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林秦】关于性格转变的可行性实验(一发完)

逆冷CP悲凉一生:

法医秦明 林涛/秦明


级别:R


糖里有刀!糖里有刀!糖里有刀!我提醒你们了。需要治愈的可以看其他下面链接。


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出现这么一篇。


其他林秦:
林涛说下次你要亲就亲这里吧


螺旋


我要搞事情,于是就来发车了


 


关于性格转变的可行性实验


1.


刑警队最近有些冷清。


 


林涛坐在秦明对面的椅子上,翘着腿跟他抱怨。秦明抬头,看见对面四仰八叉的林涛,用一种意味深长,甚至近乎冰冷的眼神看着他,几乎可以说是瞪。


“我说老秦,你干嘛那样看着我?”林涛被他瞪的心虚,立马收起吊儿郎当的姿势坐得笔直,一边小声地问秦明,一边回忆自己最近两天都做过哪些惹他生气的事儿。似乎并没有啊。


秦明依旧没有理他,只是眼神一直的在林涛身上打量。林涛见过这个眼神,这是只有每次破案遇到瓶颈时才会出现的眼神,迷惑里带着一丝不可置信。林涛觉得秦明看着他,像是在研究一具尸体,这下林涛心里更毛了。


“老,老秦,”林涛陪着笑脸,声音却越来越虚,“你倒是说句话啊,你这样盯着我更可怕了。”


 


秦明的目光仍然没有从林涛身上移开。他顿了许久,又仔细地看了看周围,在确定没人之后,才仿佛下定决心似的叹了口气,“你在这里做什么?”


林涛被这句话问的有些懵。


 


“我不是……一直都在这里吗。”他回答得断断续续,不确定秦明这句问话是不是真的厌烦了他的频繁出现。“还是,你想让我现在就走?”看着秦明愣在那里还是没有开口,林涛又小声的加了一句,一只手抬起来向门口指了指。


 


“回来。”秦明这回倒反应的迅速,确切的说,他几乎是用吼的,“待在这里。”


林涛被秦明的态度搞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刚想拍拍他的肩关心下秦明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搞得这么心烦意乱,就看到对方头也不回地冲向门外。


“不要出来。”


秦明在消失前命令道。林涛不明所以,但考虑到秦明本身的性格,便只好乖乖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索性这时林涛听到了大宝的声音,他听见大宝一边询问老秦为什么站在门口,一边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宝哥!”林涛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大宝还没有完全进门,就想上前去抓住她,“你说老秦今天这是怎么了?”。


大宝向秦明桌子的方向望了望,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回复林涛,就被门外的另一个声音所打断。


“大宝,你出去。”毋庸置疑,命令来自于秦明。大宝楞了一下。


“现在,出去。”秦明没等大宝回复,加重了语气又强调了一遍。


“我说老秦,你今天到底怎么了?”林涛在一旁摸不着头脑,说着便准备起身上前缓和一下今日办公室的诡异气氛。


意外地,这一次大宝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忿忿不平或是损秦明几句,而是一声不吭的退出了房间。


秦明再一次走进办公的时候顺带锁上了门,林涛看着一反常态的秦明和紧闭的大门,没有说话。空气里弥漫着诡异的沉默。


“林涛,”良久,是秦明先开的口,“你在吗?”


“我当然在了,”林涛不知道秦明为什么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但还是选择回答,“我一直在这里啊。”


林涛看着秦明小心翼翼地向自己走来,眼神里带着他读不懂的情绪。最终,他停在了只距林涛半步的距离,然后他做了一件让林涛永远无法想象的事情。


他轻轻伸过手来,摸了摸林涛的头发。


头顶传来指尖的触感告诉林涛这不是在做梦,“老秦,你没事吧?”林涛问的小心翼翼,害怕自己又会因为哪句话而换来秦明冰冷的眼神。谁知秦明却露出一个已经超出了林涛认知范围的微笑,“你还在这里,太好了。”


谁能告诉我今天到底是他妈怎么回事???


林涛的问题,秦明并没有完全的回复他。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老秦今天一定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说,你是哪路的妖怪,附在老秦身上有什么企图?”林涛用手比了一个开枪的姿势指着眼前的人。


“要附身也是附你身上。”语气恢复了往日的冷静。


“那你干嘛突然瞪我,又摸我头发?”


“没什么,一个实验而已。”秦明顿了顿,似乎在寻找更合适的理由,末了又补充道,“我瞪你的次数还不够多吗?”


“实验?”


“无可奉告。”


他们之间的对话恢复了昔日的常态,林涛略微放款了心,毕竟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个他所熟知的秦明。


“看到恶灵没有把你怎么样我就放心了。”林涛看着坐在他面前面无表情的秦明,脸上带着夸张的神情,“我要去告诉宝哥,今日的红色警报已经解除。”


“等下……”秦明飞快地拽住了他,速度快到让林涛没有注意到背后着急的语气。


“怎么啦?”林涛转过身看着他。


“恩……”秦明顿了顿才开口,“你忘了你和其他人之间的赌局吗?”


“赌局,什么赌局?”林涛飞快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发现并没有秦明口中所说的,类似的事情。


“就是……”秦明回答的犹豫,似乎在思索着用什么样的借口,“就是,你和整个刑警队的人打了个赌,看不跟你说话他们能撑多久。”


“我?什么时候?”林涛一边指着自己,一边思索着自己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才会答应这么愚蠢的赌约。


“押金是一个月工资。"


"……赌就赌,谁怕谁!"


毕竟是刑警队的队长,他林涛说过的话,哪有不遵守的道理。更何况这还关系到他下个月能不能吃的起饭。想到这里,林涛终于恍然大悟。“难怪呢!”


秦明递过来一个疑问的眼神。


“难怪我要躲在你这里啊,”林涛拍了拍秦明的肩,出乎意料地,这一次秦明没有嫌弃地拿开他的手,“难怪我向你抱怨警局冷清,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嗯。”秦明敷衍的应了一句。


就这样,林涛在秦明的办公室渡过了他最诡异的一天。没有大宝,小黑他们在身边叽叽喳喳,他只好趴在秦明的办公桌上假寐。他枕着自己的胳膊,不时抬头看看对面正在看书的秦明,长时间的无所事事让困意渐渐袭来,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林涛在进入梦乡的最后时刻看到了秦明略红的眼眶。


但林涛并没有在意这些,他甚至还做了个梦。他梦见老秦真的被不知哪路的灵魂附体了,一反往日拒人千里的模样。他梦到老秦笑嘻嘻地冲自己挥手,一只手想要搭在他的肩上,却被他嫌弃地挪开。老秦也不在意,跟在后面唤了林涛一声,随即扔过来一个苹果,一如他平时做的那样。


直到林涛被秦明放书的声音弄醒,他晃了晃头,顺便活动一下已经枕麻的右手。他一边动着身体,一边看到秦明对上来的眼神。


“吃饭?”林涛还没来得及开口,秦明仿佛知道他内心想法似的率先开了口。这倒是将林涛原本的想要说的话憋了回去,于是他只得张了张嘴,怔怔地点了点头。


“顺便陪我做个试验。”秦明补充。


2.


秦明今天一定是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林涛一边喝着啤酒一边肯定。“哦,你有什么依据呢?”心里的另一个声音问他。


“这还不够明显吗,”他在心里默默回复自己,“如果说主动叫我一起吃饭只是心血来潮的抽风,那么吃完饭还硬要拽着我到他家看球不是他疯了就是我还在梦里。”林涛喝了一口酒,看着和自己一起看球的秦明,这太奇怪了。


先不说老秦今天没有叫他将电视调成静音,光是秦明没有去看书或者写报告,而是和他一起看球这一点,林涛就觉得自己前半辈子的人生大概白活了。于是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小心翼翼地将双手搭上了秦明的胳膊,随即而来的是掌心里秦明睡衣丝滑的触感。


嗯,不是梦。有着多年推理经验的林队长排除了第一种可能。


“老秦,你知道我是谁吗?”林涛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换来秦明一个看白痴的眼神。


恩,也没疯。林队长排除了第二种可能性。


那就只有被附体这一种解释了。秉承着排除所有不可能,再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是真相的福尔摩斯林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坐在我眼前的到底是谁!?”害怕鬼怪的林队长还是被自己推理出的结论下了一跳。


秦明刚想像往常一样嫌弃他,或者给他一个眼刀,但随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只好改口,“我只是,在做一个实验。”


“实验?”


“恩,”秦明思索着怎样用正常的语句解释,“林涛,我只是想尝试一下,经历完全不同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子。”


发生了什么?秦明用及其别扭的语气说出了他大概一辈子都无法想象的话。空气似乎颤动了一下,林涛大脑内的引擎有些超载,但随即他又才意识过来秦明没有在开玩笑。“我说老秦,你这实验做的可不彻底。”林涛反应过来之后回他,意识自己的嘴角正在上扬。


秦明的眉头皱了一下,没有完全理解林涛的意思。


林涛笑得更灿烂了。


“完全不同的人生吗,”林涛拼命的发挥自己的想象力,随后意识到自己仅有的脑容量无法处理运算这样的问题,“那完全不一样的老秦会是什么样子?”


秦明同样困惑地摇了摇头,好似捉摸着一道数学题,“大概是从,过去完全不会做的事情开始。”


“过去完全不会去做的事情吗,”林老师端正了坐姿,像是在自言自语,他思索了一阵,微笑的看向秦明,


“不如从告诉我你此刻在想什么开始?“,试探到。


“嗯,”秦明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听从对方的建议,下定决心开口,“林涛,有你在真好。”


“什么?”


“我在想,林涛,有你在真好。”


林涛一口啤酒差点没呛死过去,“老秦,”他抓着自己的喉咙,试图从连续不断的咳嗽中凑出一句完整的话,“你确定,你还要继续这个实验?”


秦明点了点头,林涛看见他在笑。


3.


实验课题:秦明改变性格的可行性


样本A:秦明


样本B:被附身的秦明


第一阶段见证者:林涛


林涛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里的球赛,眼神却时不时飘向身边的样本B,不,附身秦明,随你怎么说。


这是玩的什么“如果人生重来一次”的游戏吗,林涛纳闷。但同时,他又似乎乐意于接受现有的实验,因为无论是秦明还是被附身的秦明,林涛都会全盘接受。


被附身的秦明正一只手拽着林涛的胳膊,另一只手则伸进林涛的上衣口袋,等林涛明白了秦明准备干什么,就看见法医已经划亮了火柴。短暂而弱小的火光点亮了秦明手里的烟,他动作缓慢地将它放进嘴里,没有理会林涛惊讶的表情,安静地吐息着。


课题二,从不吸烟到开始吸烟的转变。林涛在心里默默标记了一番。


秦明从不吸烟,也讨厌吸烟。但奇怪的是,秦明从不会阻止林涛。


无论是林涛和女朋友分手时抓着他在路边摊找个地方坐下,一根接着一根的抽;还是在每次案子遇到瓶颈时,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秦明大多数情况下都是皱皱眉,却没有选择阻止。只有一次,当林涛哑着嗓子从审讯室出来,点燃一根烟长舒口气的时候,秦明从他身边走过,说下次要抽就抽七星吧,对嗓子危害小。


“我以为你要阻止我。”林涛手里夹着烟,冲着秦明的背影问。


“毕竟人总要找点什么寄托啊。”秦明没有回头。


被附身的秦明夹着林涛口袋里找来的七星,白气顺着他的嘴呼出,变成逐渐消失不见的雾。


“老秦你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林涛问他。


“今天。”


毕竟人总要找点什么寄托啊,被附身的秦明呼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林涛,”一根烟抽完,秦明缓缓开口。


“嗯?”


“我想在今天,把之前所有留下遗憾的日子再重新过一次,你懂吗?”


林涛点点头,又摇摇头,电视里嘈杂的声音映着热烈的画面夹杂在两人中间。“所以,你有什么遗憾吗?”最终他问。


秦明的手划上了林涛的脸颊,想要摸摸他的嘴角,最终却选择碰了碰他嘴边的胡渣。“多到你不敢想象。”


触碰在脸边的手逐渐游走到了后背,秦明索性转过身来,将另外一只手也伸过去。他安静地拥抱着林涛,仿佛一只没有语言的海豚。


“林涛,有你在真好,真的。”秦明的脸捂在林涛胸口,所以他看不到秦明的表情。


课题三,别扭性格和直白性格的转变。意外地,林涛觉得这个研究课题或许也不是那么令人难以接受。


那晚他们第一次充当了彼此的抱枕。他不知道被附身的秦明正在经历什么,也不愿意去细想。于是他拥着秦明躺在床上,一遍一遍地抚摸着他的后背。秦明的双手环绕在林涛的脖子上,将整个头埋在了林涛的胸口,湿漉漉的呼吸吐落在他的耳边,渐渐变得规律而细长。


梦里的林涛不再沾满鲜血,他们感受着彼此的温度,沉浸在无声的夜晚里。


4.


如果你想要重新过一次你的人生,你会怎样去弥补曾经留下的遗憾?


梦里有个声音问。


是秦明先被电话震醒的,他伸手去抓手机的时候碰到了身旁的林涛。迷迷糊糊的拽过来,来电显示是大宝。


“老秦,”电话那头大宝的声音沉稳了不少,“就是今天,你会来吗?”


秦明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望向身旁渐渐苏醒的林涛,轻轻地嗯了一声。


林涛睁开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是坐在床边流泪的秦明。他似乎在拼命忍住自己想要出声的冲动,安静地啜泣着,一缕刘海垂在了他的眼角,映着他发红的眼眶显的略微凄凉。


“怎么了宝宝?”林涛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秦明,不禁慌了神。


秦明努力吸了口气,憋着全部的力气回他,“林涛,实验结束了。”


林涛看着他发红和眼眶和止不住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想去帮他拭去,手到了他的眼角,却不知为何怎么也够不着。林涛有点着急,不解地看着秦明,却顺着对方的目光看到了秦明手里惨白的手机屏幕。


上面是一条讣告。


5.


所有的记忆仿佛一瞬间变成了洪水猛兽,侵袭着林涛的大脑。


血。


鲜艳的,带有温度的血。流淌的,止不住的血。那是他的血,林涛想起来了。


人群的嘈杂声,救护车的嗡鸣生,还有身边一遍遍呼唤着的,喊叫声。那是在叫他。他的手指逐渐失去了温度,却依然能感受到包裹在外的那份温暖。


“林涛!”他听见有好多人在叫他,其中包括了那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林涛,坚持住!”那个声音失去了往日的孤傲和冷静,疯狂地嘶喊着。


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眼皮越来越沉,他能感受到胸口那个洞正流淌着的,殷红的鲜血,那是他的血。


“林涛!”


真是……不甘心啊……


6.


如果你拥有重返世间的机会,你会去了却哪些心愿?


梦里一个声音问他。


林涛眨了眨眼睛,大概想看看他过得好不好,会不会忘了我,有没有适应一个人的生活。


如果你拥有新一次的机会,你会弥补怎样的遗憾?


一个声音质问着他。


秦明闭上了双眼,大概是想将原本没有说出口的话告诉他,抱着他,陪着他,然后告诉他自己是怎样爱着。


所以,一切就是这样开始的吗?


7.


是他的记忆让他变得透明起来。


林涛的那只手还尴尬地举在半空中,明知碰不到秦明,却还是在他眼角重复着擦拭泪水的动作。


他是什么时候见过这样不动声色流泪的秦明呢,林涛想,对了。


秦明七岁,摔坏了他最喜欢的木马玩具,第一次在林涛面前哭的惊天动地,还好最终是他的父亲出面重新帮他做了一个。


秦明九岁,在那个冰冷的雨夜目睹了父亲的死亡,哭声仿佛可以震动夜晚的雷雨。


秦明十岁,看着他的母亲在病榻上闭了眼睛再也没睁开,哭干了他以为此生最后一滴眼泪。


他差点以为秦明不会流泪了。


“秦明,你别哭了。”林涛顿了顿,想去安慰,却意识到自己才是一切事情的罪魁祸首,一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最终只能选择了最为笨拙的方式。


秦明点点头,却没有停。


“秦明,你撒谎的能力还是这么烂,什么不说话的赌局,别人根本就看不到我。”林涛一个人在那里自说自话。


秦明点点头。


“秦明,别哭了,我马上就要走了,就是不放心你才来看看。”


秦明用一只袖子抹了抹自己的眼角,还好,比正在消失的林涛有用多了。


“秦明,好好照顾自己,按时吃饭,别老空腹喝咖啡。”林涛觉得自己像个老妈子。


“秦明,其实我挺舍不得你的。”


“秦明,有空可以多跟别人试试你的可行性实验。”林涛不停地说着,快把自己都逗笑了。


“秦明,你再看看我嘛。”最终林涛说。


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折射进来,让林涛的身影显得越发透明。


“秦明,宝宝……”


秦明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8.


如果你重新拥有曾经的机会,你会弥补怎样的遗憾?


秦明看着林涛的墓碑,在心里问自己。


或许会说你别抽烟了,你可以找个其他的精神寄托,比如我。


或许会说你别睡沙发了,有个抱枕的感觉其实还不错。


或许会说你别走了,你在我身边感觉刚刚好。


可他最终只是抚摸着墓碑,轻轻地开口。


“林涛,你不在的世界,可真是够无聊的。”


——Fin——

评论
热度(195)
  1. 其翼若垂天之昀逆冷CP悲凉一生 转载了此文字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