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林秦】气味

知与卿焉:

#盲狙上海卷:你如何理解“被需要”


#林秦·剧中人设


#反正是跑题了


 


人对气味的辨识是很没有理由的,是很奇怪的。


有人说,每个人都带有专属的气息,有些人是甜腻的草莓味,有些人是清甜的果香味,有些人是雨后的青草气,有些人则是淡雅的木质香或是淡淡的烟草味,当然,也有些人身上永远都是一股汗味。


林涛听到这个说法的时候,很是嗤之以鼻。每个人身上的味道难道不是沐浴液、洗衣粉或者是香水的味道吗?非得加上什么青草味草莓味木质香这样装逼的说法,难不成是香水腌入味了吗?然后原本喜滋滋跟林涛分享这个说法的姑娘转身就走,当天晚上就把林涛的微信删了。


 


直到某天,有个人走过他身边。


那是一股异常冷冽的味道,陡然让人想起下着大雪的冬季,一片苍茫茫的雪白。


只是那股气味一掠而过,没等林涛回头去看,就已经被身边一起打篮球的同伴身上那股汗津津的味道盖了过去。


林涛愣愣地回头看向人来人往的人群,直到被人拍了肩膀才反应过来。


啊,原来那姑娘说的是对的啊,人身上真的会有特别又好闻的气味。


 


林涛再也没闻到过那股气味。


那股气味就像是蝴蝶一般,在他的鼻尖稍作停留,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直到去龙番市公安局上班的第一天。


林涛起得晚了点,在门口撞到了一个人。


那股熟悉的令他流连的气味冲进了他的鼻腔,冷冽又疏离。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涛连忙道歉,抬头便看到一张冷漠的脸,皱着眉看着他,透着点不耐烦。


“走路注意。”那个人好像也有急事,脚步匆匆,朝着龙番市公安局里走去。


 


林秦和那人前后脚走进大门。


“那个,我是林涛,今天新来的,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林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那人看了他一眼,“秦明。”说完之后,那人就直接上了楼,也不管林涛是不是要接他的话。林涛站在原地,原本要说出口的话硬生生被噎了回去。


“嗯,好吧。”林涛默默地跟自己说道,去了办公室。


 


秦明其实也是刚毕业,实习的时候也是在龙番市公安局。所以毕业了就直接在龙番市公安局上班了。法医学专业毕业的秦明是同届中的佼佼者,专业知识过硬,实习的时候就得到了法医科所有前辈的一致好评。都说不出几年,秦明就能坐上法医科科长的位置。


至于林涛,嗯......理论知识的成绩一般,还差点挂过几门大课,实践课倒是出色得很,叫学校里的老师说起林涛都是又爱又恨的。


林涛知道秦明也是刚毕业这件事儿后,总是有事没事就去找秦明,也不知道是为啥,反正林涛就是想和秦明做个朋友。


也许,是秦明身上那冷冽又特别的气味,特别吸引他吧。


 


“秦明,晚上去吃饭呗。”林涛是今天第十次到秦明办公室里来约秦明吃饭。


秦明抬头看了他一眼,“不去。”


“知道你秦大法医忙得很,吃个饭不会浪费你多少时间的。”林涛在秦明对面的凳子上一屁股坐下,一脸嬉皮笑脸的表情,大有一副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走了的架势。


“不去。”秦明翻了一页自己手上的书,显然对林涛的提议并不感兴趣。


“我今天都来了几趟了,我们秦大法医就不能赏个脸?”林涛有些气馁,掰掰手指头数数自己好像是今天第十趟来问秦明要不要一起吃饭了,结果秦明还是拒绝了他。


“被拒绝多了就习惯了。”秦明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的林涛,说道。


“哦,谢谢秦大法医提醒。”林涛朝着秦明翻了个白眼,“不吃算了。”


林涛站起身,下楼继续工作去了。


秦明看着林涛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视线停留了一会儿,又回到手中的书页上。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青草味道,杂夹着秦明自己身上那股冷冽的雪天气息,像是一望无际的白雪中突然生出了一株嫩绿的青草。


 


结果林涛下班出门的时候下起了大雨。


六月的天气总是这样,说下雨就下雨,毫不给人留点情面。


林涛拎着伞出门的时候就看见秦明站在门口,望着外头的大雨发呆。


“怎么了?没带伞?”林涛走到秦明身边,“一起撑?”


“啊?”秦明正在出神,被林涛吓了一吓,轻咳了一声,“不用,我有伞。”


“你也没拿啊,站在这儿干嘛?”林涛努了努鼻子,也不管秦明是不是愿意,撑开伞,搂住秦明的肩膀就往外走,“老秦你今天可是被我抓住了,一定要陪我吃饭。”


秦明沉默着,没表示出任何愿意的意向,不过也没表现出不愿意的意向。


 


林涛带秦明去的是条小吃街。秦明站在小吃街街口的时候就已经一脸的嫌弃了。


林涛看了一眼秦明,装作没看见秦明的表情,拉着秦明就往小吃街里钻,最后在一家店门口停住了步子。


“嘿,来吃饭啊?”老板娘看到林涛走进店里,招呼道。


“是啊。”林涛抖了抖伞上的雨水,“来两份炒粉。”


“好嘞。”老板娘答应道,朝着后面的厨房喊道,“两份炒粉。”


“今儿终于有人陪你吃饭了啊。”老板娘端着炒粉上桌的时候调侃道。


“那是,辛苦拉来的陪客。”林涛朝着老板娘挤眉弄眼,秦明置若罔闻,掏出餐巾纸把桌面和筷子都擦了几遍。


“你吃个饭还这么讲究,法医就是跟我们不一样。”林涛一边吃粉,一边揶揄道。


秦明看了他一眼,“下次去别的地方吃。”


林涛点点头,“好啊好啊,见识见识我们秦大法医都是在哪儿吃饭的。”


 


那天晚上之后,林涛也不知道为啥就和秦明的关系开始变好了起来。


虽然秦明有时候还会拒绝林涛的约饭邀请,但没事的时候也会和林涛去吃个饭,当然,在哪儿吃饭由秦明选择,自打林涛开始和秦明一块儿吃饭之后,只能含泪抛弃小吃街了。


 


这天是庆功宴。前段时间那个连环杀人犯终于被抓捕归案。


秦明一向是不愿意参加这样的聚餐的,但是林涛硬是在秦明办公室里软磨硬泡了三个小时终于把秦明拉了过去。


“小子真有你的,抓住罪犯不说,能把秦明拉来参加庆功宴真是有一套啊。”


秦明抗拒聚餐这种事情在局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人都是不愿意热脸去贴冷屁股的,一次两次的,大家也不高兴去喊秦明来吃饭了,只有林涛,每次都要去秦明办公室磨上一会儿,非得磨得秦明忍无可忍把林涛打出办公室才作罢。这次林涛也没想过自己能成功,但是今天秦明心情好像还不错,没把林涛打出办公室还能答应他来参加聚会真是老天开眼了。


 


林涛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是在秦明家的沙发上。


头疼欲裂的林涛揉着脑袋从沙发上坐起来,“嘶......昨天喝得有点多了。”


“桌上有水,有醒酒药。”秦明的声音从林涛背后传过来,林涛转过头就看见秦明坐在书桌前,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我昨天晚上都干了啥,断片了。”林涛喝了口水,看了看桌上的醒酒药,还是决定不吃了,反正酒醒得也差不多了。


秦明听了林涛的话,脸上细不可见地微微红了起来。“没干什么。”秦明说道。


“那我回家了,谢谢老秦收留我一晚上。”林涛揉着脑袋准备走。


“马上就要上班了。”秦明看了一眼林涛,又说道。


林涛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卧槽!可不是吗!这特么不就是快上班了吗!回家换衣服是来不及了,今天大概只能穿着这一身酒气熏得人脑袋疼的衣服去上班了。


“穿我的吧。”秦明站起身,扔过来一套衣服,朝着卫生间抬了抬下巴,示意林涛去换衣服。林涛接过衣服,忙转身进了卫生间。


 


好闻的味道。


林涛手里的衣服上尽是秦明身上那股冷冽的气息,冲进鼻腔里,叫人头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林涛看着手里的衣服,突然愣住了。昨天晚上断片了的记忆一下子冲进了脑子里。


林涛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他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门外的秦明。


 


前一天晚上。


林涛喝醉了,话也说不完整。


秦明平淡地看着桌子上东倒西歪的人,平淡地给他们的“家属”打了电话,让他们来接人。


惟有林涛这个人,不知道住哪里,孤身一人待在龙番市也找不到人来接他回家。


秦明坐了一会,深吸了口气,扶起林涛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还好吃饭的地方离秦明家不远,走几步就能到。


林涛靠着秦明的肩膀,走得摇摇晃晃的,一个体格精壮的成年人把自己几乎所有的重量都压在了秦明身上,压得秦明也有些走不稳,没出几步就有些累了。好不容易到了秦明家,秦明把林涛往沙发上一丢,深吸了几口气才缓过来。


这个人是真的很重,秦明一边洗漱一边想。


出卫生间的时候,就看见林涛歪在沙发上,半开半闭的眼睛瞄着秦明。


“洗漱去。”秦明找了条新的毛巾,扔在林涛脸上,林涛把毛巾捏在手里,突然傻傻地笑了起来。秦明站在一边,看着林涛莫名其妙就笑了起来,一脸的莫名其妙。


“秦明。”林涛也没站起来,还是歪在沙发上,叫了一声秦明。


“干什么。”


“秦明。”林涛又叫了一声秦明。


“有事吗?”


“秦明。”林涛又叫了一声,秦明莫名其妙地看着林涛。


林涛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一旁秦明的衣袖,然后把秦明一把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秦明被这一拉一扯弄得顿时有些愣住了,愣愣地由着林涛抱着自己。


“秦明,你好好闻。”林涛的声音近乎于呓语,但是秦明却听得一清二楚。


“我好喜欢你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跟别人都不一样。”林涛继续说道,也不管秦明是个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地讲着,搂着秦明的手因了酒精,温度变得炽热起来。


“林涛......”秦明叫了一声林涛的名字,他力气没林涛大,林涛不放手他也逃不出林涛的怀抱,“你喝醉了。”


“没有,我没喝醉,我才喝了多少。秦明,我是说真的,你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跟那些糙老爷们儿不一样。”林涛睁着迷蒙的眼睛,絮絮叨叨地重复着同一件事,“那些糙老爷们儿都是汗臭味,你是冬天的味道......”


秦明沉默着,任由着林涛继续说下去。


林涛抱着秦明絮絮叨叨说了十来分钟,秦明才听到耳边传来轻微的呼噜声。


秦明拖着林涛,把林涛扔到了沙发上,翻出一条毛毯给林涛盖上,又去洗了新毛巾给林涛抹了一把脸,把垃圾桶放在沙发边,才回到床上去躺着。


月色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映在秦明的眼睛里。


 


林涛靠着卫生间的门,想到自己昨天晚上都跟秦明说了些啥,还是抱着秦明说的。这简直就是告白了好吗!自己还怎么有脸去面对门外的秦明啊!林涛有些崩溃,喝酒误事喝酒误事说的就是自己啊!


秦明见林涛迟迟不从卫生间里出来,卫生间里又一点动静都没有,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


“你好了吗?”秦明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林涛的耳朵里。


“啊,快了快了。”林涛慌乱地换上衣服,打开门。


开门的瞬间,林涛迎面就撞上了秦明的眼睛,惊得林涛又把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


“你干嘛?”


“没,没什么。”林涛调整了一下呼吸,打开门。


 


“我昨天晚上真的没干什么吧?”去局里的路上,林涛小心翼翼地问道。


秦明听到林涛小心翼翼的询问,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路边。


“怎,怎么了?”林涛愣愣地看着秦明,不知道秦明要干什么。


“有。”


“啊?”


“你说我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啊?”


“你还抱着我抱了十五分钟。”


“啊?”


“你说你身边都是糙老爷们儿,我身上的味道对你来说很特别。”


“啊?”


秦明一边说,林涛的脸就一边变红,可疑的红晕爬上了林涛的脸颊,林涛还佯装着一副“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胡说八道”的表情,看得秦明心情都好了几分。


“林涛,你是不是喜欢我?”


 


秦明饶有兴致地看着林涛跟只兔子似的从车上蹿了下去,一溜烟地消失在视线里。


都已经告白了还怕被人问吗?酒壮怂人胆说的就是林涛了吧。


林涛一边跑,一边拍自己的脸,完蛋了完蛋了,我跟秦明告白了,我怎么能跟秦明告白,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我喜欢的难道不是腿细胸大的姑娘吗?喜欢上秦明是算怎么回事?我弯了?林涛一边想一边跑,想到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刹住了脚步,愣愣地笑了起来,要是真的弯了,如果能和秦明......林涛又是拍了一把自己的脸,卧槽!老子在想些什么东西?


秦明好几天都没见到林涛,没了林涛,办公室里的人气一下子少了很多。


秦明看书看着看着,思绪就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总能想到那天晚上的事情。


秦明对于自己的性向是了解的,只是一直没碰到喜欢的人而已,对感情的事也不是那么了解,毕竟没谈过恋爱,又哪里来的了解。


但那天晚上的林涛好像有点触到他心里的那块地方了。


 


虽然秦明没谈过恋爱,但秦明一向是个直接的人。


所以他决定要做点什么,不然局里这么多小姑娘瞄着林涛真的太有危机感了。


“林涛,吃饭。”于是秦明下班前直接堵到了林涛的办公室里。


“我,我没空,我看案卷呢。”林涛听见秦明的声音,连忙抬起手里的案卷,遮住了自己的脸。


“那等你看完。”秦明在林涛旁边坐下。


“我忙,我吃方便面就好了。”林涛拿过桌上的方便面,朝着秦明笑了起来。


“那一起吃。”秦明伸手拿过一旁桌子上的方便面,放在林涛的桌子上。


“你就是今天一定要跟我吃饭的意思咯?”林涛看着秦明拿过来的方便面,问道。


“是的。”秦明点点头。


“你找我什么事,你说。”林涛认命般地放下手里的案卷,看向秦明。


“我需要你。”


“啊?”


“你也需要我,我们彼此是互被需要的。”


“什么?”林涛听得一脸懵逼,秦明看着林涛,暗地里骂林涛这个人怎么就听不懂自己的意思,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听上去就根本不像是告白。说实在的,秦明没打算说什么“喜欢”啊“爱”啊这种字眼,听上去太肉麻了。


林涛想了一会儿,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秦明,试探性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刑侦和法医是互补的?我们要更加紧密地合作?”


秦明看着林涛,沉默着,脸上的表情慢慢地有了种嫌弃的味道。


 


办公室里的人都走完了,只剩下秦明和林涛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


林涛还是一脸懵逼地看着秦明,秦明也不说话,就是看着林涛。


林涛被秦明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想去拿案卷挡挡秦明的视线,却被秦明按住了手。


“林涛,你还没回答我,你喜不喜欢我。”


林涛惊得抖了抖身体,秦明的视线停在他身上,跟测谎仪似的。


林涛看着秦明,缓缓地点了点头,“喜欢。”


秦明也看着林涛,按着林涛手的那只手的手心里尽是汗水。


“我也是。”


 


我喜欢你。


我也是啊。

评论
热度(140)
  1. 其翼若垂天之昀知与卿焉 转载了此文字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