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偶尔发原创,比较喜欢all向CP,近来喜欢的明星是张若昀。本命吴邪。
 

「林秦•食色系列」豆浆油条

烧:

各位,好————久不见呀~我带着食色系列回来啦~

一转眼食色系列已经写到第十四篇了。

许久不见,想念大家,想念林秦。


*前文:

煮粥: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bb98d0



酸辣土豆丝: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c412d2

宫保鸡丁: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d05565

甜粽: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e6cd96

糖醋排骨: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ff9470f

牛奶糖: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089ed3f

煲汤: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0bdb2c2

火锅(知乎体):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0f3b877

咖啡: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138eed8

方便面: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1d4acdd

牛奶: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1f2c7de

番茄炒蛋(知乎体):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254fca2

汤圆(元宵):http://shao777.lofter.com/post/1cf68d8e_1261e71a


——


秦明是个不折不扣的黑夜工作狂,夜晚有助于他思考,所以他总是会熬夜加班深夜工作。

林涛总是会陪他一起。以同事、以挚友、以爱人的名义。

又碰上了一个让他们头疼了一周的案子,两个人已经一周都没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睡过一个觉了,秦明每天把自己锁在解剖室,林涛每天把自己扔在办公室,两个人就这样默契又孤独地工作着。

这天,又是几乎一个通宵过后,林涛揉着酸痛的眼睛上了二楼法医科,门虚掩着,林涛轻轻抬手推开,没有被秦明察觉。林涛迈了一步进门,没有再往里走,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门口,看着屋里秦明沉默地背影。

林涛想,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选择,他一定不会选择成为一名警察。也许做什么都好,只要不是秦明累的时候他也脱不开身就好,只要在秦明疲惫不堪的时候他能有多余的一点心力就好。

想着想着,他已经走到了秦明身后,秦明依旧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林涛几乎是没有犹豫地从秦明身后抱住了他。

“宝宝。”

秦明早有察觉林涛来了法医科,因而也没有太诧异。被林涛拢入怀里的他禁不住放松了平常总是挺直的脊背和近日来持续紧张的神经,轻轻地应了一句:“嗯。”

“你好像瘦了。”

秦明没有说话,他只是闭上了眼睛,逼自己在这样一个疲劳的深夜从紧张的自己中逃离出去,逼自己在林涛的怀里竭尽地放松,逼自己享受这个在办案期间显得有些难得的温暖的怀抱。

“天快亮了,我们先去吃个早饭,”林涛把下巴抵在秦明的左肩,右手从秦明身后攀上秦明的右肩,顺势让他面对着自己。看着秦明的眼睛,林涛问,“这么辛苦的秦科长,我该怎么犒劳呢?”

“警局附近那家早餐店就好,吃完回来继续工作。”

“得嘞,全听秦科长的。”

出警局的时候,天边翻着鱼肚白,四下里有些雾蒙蒙的,整个城市半梦半醒,黑夜的渐渐退去宣告着新一天的真正到来。

等在不大的早餐店里坐好,热气腾腾的豆浆和刚出锅的第一批油条摆上桌,一碗深度擦着碗边儿的豆浆,冒着白气儿,一时之间呼吸之间都是豆浆的醇香和油条的油香,一夜没睡的林涛也终于有了些人间烟火的实感。

林涛记得秦明的习惯,豆浆不放糖,豆浆油条一定要分开吃。

秦明记得林涛的习惯,豆浆里一定会放两勺绵密的白砂糖,油条一定撕成小块泡在豆浆里一起吃。

秦明往林涛的豆浆里加了两勺绵白糖,林涛抬头看他,乐呵呵地:“宝宝,你还记得哎。”

整个店里只坐着他们两个人,秦明看着林涛专注撕油条的样子,难免想起大学时他和林涛一起吃早饭,看到林涛这样吃豆浆油条的时候心里的一万个不理解,就像是林涛不理解他为什么一定要把豆浆油条分开吃一样。

说日月如梭,一点儿也不假。多年前那个坐在他对面贫嘴的毛头小子,已经成了如今警局稳重的刑警队长了。

吃完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走出早餐店的那一刻,阳光洒在街上,周围已经开始热热闹闹,整个城市也彻底从睡梦里醒来。

一周后,在又是一周的熬夜后,案子终于破了。连夜审讯完之后,又是蒙蒙亮的天。林涛伸着懒腰从审讯室走出来,秦明手插着西裤口袋站在那儿一言不发。

结案后的短暂放松让他们在对视的一瞬间就忍不住微笑起来。

“宝宝,你饿不饿?”

秦明开口:“上次的早饭吃的太匆忙了。”

“走吧,还是那家,还是豆浆油条。”

秦明轻轻地点点头。他和林涛真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哪怕是在吃饭这方面都有完全不同的小习惯。

可那又怎样呢。当林涛坐在秦明对面,当面前的一碗豆浆又冒起腾腾热气,当油条和豆浆的香气混杂在一起,秦明固执地想,那又怎样呢。

就算有那么多的不同,也依旧如此合适。

就像豆浆油条。

评论
热度(147)
  1. 今天开始准备看莎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