胆大会吧,一人一个鬼故事,看谁先害怕。


原本没事做的一帮男生听到后顿时来了兴趣,一个个跃跃欲试。林涛听到试胆大会四个字有一点犹豫,但还是硬着头皮围着篝火坐下。但事实证明即使后来林涛可以单挑歹徒,或是一手制服一个嫌犯,听鬼故事这事儿他是真的玩不来。在听完第一个人讲的鬼故事之后他还能勉强的装作淡定,第二个人故事讲到一半林涛直接跳起来。“鬼啊啊啊啊啊啊”他拽住旁边男生的衣服惊叫着,说着就往那男生背后躲去。


初三的男生,看到这情景哪能这么容易的放过他,于是被他抱着的男生趁着林涛不注意,抓准时机冲着他喊“看林涛有鬼在找你。“林涛一个趔趄,尖叫着抱紧了下一个离他最近的人。当林涛第四次被他拽着衣角的人吓得一阵哆嗦的时候,林涛跑过去抓着秦明的衣服说秦明你可一定要救我。秦明笑着看着林涛,开始了下一个鬼故事。林涛就这样抓着秦明的后背坚强地挺过了整个试胆大会。事后其他同学都表示,也就只有秦明懒得看你吓的屁滚尿流的样子,林涛你赶快谢谢他的不杀之恩吧。


 


秦明回想起这事,觉得之后的同学会上或许还能插上个话题。


 


“那么,再见的时候就是年后了,两位新年快乐啊。“饭后,大宝冲他们挥手道别。


送走了大宝,两人并肩走在路上的时候林涛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老规矩年初四我爸妈要你上我家吃饭,记得到时候过来。”秦明点了点头说知道了,挥手走向了另一条岔路口。


 


其实秦明一直没有什么可以走动的亲戚,所以过年基本都是无事可做,他倒也不介意,趁着难得的清闲看完了好几本书,还顺便做了一套西装。倒是林涛,他父母非要拽着他把七大姑八大姨走访个遍。但每年初四,家人总是不忘了要秦明来家里吃顿饭,说是谢谢秦明这一年对儿子的照顾。


 


年初四,秦明提着水果敲响林涛父母家的门。


“哎呀,小明来了。”久别重逢,秦明还没有换好鞋就被林父林母拉进来嘘寒问暖。林涛悠悠地把头探出来说爸到底谁是你儿子啊,随即冲秦明点了点头。


林父冲他挥挥手示意他一边去,“你闭嘴,我这和小明聊得开心呢。“


 


秦明见过林涛的很多种模式,他见过老师眼里“学生模式”的林涛,见过同学眼里“万人迷模式”的林涛,甚至见过之后“审讯模式”的林涛和“追捕凶犯模式”的林涛,但秦明发现他见得最多的,竟然是“家”模式的林涛。


他知道家模式的林涛最喜欢穿那件印有star wars的黑T恤,甚至忽略了右侧还有个被烟头烧出来的小洞;他知道家模式的林涛将那些无数高达模型视若珍宝,乐不此彼地拼装着;他知道家模式的林涛喜欢躺在沙发上看球,激动的时刻还会跳起来满屋子乱窜;当然,他也知道家模式的林涛不管多大,只要出现在林父面前会一下子老实得像个七八岁的小孩,所以家模式的林涛在听到他父亲指示的时候撇了撇嘴乖乖地坐到了一边。


 


和家长聊天的内容无外乎那几样,但林涛的父母依旧兴致勃勃,秦明看见二老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多说了一些。菜上饭桌的时候林父林母郑重地向秦明敬了一杯酒,说我儿子从小到大的整个青春都有你,谢谢你一直以来这么照顾他。秦明想说不是的,事实根本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但他最后什么也没有说,而是一口气干了那杯酒。


 


林涛父母口中的照顾林涛这事儿,秦明一直觉得根本不是那样,虽然自己大了一岁,但自己好像才是林涛一直有意无意照顾的那个。那他又能帮林涛做些什么呢?秦明疑惑。


他想起了林涛刚当上刑警的时候交往的那个姑娘,温柔的都能掐出水来,秦明发现她看林涛的眼神都带着光。有一次林涛带着姑娘出来吃饭,趁着林涛去买单的时候那姑娘郑重其事的问秦明,你和林涛从小玩到大,能告诉我和他长久的秘诀吗?


秦明看着姑娘明亮的眼神,心底突然柔软了一下。


 


当然秦明并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他只不过挑了一个时间送给姑娘一盒对戒,上面刻着林涛和姑娘的名字,说你能照顾好他的。姑娘看着那一对戒指,笑着点了点头。


只可惜那姑娘最后还是忍受不了林涛这份工作所带来的聚少离多,她在一个夜晚找到了秦明,将那盒对戒还给了他,说对不起我想我和他大概还是有缘无分。秦明收起那个包装好的盒子,轻轻拍了拍姑娘。


送姑娘去车站的路上那姑娘说以后林涛还是拜托你了,秦明点了点头,没有承认心底里的一丝遗憾。


所以他之后照顾好林涛了吗?秦明不清楚。


 


林父一边吃饭一边喝酒,喝到一半看着秦明,还不忘感叹一句这么多年啊,秦明真是谢谢你。林涛听着这些近乎煽情的话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了筷子,还顺手夹走了秦明碗里的番茄。林母看到笑着说小明还是像以前一样啊。


 


“你不爱吃西红柿?”8岁的林涛看着9岁的秦明拿着碗在那里皱眉。“那以后就给我吧,从今以后,西红柿就是我最爱吃的蔬菜了。”8岁的林涛将西红柿从9岁的秦明碗里夹起来,大义凌然的说。一旁看着两人的林母不停地笑。


 


“恩,是没怎么变。”秦明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回答,太久了,久到他都忘了那些理所当然的事情背后其实都有一个缘由。


 


饭后林涛找了借口就拉着秦明出去喝酒。两人找了个地方坐下,秦明看着硬塞到自己手里的啤酒没有说话。


“大过年的,你不能不喝。”林涛用瓶启撬开了秦明手里的酒,一边拿出另一瓶给自己打开。


秦明看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喝了。


“我说,”林涛灌了一口酒对他说,“同学聚会你记着来啊,别又像大学时那样子让我去逮你。”


 


林涛说的逮是真的逮。


高考之后,林涛考上了本地的警校,而秦明则选择去了大城市的法医系。临走的那天林涛将秦明的行李拎上了火车说秦明你好好加油吧,我或许还有机会能去找你玩儿呢。秦明刚想嫌弃,但看到林涛还是改了口,“出去读书而已我又不是彻底走了。”


林涛恍然大悟说哦那四年后等你回来做法医,我们警局见。


秦明白了他一眼说医学系是五年。林涛恍然大悟的时候秦明趁机走进了车厢,“好了还有电话呢你要不要这么夸张。”他最后上车时对林涛说。


 


另秦明感到奇怪的是后来林涛不仅打了电话,还在电话里和秦明的室友发展出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那天晚上林涛在抽空和秦明打电话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电话那头隐隐约约的声音。“卧槽高达啊啊啊啊秦明你是在看高达吗?”


“没有,室友在看。”秦明回答。


“诶诶你居然有室友在看高达,我以为你们专业的人都是高冷学霸。”秦明将电话远离了耳朵,以免让对方过于激动的声音刺激到自己的耳膜。噪音过后他回头看了一眼正在沉迷动漫的室友,拍拍肩把电话递给他,“这里有个人想跟你交流一下高达。”


 


事实证明相同爱好的人总是会一瞬间走向共鸣,那一天秦明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室友握着自己的手机跟那头素未谋面的林涛聊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笑了一次又一次,直到他的手机发出刺耳的电量提示。室友最后将手机还给秦明的时候不忘激动的拍他的肩,“秦明你这个朋友真不得了,以后要经常交流交流啊。”秦明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之后的事情发展就更奇怪了,每次林涛和秦明通完电话,林涛都会和秦明的室友不厌其烦地聊着机体模型驾驶员。于是整整四年,从未谋面的林涛和秦明的室友,通过秦明的电话发展出了深厚的友情,这让秦明简直百思不得其解。


第四年的时候,林涛趁着从警校的毕业旅行终于来到了秦明的学校,见到秦明的第一句话就是老秦你那个关系很好的室友呢?秦明表示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关系很好?


 


秦明问林涛你怎么过来了,林涛回答的理所当然,“大学四年的高中聚会你都没来,这不同学们建议我这个班长过来逮你了。”秦明张了张嘴但没有说话,最终带着他走进了宿舍。


 


想到了之前的被逮经历秦明决定还是不要拒绝这次的聚会。于是秦明喝完酒对林涛说,“放心我一定会去,毕竟我还要重温你的黑历史。”


两人就喝着啤酒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转眼天便黑了。林涛看着时候不早,就结了账打发着秦明回家。


“那就到时候再见,“林涛拍拍裤子跟他道别,“刚好过年这几天不用上班,你呢也不用天天顶着我这张脸,省的嫌见了我就腻。”


 


秦明跟林涛道别后一直在路上思索,我有见他见腻了吗?


哦对好像是有一次,那一次秦明寒假从学校回来,林涛拉着好久不见的秦明激动了好久,天天拽他出去。可是两个大男人走在街上还能干点什么?林涛只能带着秦明从一家饭馆到下一间饭馆,最后索性坐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大街上看美女。确切的说是林涛看美女,秦明看书。第四天的时候林涛实在受不了了,挠挠头说秦明反正我们出来也无聊不如就过段时间再见呗。秦明一边点头一边挥了挥手将他打发走了。


 


说完这句话的第二天秦明就接到了林涛父母的电话,林父开心的说小明啊听说你回来了,今晚到我们家吧我们请你吃顿饭,对了林涛也好久没回来了我去把他也叫上。


所以你看,就算自作主张的说见烦了过段时间再说吧,还是有很多不可抗拒的因素存在。


 


那现在的不可抗拒因素是什么,是工作?


林涛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刚加入刑警队的第一年,也是秦明在外地读大学的最后一年。秦明的导师刚将他叫到办公室说秦明以你的成绩保送研究生不成问题,等你研究生毕业再回本市工作的话会更有优势吧,怎么样要不要回去考虑一下。


回宿舍的路上秦明就收到了林父说林涛因为出外勤被持枪歹徒击伤的消息。大学期间其实秦明很少回去,但是当他接到消息的时候他突然害怕自己记不起林涛张成什么样了。


 


于是第五年毕业之后,秦明回到龙番市做了一名法医。


 


见腻了吗?


秦明的记忆停留在林涛5岁,秦明6岁。


那时他还有着完美的家庭和无忧无虑的童年,他抱着手里的小木马乐滋滋地捣鼓着,直到另一个小孩从他手里抢了过去。“还过来!”还没等他去追,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一个身影已经冲了出去,追着那个抢木马的小孩跑了老远。


“呐,还给你。”那个帮助他的小孩子气喘呼呼的将抢回来的木马塞到秦明手里,“别再被抢了啊。”小男孩说。


 


所以,见腻了吗?秦明问自己。


或许还需要好久吧。


——全文完——


作者语:不知道看了这篇的各位对当初秦明看着林涛背影划掉的那句话还有没有其他感触呢XD.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06)
  1. 今天开始准备看莎翁逆冷CP悲凉一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