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偶尔发原创,比较喜欢all向CP,近来喜欢的明星是张若昀。本命吴邪。
 

【林秦】林涛说下次你要亲就亲这里吧 (一发完)

逆冷CP悲凉一生:

法医秦明  林涛/秦明


级别:R


Summary:秦明总是会偷偷亲吻林涛受伤的地方,林涛笑着说下次你要亲就亲这里吧。


沉迷林秦不能自拔,决定添砖加瓦。


其他林秦:
螺旋


关于性格转变的可行性实验


我要搞事情,于是就来发车了


1.


林涛被歹徒用铁棍从后面抡了一下。


他带着一票刑警跑在了最前面,看着歹徒跑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就想也没想地追了进去,下一秒就尝到了躲在暗处的歹徒的疼痛一击。所幸林涛只是蒙了一下,在恢复之后凭借着多年的刑警本能扣住了歹徒的双手,握着棍子的手因为巨大的约束力不自觉的松开,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这时,追在林涛身后的其他警察跑了过来,帮助他反手扣住了歹徒。


等林涛抓着已经缉拿归案的歹徒回警局的时候才感觉到头上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挡住了他的视线,他随意的用手一摸,才发现那黏糊糊的东西是自己的血。


“靠。” 林涛忍不住骂了一句,光顾着抓歹徒,才想起刚才被歹徒用铁棍问候的一击。


秦明就是在这个时候走下来,一眼看到了正在研究自己沾血的手的林涛。


他抓起林涛淌血的那只手看了看,又探过头看了看后脑勺上的伤,递过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被铁棍抡的。” 林涛想笑,却被一个更加锐利的眼刀堵了回去,只好扯了扯嘴。


秦明不知道该从嘲笑还是嫌弃的回应中选择哪一项,索性什么都没说,拉着他往办公室外走。


“老秦你要干嘛?” 林涛的语气仿佛秦明嫌他受的伤有点轻,索性要让他一次死到位。


“医务室,消炎,破伤风。” 秦明头也没回。


不知道是歹徒太害怕还是力气太小,其实林涛觉得真没什么大事,不然他也不可能在挨了一记闷棍之后还能英勇地制服歹徒。秦明将他拽到医务室,看着他消了炎打了针似乎才放心起来。


“所以,只有你被歹徒抡了啊,林队长?” 最后三个字的读音还特意加长,秦明挑了挑眉毛。


医生正在给林涛贴纱布,林涛只好乖乖的坐在那里不敢乱动,只能用眼睛愤恨的瞥向站在不远处的秦明,”我那不是最英勇的冲在了最前面么。“


”冲到了最前面就没有想过被偷袭的可能?你这个队长到底是怎么混上去的。“ 秦明语气里的嫌弃更加明显。


”我这不是……“ 林涛坐得端正,为了配合医生只能象征性地挥一下手臂 “相信歹徒心底还有一丝改邪归正的善意么!” 语气顿挫的跟诗朗诵似的,惹得给他包扎的医生忍不住低头噗嗤一笑。


二人才想起还有外人在场,不好意思的转过头冲医生笑笑。“好了,”医生拍拍林涛的后背,“回去吧,这两天别碰水。”


谢过医生,二人向门口走去。林涛走在前面,长时间僵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动,让他在这时候忍不住伸了伸懒腰。“啊,”他长吁一口气,“终于结案了,吃饭?” 说着转向身后的秦明问。


“不去。” 秦明回答的干脆,“你还是回家吧,又流血了。” 他指了指林涛的后脑勺。


“啊!不会吧???” 林涛惊恐地摸着刚才被包扎过得地方,哪知一不小心用力过猛,疼的他呲牙咧嘴。


“坐下来,我看看。“ 秦明命令道。


林涛乖乖的选择了走廊一侧的长椅坐下,留给秦明一个后脑勺。秦明的手指穿过林涛浓密的短发,小心地检查着伤口的周围,待确认无大碍之后才重重地拍了一下林涛。“放心,死不了。我的手术刀还派不上用上。”


林涛这才放了心站起来,一边活动着身体一边向门外走去。


秦明看着林涛的背影,想起林涛头上那短而茂密的一头毛,断定林涛肯定不会感觉到他的嘴轻擦到纱布的那一刻。


2.


秦明拿着手上的资料走下楼的时候,看见林涛的办公桌正被围的水泄不通。


”我先写。“ 围攻林涛的那一堆人中冒出一个声音。


”不要么写的那么大,我们其他人往哪里写啊?“ 另一个声音带着一点不满传出来。


“哎你们写完该我了。”


秦明不解地望向围攻林涛的那坨人,思考着到底要不要上去问问到底什么情况。


“老秦。” 被围在中间的林涛正好抬头,对上秦明疑惑不解的眼神。“秦科长。”围在周围的人闻声转过头向他问好,秦明点点头。


“秦科长,你也要来写吗?” 其中一人将手里的马克笔递给他问。


这下秦明更加疑惑了,顺着散开的人群向最里面的林涛望去,这才发现林涛的左臂吊在了胸前,被厚厚的一层石膏包裹着。


“我们正在林队的石膏外面写祝福,希望他早日康复来着。” 拿着马克笔的那人笑着解释道。


秦明顺着林涛的胳膊望去,果然,原本白花花的纱布上已经有一大片位置被五颜六色的马克笔所占据,那上面的字体形态不一,歪七扭八。有的早日康复字写得超大,秦明从远处都能一眼看清,有的字则十分细小,不走近根本看不出来上面都写的什么。


胳膊的主人似乎非常喜欢队里这种形式的关心,没有打石膏的那只手正摸着后脑勺笑得开心。


“秦科长要来写吗?早日康复之类的。” 轻松的气氛下,又一个人上来问。


“我就算了,你们继续。”秦明摆摆手,刚想说就算写了祝福的话语也不能加快骨头的愈合,干嘛要做这些无用功,就看到林涛在后面拼命地摆手摇头,才不情愿的闭了嘴。


“反正这也是大家的一片好心嘛,” 林涛笑的非常开心,并对秦明投来感激的目光。“有了大家的祝福,我一定尽快康复。” 林涛看着裹着石膏的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字,感叹,“不过,在那之前,有人如果能看在我手臂手上的份上帮我写写结案报告就更好了。”


话刚一出,周围还围的水泄不通的人瞬间散作鸟兽,时不时还有人装模作样地抱怨着 “好忙,好忙啊” 的叹息。“不是……” 林涛想要身手抓住一两个,谁知道大家窜得比猴还快,一眨眼,只剩下秦明还在原地跟着他大眼瞪小眼。


“ 哎这都什么人啊。” 林涛感叹,“整天尽整些有的没的,关键的时候一个都派不上用场。”


“我看你也不是乐在其中么?” 秦明反驳,将手上的资料放到他的办公桌。


“那是因为这样白花花的石膏还能变得有趣点,不是么?” 林涛努力把他打着石膏的手伸到秦明面前,却被秦明推了回去。


“老秦不给我点祝福吗?” 语气里刻意的委屈让秦明一阵白眼。


“那老秦,如果你不给我点祝福,那你看这个结案报告……” 见装委屈对秦明无效,林涛索性恢复了往日吊儿郎当的语调向秦明耍无赖。


“你受伤的是左手,说明你的右手还能用。” 秦明郑重的拍了拍林涛的肩膀,头也不回地走了。


“哎你们……” 林涛还没说完对方已经不见了身影,“真是,你们一个两个都这样……” 林涛愤恨的声音越来越小。


林涛是被麻醒的。因为石膏的缘故,他只能在办公桌上枕着右胳膊,那只胳膊传来的酥麻感让他不由地动了动身体。办公室的灯还亮着,林涛抬头一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他摇摇头,努力想要清醒过来,但并没有成功的将结案报告里的字装进他的大脑。


右胳膊的麻木感还停留在那里,林涛无意识地动了动左臂,随即肩上绷带的弹力让他想起他的左臂还打着石膏吊着。他下意识地向那只受了伤的胳膊望了望,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祝福随即让他微笑起来。


然而心大如林涛,他没有发现只要他反方向抬起胳膊,就会注意到石膏的下面多了一行早日康复的小字。当然,他更加不会感觉到有人曾隔着厚厚的石膏用嘴轻碰了他缠着绷带的胳膊。


3.


秦明写完结案报告抬起头时,就看见林涛已经躺在他家的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


电视里没有声音,但跳动的画面告诉他球赛还在继续。他看了看电视,屏幕里的比分在2-1,林涛喜欢的那支球队正陷入焦灼的下半场。秦明想了想,随即走过去决定叫醒林涛。


蠢爆了。


这是秦明看到林涛后第一个想到的词。林涛的头枕在沙发的一侧,估计是太累了,他在睡着时嘴还张开着,传出轻微的呼吸声,他的一只手被整个身体压在下面,另一只则伸到茶几前,保持着想要去抓薯片的姿势。


太蠢了,秦明看着睡着的林涛,心里的嫌弃又多了几分。


电视的画面跳跃到了观众席,球迷们正在为一次漂亮的组织进攻激动的呐喊,但没有声音,秦明感受不到电视那头的热烈。


“林涛。” 他试着叫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答。


秦明索性转身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将声音调大了两格,电视那头此起彼伏的呐喊变成细碎的声音传过来,依旧非常小。


“林涛,” 他又试着去叫了一声,这一次他轻轻推了对方一下,谁知对方不但没醒,还顺势换了个姿势调整了刚才被压住的手臂,胸部跟着他的呼吸一起一伏。秦明哭笑不得。


之前侧枕着的林涛变成了完全的仰卧,将埋在沙发里的半张脸整个露了出来,秦明看到了林涛嘴角那道先前埋在沙发里的伤疤。那是上个月林涛在和凶手僵持的过程中被拼命挣扎的凶手无意中划到的,好在匕首只是擦伤了表皮,过段时间就会结痂愈合。如今,那道伤疤已经渐渐变暗,与林涛嘴角的胡渣融合在一起,变得难以分辨。


其实林涛并不讨厌这些。他很早之前就对秦明说,姑娘们都觉得他长得好看,但他想要一些证明来显示自己其实不仅帅,而且man。他想要一道伤疤,甚至两道,不用那么刺眼或者张牙舞爪,隐隐约约就好,这样就能变成他身为人民公仆和保卫人民安全的勋章。林涛说的眉飞色舞,只换来秦明的一个白眼,然后递给他一双筷子塞住他的嘴。


秦明看着林涛嘴角的那道伤疤,暗红色的皮肤还在愈合,不久之后那里就会和其他地方一样,不再留下痕迹。看来这一次林涛又没能如愿,但秦明不得不承认林涛说的没错,一道若隐若现的伤疤隐藏在胡渣里,却是为林涛本身就帅气的外表增添了一丝异于常人的男子汉气息。


“林涛,” 秦明又叫了一声,回应他的只有背后电视里更加喧嚣的呐喊声。秦明估摸着这次应该是进球了,因为连解说员的声音都变得激动起来,秦明回头,果然看见屏幕里的比分变成了2-2.


再次推了推眼前睡成死猪的人,依旧无果。最终秦明摇了摇头,选择关掉了电视,向衣柜走去。秦明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条毛毯,他小心翼翼地蹲下去给林涛披上。可能真的是太累了,林涛蹭了蹭毯子却没有醒。


秦明的手指无意碰到了林涛嘴角,他看了看林涛嘴角的那道伤疤,小心翼翼地用嘴唇碰了碰。


回应他的只有林涛脸上膈人的胡渣。


4.


秦明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林涛光着膀子坐在角落,一只手正努力地拿着什么东西够着自己的后背。


对方保持着扭成一团的姿势迅速回头,看见进来的是秦明,尴尬的笑笑。“老秦,你回来了。”


“为什么不去医务室弄?” 秦明走近继续围观林涛保持着这个滑稽的姿势。


秦明说的是李涛前两天后背上的刀伤,如今,那里已经退掉了血痂,结成了新生的肉,在林涛小麦色的皮肤里显得格外刺眼。


“我这不是都快好了嘛,就不想被医务室的大妈们一阵折腾。” 林涛一边说一边扯着自己的后背,想要拼命看清伤口的位置。


秦明叹了口气,走过来抢走了他手里的药。”为什么把纱布拆下来?“ 语气没有任何起伏。


”嗯……痒……” 说最后一个字的声音很小,林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说明你伤口愈合的还不错。” 秦明并没有笑,而是一本正经的总结。


林涛想笑,但考虑到秦明还站在他的背后检查着肩上,便拼命忍住。


秦明没有带手套,他冰凉的手指轻轻按压着伤口周围的皮肤,一边按一边检查着伤口的愈合状况。


“老秦……我皮挺厚的。” 林涛考虑了半天决定还是告诉他一句,毕竟以老秦的性格这也算是他破天荒地关心朋友的方式。


“恩。” 秦明没有理他。手指在伤口周围游走,看样子并无大碍。


“老秦……” 林涛顿了顿,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又怎么了?” 秦明的语气里有点不悦。


“痒……” 林涛犹豫再三,还是说了出来。虽然他十分感激秦明的关心,但是刚愈合的新肉本来就折磨着他,被秦明这么试探着轻压更是,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蛰他,惹得林涛一阵酥麻。


秦明没有回他,而是转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抽出了什么东西。


林涛没有转头,只听到脚步声慢慢走远,又越来越近。随后背后传来一阵清凉。


“好点了么?” 像是问句,但秦明的语气里似乎又没有关切的语气。


“舒服多了,” 林涛长舒一口气,“这是什么药,这么有效?” 林涛只觉得背后原先因为新肉的生长的地方不再酥痒难耐,而是伴着一阵凉爽让他异常放松。待他终于不那么乱动,秦明才为他重新包好纱布,拍了拍他的背。“好了,滚吧。”


“老秦威武。” 林涛活动了一下双肩,后背的凉爽感依旧停留在那里,随即向秦明招了招手,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由于走的太快,那句 “晚上一起吃饭啊” 还停留在空气,人就不见了踪影。老秦对着空无一人的门口丢了一个白眼,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不过,手和唇的触感应该是一样的吧,秦明想,但是为什么林涛那小子会这么痒?秦明百思不得其解。


5.


林涛断了半根手指头。


确切的说,是差点断了半根手指头。他在一个赌场去抓捕一个嫌疑人,却被是以为来闹事的赌场保镖用菜刀吓唬,围着赌桌一阵乱砍,林涛就是在那个时候伤到了半截中指。好在大部队赶来的及时,他被第一时间送进了医院手术,经过已经七七八八的抢救那半截手指成功地接了回来。


秦明闻声赶到的时候林涛刚被推进监护室。


麻醉的药效没有过,林涛还在睡。秦明走过去座到林涛床边,心电图传来有规律的声音,林涛的呼吸缓慢却平稳,秦明低头,看着他被绷带包扎的严严实实的手指才渐渐放下心。


他小心翼翼地握住那只手,不敢去触碰那个被绷带缠绕最多的地方。秦明鬼使神差地将那只手拿起来,感受着来自对方手掌心的温度,他轻轻地摩挲着那些因为常年持枪而产生的老茧。林涛的手干燥而温暖,秦明看着熟睡的林涛,双手无意识地抚过他一根根指节,小心而又缓慢地将他们送到嘴边,朝圣一样的一遍遍亲吻。


是他的触觉先恢复的。林涛感觉到自己左手传来的触感让他阵阵酥麻,他动了动靠在床上的那只完好的右手,摸到了柔软而又温暖的床单。他又动了动,想把身上的被子再往上拉一拉,随后他听到了旁边心电图有规律的滴答声,他想试着动一下左手,发现那里被另一个温度所包围。最后,他眼前模糊的光点终于链接成了一片,他顺着那些光点试图找出另一只手的主人,就看到秦明坐在他的一侧,手上还停留着刚才轻微的触感。


“老秦……” 林涛轻轻唤了一声,待他眼前的光点终于恢复了往日的规律,他才注意到秦明略红的眼眶。“嘿。” 他像往常一样对秦明打了招呼。


秦明听到林涛的声音先是一震,随即本能地想要松开那双缠满绷带的手,却突然考虑到它还带着伤,不能轻举妄动,于是握在那里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正当秦明正在思索着一万种退缩的可能性时,那双缠满绷带的手轻轻反握住了他。


大概是疼痛感还在,所以动作很轻,但秦明还是能感觉到那干燥而温暖的双手是一个毫不犹疑的回握,这让秦明更加找不到借口松手。


“我说老秦啊,” 秦明没有说话,倒是林涛最先开了口。


他轻轻握着秦明的手,想将它带到什么地方。秦明没有用力,就这么任由他将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举到了林涛唇边。两只手一起碰了碰林涛干涩的嘴,“下次你要亲我,就亲这里吧。”


林涛握着秦明的手,指着自己的嘴唇说。


Fin.

评论
热度(668)
  1. 今天开始准备看莎翁逆冷CP悲凉一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