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林秦】控制欲(一发完)

THE:

Summary :秦明突然发现自己被画了一个圈,套在原地。


Notes:近万字放飞!!!!发着烧写完感觉自己真的要飞了


             有部分与原剧略有出入


-----------------------------------正文-------------------------------------


“他看过来了。”大宝又一次提醒秦明,秦明手下的动作倒是不乱,“什么?”


  “我是说林涛。”


  秦明抬头看了她一眼,“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你反复提及的必要。”


  “或许吧。”大宝将解剖刀递给他,“但你还没有向我解释林涛一看到我和你待在一起就浑身不对劲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秦明俯下身子,手中的刀片接触到尸体表皮,划开胸膛的动作一触即发。但他的手生生顿了下来,抬眼望了眼窗外。林涛的视线对上他的后,竟没有移开,而是带着深沉和探究,等着秦明自己收回目光。


  “你在想什么?”大宝问。


  “没什么。”秦明终于移开视线,下了刀。


控制者的心态相同,但手法却有多种状态:挑衅,引导,诱惑,示弱,恐吓。


秦明摁住尸体,它被自己牢牢控制在手下。而这从不算控制。这顶多叫扼制:他不曾像谁一样,处心积虑的控制一个人。


 


1、诱惑


  秦明在装睡。按照道理来讲他不能算装睡。他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他在这里眯着眼睛躺一会儿,不算是装睡。


  有一个人时,他才算装睡。而现在门被轻轻敲了两声,对方见无人回应,就走了进来。


  听着敲门声和脚步声,秦明已经断定出来人是谁。不知出于什么心理,他却没有翻身下沙发。如果是林涛,他见到自己在睡觉应该就会闭门出去,等确认他醒后再回来,将想要说的事情,想要借的东西统统说出口。


  而有些微妙的,秦明竟听到了窗帘被拉动的轻微声响。光线一点一点变得昏暗,秦明静静地感受眼皮上的橙红色光亮渐渐消失,抑制住了自己想要翻身坐起的冲动。


  他想知道林涛要做什么。有一刻他这么想着,这个想法竟瞬时间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如果他闭着眼,静静躺在这里一动不动,林涛也不知道他醒着,那他会做什么?


  是会静静离去,还是……


  秦明没有来得及多想,轻微的声响便又响起:是门上锁的声音。他有一瞬间喉头缩紧,屏住了呼吸,意识到这个发展有什么不对,却迟迟没有做出反应。紧接着,衣服布料摩擦的声音,鞋底轻轻蹭过瓷砖地面的声音慢慢逼近,秦明放松了下来,只剩一瞬间,他就能知道林涛想要干什么了。而林涛的下一个动作让他方寸大乱。


  他的唇上突然擦过一个粗糙的物体。秦明猛地一震,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而下一秒他的脸颊上传来触感时,他意识到这是林涛的手指。他的拇指拂过秦明的嘴唇,秦明脑子一片空白。


  这是一个朋友该对另一个人做的事情吗?很显然不是的,就算是秦明,也猛地一僵。林涛立即停下了动作,没有再动弹。


  “秦明?”他问。


  秦明睁开了眼睛,视线对上他的。林涛俯身望着他,对视一会儿,竟笑了一下。他也不怯场,大大方方的坐到了秦明的身边,盯着他看。


  秦明想问的话全部堵在嘴中,他盯着林涛,恨不得能将他看穿,看出来他究竟是怎么想的,但很明显他没有这个能力。


  “你想问什么?”林涛开口,在秦明听来颇有循循善诱的味道,“你想说什么?”


  “出去。”秦明最终决定不再中他的圈套,“现在,出去。”


 


 


 


2、引导


  当秦明闭上眼睛,控制不了尖利刻薄的话语从嘴中吐出时,有人拦住了他。


  “哎哎,”林涛笑着扯开了队里的同事,“秦明的意思是还有很多疑点没找清楚,他性子又比较急,见不得你们在这儿瞎晃悠,不如你去周围再找找有没有新线索?”


  对方摸了摸后脑勺,走了。林涛将他与秦明隔绝,从头到尾,秦明连一个字都没说。现场只剩下秦明和林涛围着尸体打转。看了没多久,林涛就扭头问他,“你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


  秦明摇摇头,“得回去做进一步的尸检。”


  “秦科长!”身后有声音传来,“需要我们帮忙把人送到解剖室吗?”


  秦明置若罔闻,林涛接下对方的话,“我等会儿自己处置,你先去忙别的。”别过头,秦明正在看他,林涛露出一丝笑意,“等会回警局再看?”


  秦明点点头,率先一步上了车。林涛指挥着人将尸体搬至后备厢,一个人坐了上车。


  他从勘察现场到收尸回局里的过程中,每一次接触的,都只有林涛一个人,其余的人似乎就是个摆设,没有多余用处。


  


  林涛清楚这是一个微妙的平衡点,只有他和秦明才能维持住。


  他前任女友向他谈起分手时,有些不安。


  “我是有哪点做的不够好?”林涛小心翼翼的问,“如果有的话……”


  “不不不!”对方连忙摆手,“你做的都很好,只是做的太好了,让我觉得太过了。”她捏着桌布边的手不断的绞动,“和你在一起后,我觉得我甚至很少和朋友,其他人联系。你就只是……像是把我圈在一处了,我不太能接受别人管制我。”对方挂着歉意的笑容,“对不起啊。”


  “没事,吃菜,吃菜。”林涛将筷子从纸质包装中仔仔细细的剥出,递给她,然后又拿起了另一双。


  “我知道你不会为了我改变的,你需要一个能适应这样和你在一起的人。”她最终下结论道。


  而林涛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秦明,也只有秦明,才能不知不觉的接受他,并和他变得亲密无间。


  他第一眼看到秦明的时候,就忍不住想试探对方。那时秦明还不是秦科长,捏着解剖刀站在台前仍然没人敢进去打扰他。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别人看得下去,局长可真看不下去了,“林涛啊,”


  “啊?”林涛刚刚从外勤回来,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提溜起来,“怎么了?”


  “外面有死者家属闹事,你去管管。”


  “我?”林涛指指自己,“秦明干什么啊?”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么多废话!”局长笑骂一句,“这里面最会处理事的就是你了,别让我们失望啊!”


  当时的局长还不是现在的局长,当时的秦明也不是现在的秦科长。


  当时的林涛也不是林队,他站在门口时,有一瞬间的束手无措。但站定后,他的不知所措竟然消失了。拿着手中的杯子,他连忙塞到大婶的手中,“哎啊,您先消消气,别生气嘛!”


  “哎呀你是警局的吧?”大婶见有人出来就扑上前来,“这个挨千刀的!就是你,我老伴尸体还没凉透呢,解剖什么!让他死了都不能安生吗?”对方一点情也不领,反手就想把水泼上来。


  林涛早有预备,他一手摁住对方的胳膊,像是在安抚对方的情绪,实际上是摁住她的手臂,让她无法动弹。林涛脸上还是挂着笑,“您啊,先消消气,我们这不也是迫不得已吗?难道您不想早早找到凶手?”


  “那么可能!”对方又惊又怒,“我老伴他那个性子,怎么可能得罪什么人!”


  “哎呀,这可不好说了啊。”林涛见将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开了,连忙接嘴,“我们上周啊,也接到一个特别像这个案子的……”


 


  秦明卸掉手套,出门看到的就是站在大厅跟大婶滔滔不绝的人。大婶听着,忍不住哭了,林涛又连忙递上准备着的纸巾。见他踏出门槛,他赶忙挺直了身子,给对方指道,“大婶啊,这个就是我们的秦法医。”


  秦明不等对方开口问,就将尸检结果一泻而下,“初步尸检排除了自杀,砍伤有三刀,最开始的一道力度较重,后面几道较轻。如果是自杀,出于畏惧心理,最先的一刀应该比较轻,后两道较重。可以断定是他杀,最好现在就排查一下嫌疑人。”


  大婶在他说完“排除自杀”后就开始泣不成声,等到秦明把话一句句撂完,已经哭得站不起身子。林涛连忙扶着对方坐到椅子上,一边用眼神示意秦明说点能安慰人的。秦明在原地站了两秒,竟然重新上楼去了。


  林涛:“???”


  局长连忙打起圆场,“林涛啊,去再倒杯热水来。”


  热水好啊,林涛心想,热水能拯救一切。


  林涛走上楼去倒水,发现秦明手下不停,正在整理刚刚尸检的资料。林涛站在原地咳了两声,秦明看了过来。


  “有事?”


  “你刚刚怎么对死者家属这个态度?”林涛有些好奇,又有些没好气,“我好好的把人家刚刚安抚了,你倒好,一句话差点又让警局炸起来。”


  秦明不解,“我说的都是事实,还应该说些什么?她丈夫心肺都被捅穿了?”


  林涛一哆嗦,“不了你刚刚讲的就挺好的……”


  他握着水杯转身欲走,秦明已经开始哗啦哗啦的翻纸页。林涛扭头看他,莫名其妙的,脑中突然蹦出秦明第一次到警局报道时的样子。林涛偏头又看了几秒,秦明猛的转过头来。


他转头时仿佛带着风,眼神比解剖刀还要锐利三分。林涛看出来他一而再再而三被人打扰生气了,但他还是没停下手上扔苹果的动作,“给你!”


  与此同时动作的,还有某一刻埋好的绳索。苹果接到手后,人也就跑不了了。


  秦明的动作也不慢,一伸胳膊就接住了。他握着苹果,不解的看了一会儿,“什么?”


  “给你的。”林涛说完就挥挥手走开了,临走前还扔下一句话,“不想要就扔了。”


秦明一个人揣着苹果看了好半天,最后还是将它放到了桌子上。


  他将苹果放在办公桌上,等完成工作回家时,苹果还是静悄悄的躺在那里。秦明关门的手顿了一下,又跨开步子,伸手拿过鲜红透亮的苹果。


 


  林涛开始连绵不绝的示好。他出门时总会多拿一个苹果,警局里的人都觉得他家里藏了个苹果精,天天就知道给他变苹果。结果过了两天,又变成了橘子。


  “我家藏了个水果精。”林涛一遍剥着橘子皮,一遍笑嘻嘻的说。


  秦明的兜里也经常揣着林涛给他的水果。尽管他只是拿着,林涛也从没见过他吃,但有一次他在洗手间撞到秦明一遍又一遍的洗着苹果时,他知道那些东西去了哪儿。


  只是一个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示好。但只要日积月累就会起效果,更别提是秦明这种从来没有人向他那处堆积好意的人。


 


  那一天到时,秦明站在林涛身边,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展开邀请。等对面办公桌的同事不住地咳了几声,林涛才如梦初醒的抬起头,“秦明?”


  “你中午有空吗?”秦明问他。


  “有啊,怎么了?”


  “吃饭。”


  “哦……”林涛摸了摸下巴,“你,请我?吃饭?”


  最高明的引导不是他一步步带着你走向埋好的绳索里,而是不经意间,你会顺着他的意思,主动走向他想让你走向的地方。


  秦明竟然点了点头。


  林涛笑了,带着点得意,“当然有。”


 


  


 


3、试探


    “什么?”秦明问,抬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后,他不动声色的放下手中的解剖刀。他站在台前已经有近三个小时,后背被汗浸湿,显出一片不同于其他地区颜色的水痕,他额角上都是水光,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甚至没有注意工作间的门被打开又关上,有人走到他身边的事实。


  “是的,我们根据秦明昨天提供的线索,找出了受害人的身份。”林涛的耳边夹着电话,手上的动作也不停。他打开夹子,给秦明看了第二页上面的信息,秦明点点头后,他挂了电话,又接了一个,对电话里的人做出指示,“现在重点怀疑人是他的未婚妻,先把她带去录一下口供。”


  秦明直直的站在他的对面,等到对方挂了电话,才用眼神示意林涛讲出自己的来意。


  林涛放下电话,将资料向桌子上一扔,也不说话,只是盯着秦明看。秦明的视线扫过他的腰间,林涛外套下的佩枪皮带还没有抽去,衣兜里的电话还在不时振动。


  “等这个案子结束了,我们一起去庆祝一下?”林涛问,望着秦明面无表情的脸,却没有丝毫触礁的挫败感。他有些疲倦的闭了眼睛,再睁眼时,秦明的视线已经对上了他的。


  “和你们?”秦明的眼神带着疑惑,“我基本上不参与你们的集体活动。”


  “你想去吗?”林涛又抛出一个问题。


  秦明的视线蓦地转开,停留在面前的尸体上。林涛和他对峙了两秒,却又拿起文件夹,转身离开。


  “你想好了再告诉我,如果不想去,我们两个可以单独去庆祝一下。”


  门闭了,秦明的声音却从门缝中传来。


  “单独庆祝。”


  林涛耸耸肩,理所应当的将早已准备好的消息发了出去。


  “秦大法医还是不参与集体活动,我也不去了,你们好好玩啊”


 


4、挑衅


  林涛第一次抓住潜逃的罪犯时,是在二十四岁。他亲手抓住对方,将对方扭翻在地,关节与地面相撞震起了灰尘,细小的好像一个个微不足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问津的受害人的尸体。


  “你还跑什么?”林涛突然开口,“你觉得你能躲到哪儿去?大城市?乡村?改名换姓?”林涛问他,“我为了抓到你研究了几天几夜你过往的逃窜路线,你觉得你能跑到哪儿去?你完全可以杀第一个人的时候就停手,到现在就不用给你申请死刑。”


  对方听到后回过头,挣扎的愈发厉害。林涛将他一把拉起,扔给旁边的队友。他的脸颊因为打斗有几丝鲜血滑落,对方的血一丝一丝浸染了他的指关节,站在原地,他面孔冰冷。


  回到车里时,他首先接到的是局长的电话,有一个法医要调来,让他回去后好好招待。其实没什么招待的,对方要挑一个局里大部分人都去开会的时间,明摆着就不喜欢大张声势。林涛只打算把一身行当换了,备点茶就行时,推开警局的门,就看到了已经刚刚到了的、警装穿的笔挺的秦明。


  秦明隔得很远就能闻到林涛身上的血腥和尘土味。林涛走近后,气味更加明显。走近座椅,林涛只是跟他打了个招呼,便面无表情的从他的身边走过。


  “林涛。”秦明站起身,主动叫住了他,“我是秦明。”


  林涛讶异的转过头,不解的望了他几秒。他的手微微动了动,意识到自己的手上满是血垢,又打算滑下身。林涛抬眼望向秦明,秦明衣着工整,头发用发胶固定的一丝不苟。他轻轻用手腕划开秦明的指尖,大大咧咧的笑了,“以后就是同事了,不用搞这么多仪式。”


  秦明点点头,收回手,不再多说什么。


  “你怎么认出来我的?”林涛问他,而秦明面对着这个问题,哑口无言。


  他将电话打给局长时,局长说会让林涛接待他。但他们相遇的第一面,林涛面色冰冷,向内走的脚步不因为谁停下来,他是为什么才这么笃定对方是林涛,对方是局长指定了的那个人?


  林涛饶有兴趣的望了他几眼,见秦明也迟迟不给出答案,于是开口道,“我就不猜了。”他伸出刚刚已经垂下去的手,再次伸向秦明,“我想我还欠你一个礼节性的回应。”


  他的大衣尽是灰尘与血渍,凌乱不堪,指关节还遗留着血迹,血和灰尘凝结成一团一团,而秦明穿戴的一丝不苟,手表表扣扣得恰到位置,警服袖口能看出熨烫过的痕迹。


  林涛似笑非笑的看着秦明,秦明与他对视两眼,竟上前一步,主动拉近了距离。


  他为以后他们的相识埋下了一根线。对于秦明来说,永远会记得这个第一天来警局就暗中挑衅他的人。即使他不与自己握手,林涛心中清楚,秦明也不会忘了有这么一个人。


  而秦明伸出手握住了他的。


  “秦明。”他说。


 


5、胁迫


    想象你的亲密好友有着极度的控制欲。


    想象你在和他交谈的每一刻,他都在刻意划出一个圆将你圈在内部,你会明白秦明身处公安部这种人际复杂的部门,却不善言辞,不善交往的缘由。


    他花了很久的时间才发现林涛这个问题,当有一天,他抬头后脑中一片空白,突然意识到这并不是正常的状态。


  “既然受害人的房间里没有打斗痕迹,那就有很大可能是熟人作案。但不论是他的妻子还是父母,在他死亡的时间段内都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明。”林涛敲了两下皮椅后,抬头望向秦明。秦明伸手将他刚刚勾画的两页纸递给林涛。


  “你在想什么?”林涛顺着他的指尖,看到了受害者妻子的口供,有一句被他重点标记,“已有两个星期未联系?”


  “我想我们可能还漏了一个人。”林涛接着下定结论,“两个星期未联系的夫妻,那么他们中间说不定会夹着另一个人。”他若有所思,“我安排人下去查查这个第三人是谁。”


  车下有人在拍着车窗。秦明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放下车窗。是林涛队里的人叫他们下车去看看,秦明点点头,想给予回应时大脑却一片空白,忘记了这人是谁。


  “我们马上就去,小黑。”林涛的声音加重了对方的绰号,小黑点点头转身离开,不再多呆,以为打扰到他们了。而秦明知道加重的声音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片空白,那意味着,你要非常、十分、无穷远的被分隔开,分隔到他和林涛共处一室,其他的一切被林涛隔绝在外,秦明想要触碰外界时,唯一的媒介就是林涛。


  回头想想他究竟有多么了解林涛。


 


  他们相熟快的过分。等到秦明回过神来时,他的遥控器被乱扔在沙发上,垃圾桶里还有几罐啤酒。他手中的衣服尺寸多了一个人的,他吃饭时不再是一个人。与此同时,他不再和除了林涛以外的其他人过多接触,即使是下班在家,也随时能接到林涛打来的电话。


  “你在家吗?”林涛问。


  “在。”秦明回答。


  “晚上小黑他们去吃饭,你不去吧?”


  “嗯。”


  林涛会敲开门,提着啤酒,霸占他的沙发。秦明从不问为何对方不去和同事们一起吃饭唱K,也不问为什么自己就这样任由林涛一点一点的画着圈,像林涛惯于控制的一切物品一样困在圈内。


  他以为这是好友的一种保护,他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一切。


他突然意识到林涛存在的问题:他要将自己想要得到的,完完整整的保存下来,不改动一分一毫。如果房间里从一开始就是闭着的,那就不会选择打开。


  秦明默不作声,望着林涛一步一步走到他的对面,拉开椅子坐下。不触动秦明桌上的一样东西,开口时等待秦明放下书,做出静静倾听的样子。


  “我们还差一点了。”林涛说,“你还有什么线索,是没什么把握,但是有些怀疑的吗?”


  “没什么把握?”秦明问,“这有用吗?”


  林涛没有回答究竟有没有用的问题,而是回到,“不妨试试。”


  秦明于是开口,“我在受害者的背部发现了一道很浅的痕迹……”他突然停住,意识到自己之前问的问题,“这有用吗?”


  林涛并没有回答,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让秦明开口。


  还有多少次?秦明忍不住回想,还有多少次是这样?


  “老秦?”林涛问,“然后呢?”


  秦明还是选择了继续说下去。


  就是这样,秦明回想着。而当他摸过嘴唇,试图将上面的痕迹尽数抹去时,突然意识到他想错了什么。


  他从一开始就把一些东西搞错了。


  林涛的好友很多,但关照做到秦明这个程度的……有几个?


  细细数来,算上日常里他偶然起疑惑的几个时刻,秦明突然意识过来林涛究竟把他当做什么来看。


  像极了一个品鉴宝石的专家,一定要找到漂亮的玻璃,擦得一尘不染,将宝石放在其中,不带一丝修饰。


  


  林涛的电话还在不断打来,但秦明坐在沙发上,一遍又一遍的摁着电话。直到他的一条消息传来。


  “有命案。”


  接着秦明的电话迟迟不见震动,过了几分钟,又重新响了起来。


  他接起了电话,“我是秦明。”


  “老秦啊,”林涛的声音竟然带了点迟疑,“小吃街这边有案子,你……”


  “我马上过来。”


 


  “民警在巡逻时发现了一辆泔水车,车上面全部都是地沟油。”林涛向秦明解释着。


  “死了几个?”秦明问。


  小黑接口,“目前还不清楚。”


  “什么叫不清楚?”


  “只是接到上级指示,开展打四黑,除四害运动。”


  “地沟油?”秦明被气的不轻,“需要法医帮你们鉴别地沟油吗?”


  林涛连忙将他和小黑拉开,“哎,走走走。”


  林涛紧紧拉着他,突然开口道,“我们必须谈谈,我……”


他想胁迫什么?秦明警觉,突然快步向前一步,将他的恐吓打断,“谈什么?”秦明问他。“我忘了。”


林涛愣了愣,秦明趁机掰开了他的手,正了衣服,提着工具箱走进现场。


他突然意识到,如果想不被控制,就要一步一步让林涛无计可施。


  那么他自己想要什么?


 


6、挣扎


  秦明的眼神一直盯着门外。林涛向前一步,夺回了他的视线,“所以,你是打算留下她了?”林涛问。


  秦明第一次发现这人开始对自己明知故问,却并不困惑,“她不错。”


  林涛笑了笑,“我第一次听你给人这么高的评价。”


  秦明敏锐的发觉到了林涛的笑容,和很多时刻他并不想笑却要装出的一样,比如他们第一次见面时,比如他们审讯时,林涛经常露出这样的表情。


  而现在,他笑着说,“我第一次听你给人这么高的评价。”


  秦明下意识的回应,“你也不错。”


  林涛笑的更开了,“得了吧,我可不想当警犬。”


  秦明看得到他在笑,却没有笑到心里去。林涛接着岔开话题,说道,“想到以后带一个人形警犬去现场,还挺好玩的。”


  秦明跟着他笑了一下,看着他拐开话题,不再谈他即将要把李大宝留下来的事实。他也闭上嘴,静静地望着林涛讲起其他事情。


 


7、恐吓


  如果说前一秒他还在为落水的人担忧,下一秒绝对称为心惊胆战毫不为过。


  林涛跳下下了水。秦明差点将手中的衣服扔在地上:这种时候,林涛竟然还记得自己花了几千块买的皮衣,证件手机全在里面装着。他就这么把衣服扔给秦明,然后一个箭步跳下了水。


  大宝慌忙掏出手机开始打急救电话。秦明愣在原地,第一反应竟是向前迈了两步。大宝连忙拦住他,“老秦,你干什么?”


  秦明猛地止住了步子,望向水里的林涛。林涛已经将溺水的男子救起,向一个相对水面比较平缓的地方游去。秦明也没有顾得上他那件宝贝的不行的皮衣,扔给大宝就向那边跑去。


  林涛哼哧哼哧的将人推上岸时,秦明刚好跑到。人是被推上来了,林涛看起来也呛了不少水。他向前晃荡两下,还没直起身子,双腿一软就要倒在地上。秦明在帮与不帮之间犹豫了一秒,最后还是选择上前一步扶住林涛。


  林涛的身体颤了颤,伸出胳膊将手撘在了秦明的肩上,留下一片水痕。他的衬衣还在滴着水,被湖水浸泡过全身冰冷,秦明却觉得一阵热意喷洒在他的耳后:林涛正在断断续续的开口。鼻子凑近他的脖颈,似乎在仔细嗅闻,而低沉的嗓音随着喉结的轻微滚动,一点一点震进秦明心里。


  “秦明……”


  这是一种变相恐吓,秦明说服自己,不要被迷惑,一个整天跑着外勤,救人抓人无数的队长,泡个水就能变成这样?林涛在利用他跳水那一瞬间给自己的恐慌感带动他的情绪。


  但他站在原地,耳尖上都泛起了红色。大宝跑近后,他将林涛翻身放倒在草坪上。林涛已经没有知觉,静静地躺在地上,秦明简直不想理这人。


  “我们不做紧急处理?林涛和这人没事吧?”大宝担忧的问。


  “死不了。”秦明恨得牙根泛痒,“才泡了不到五分钟的水。”


 


8、波动


  林涛无疑是最聪明的一个。他静下来时按兵不动,没有多余的手法,一旦行动不会因为谁突然打断而终止,经过秦明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成了一条线,经过他,染上他的痕迹。秦明偏过头,仔仔细细的划开尸体,他不用抬头也知道,隔着一堵墙,站在对面的人目光流连于何处。


  “他站在那儿已经有好几个小时了。”大宝悄悄说,“你这是跟他在闹别扭还是?”


  秦明将手套卸下,“这种情况少见吗?”


  “太少见了。”大宝啧啧称奇,“我知道林涛挺有耐心的,这也太有耐心了……他是眼巴巴的等着你工作完一起去吃饭?你可收拾快一点。”


  “急什么。”秦明望了眼门外的人,他清楚这是一种变相的胁迫:最后他得走出房间,和林涛一起进入餐厅。


  林涛有些焦躁,秦明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他什么也没说,直到他收拾完毕,并排和林涛出了警局,他也没有开口。


  “你打算……”林涛最后开口问道,又闭上了嘴。


  秦明问他,“你想向我解释吗?”


  “……不。”林涛最终说,微微垂下头,将自己埋在菜单里,“大宝怎么还不来?”


  见秦明迟迟不语,过了一会儿,他又自言自语道,“她可能需要换洗衣服。”


  而秦明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池子打来的。秦明不敢轻举妄动,这里是她的店,电话还联通着对方,如果他现在有什么动作,大宝很有可能就会被这个疯子不知怎么的给搞死。


  冷静下来后他对林涛说,“大宝说她有些困,可能要过一会才能来。我出去看看。”


  林涛没有深究,只是看着他的脚步距离餐桌越来越远。


  过了五分钟,林涛突然站起了身,出门拦了辆出租。他的手机荧幕在口袋里还亮着,上面的红点一动一动,目的地直指星光海滩。


 


9、示弱


  


  秦明是被林涛半胁迫着回家的,大宝被送进急救室,他们两个在外面干着急了两个多小时她才脱离了危险。已经到了半夜,他们蹲守着也没什么用,更别提还有大宝的父母催促着他们回去休息。


  秦明倔的不行,非要留下来,被林涛半拉半扯着回了家。林涛家距离医院还有一跑,他干脆就坐在沙发上不挪窝了。


  “我不想走了。”他语气有些软,秦明听来,他竟然有撒娇的意味。于是他也忍不住弯了一下嘴角,“那你?”


  “我要睡在这儿。”林涛斩钉截铁的说。


  “可以。”秦明抿紧了嘴,最终让步,“你先向我解释清楚。”


  林涛一僵,“解释什么?”


  秦明不说话,只是静静盯着他,林涛任由他盯着,突然开口,“你和大宝……”


  秦明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你们挺好的。”林涛窝在沙发里,转头背对秦明,几乎陷成一团,声音萎靡不振,“我不想再说什么。”


  看看这人。秦明挑着眉毛,到这个时候都不忘记一步步将秦明圈起来,他太了解秦明对什么无可奈何,对什么会一再迁就了。


  尤其是他的示弱。而这一次秦明却抱紧双臂,不为所动,“不,说清楚。”


  林涛转过身,半跪在沙发上。他的目光与写字台后的秦明接上,秦明困惑的看了他两秒,突然意识到林涛周身上下的气场变化。他开始变得有压迫感,秦明心中直觉不妙,想向后退去,却被林涛拉住胳膊,单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用力堵住了他的唇。


  秦明第一反应是软,但接下来,林涛舌尖便有力的撬开他的嘴唇,在他的口腔扫荡。秦明几乎被定格在那一瞬间,回过神时,林涛的指尖刚刚擦过他的脖间动脉,离他远去。他的左臂还撑在桌面上,透过衬衣,秦明得以想象他的筋脉结构,他的手臂究竟是什么样子:精瘦,有力,撑在桌子上时有几根筋条鼓起。


  他的眼神还迟迟停留在秦明的脸上。秦明猛地一抖,望向林涛,林涛的眼神只写了势在必得几个字,他走过沙发,越过写字台,向秦明走来。


  秦明的眼神同样固定在他的身上,静候着他一步一步向前走来。这一瞬间,他突然想到,林涛是在一步一步的将他想要的实现,完全控制在手里,而他呢?他又想要什么?


  他想要林涛俯下身,缓缓解开第一颗扣子的瞬间。



================end==============


脑洞其实是来源于 @四喜丸子 太太的这篇脑洞猜想,但文笔弱写的不成样子……OCC突破天际,对不起太太,跪地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放飞自我,尽情鞭笞


  

评论
热度(2055)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