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偶尔发原创,比较喜欢all向CP,近来喜欢的明星是张若昀。本命吴邪。
 

【林秦】我读书的时候不都忙着追秦明嘛

弥问ciliya:

*林秦属于秦叔和彼此,ooc属于我。傻白甜,半au


*我的流水账文风连林秦的万分之一可爱都写不出


后篇→【林秦】你是我极夜里唯一的光明


————————


 


[0]


“我读书的时候,不都忙着追小姑娘了嘛。”




[1]


林涛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眼神忍不住地往秦明身上飘,笑得灿烂。


而秦明想拽着他的领子把他从窗户里扔出去。但他只是皮笑肉不笑地提了提嘴角,向林涛投去一记眼刀。


林涛难过,林涛委屈。




[2]


他初中的时候就认识秦明了。同校不同班,开始的时候,这个名字还只存在于老师课上零碎絮叨的训话里。他们不遗余力地描述着一班的秦同学多么品学兼优,多少让其他人心生不服。


其他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林涛不知道,反正他自己是挺不服的。


“那个就是秦明,穿白背心带蓝条的那个。”


林涛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果然看见了一个穿运动背心和短裤的男生,他坐在球场旁的休息区,背挺得笔直。


彼时秦明还是个一米七出头的初中生,头发还没有整天被发胶固定得整整齐齐,柔软的刘海乖巧地搭在额头上,白白净净,漂亮得像个小姑娘。他好像是刚刚从球场上被换下来,眼睛还盯着场上,紧抿着嘴唇,几滴汗顺着他的下巴滴落到地上。


“哦,”林涛说,“长得就挺像学习好的……他打球怎么样?”


同学想了想:“还行,跟你比肯定差点。”


事实证明,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


于是林涛带领着四班篮球队在校运动会上把一班打得落花流水。


听着耳边来自全校女生的尖叫声和呐喊声,林涛瞬间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又正值中二的年纪,所以他抱着篮球,说了句:“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能做到最好啊,秦明。”


秦明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他的脸因为刚才的球赛累得通红,额发也被汗水浸透。


“我认识你吗?”他说,头也不回地下场了。


风吹着秦明宽大的裤管,显得他的小腿更加消瘦。林涛哑口无言,心头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闷劲儿,堵得他喘不上气。


明明是赢了的,感觉却比输了还憋屈。


差不多是从那天开始,林涛在意起了这个整天冷着一张脸的男生。他会在食堂里有意无意地寻找秦明坐的位置,路过一班门口的时候往里面偷瞄秦明埋头做题的样子。他发现他和秦明居然住在一个小区,他在19号楼,秦明在17号,之间的距离走路只需要半分钟。


他知道秦明早上几点从楼道里走出来,骑上他的自行车,书包是黑色的,很大,装得鼓鼓囊囊,看起来很沉。这时他便赶紧把自己的自行车从楼道里推出来,装作巧合的样子,骑着车跟在秦明后面。


起初秦明还会多给他几个眼神,次数多了,也懒得理他。


下午回家的时间,林涛要不是篮球队有训练要留下,就是有活动要帮老师跑,真正按点回家的时候倒没多少次。等他终于解决完事情准备回家,停在他自行车旁边的另一辆早就走了,就剩自己的座驾孤零零地立在那里,跟旁边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车子一比,尤其可怜。


林涛也不是没想过厚着脸皮对秦明说,让他稍微等等自己,但他又想,对方凭什么啊,指不定秦明正嫌每天都有个跟屁虫跟着他烦,现在好不容易解放了呢。


转眼就是夏天了,北方的夏季干燥热烈,阴晴不定,说变就变。六月份的天气预报就没几天是准的,它说下雨,太阳就能暴晒一整天,仿佛能把土地烤裂,它说晴天,正午的艳阳一转眼就没了,乌云两分钟之内就能把肉眼可见的天空铺满,几声雷,雨哗啦啦就下来了。


临近考试,什么篮球训练早就暂时取消了,但林涛还是被老师扣下,哭丧着一张脸在办公室做数学卷子。


直到卷子做完,窗外的雨还没有快下完的征兆,相反的,看起来好像越下越大了。


幸亏他妈每天都往他包里塞伞,否则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扛着包跑过一班门口的时候,林涛习惯性地往里面瞥了一眼。整个教室的人已经走光了,除了秦明。


他猛地停下脚步,差点把自己甩倒。


“……秦明?”他轻声问,舔了舔自己干涩的嘴唇。


那个趴在课桌上缩成一团的男孩颤了一下,他缓缓地支起上半身,看向门口的林涛,却什么都没说。


“呃,你怎么没回家?”


秦明低下头,看着教室的水泥地板,一道闪电倏地劈了下来,映亮了半片天幕,明灭之间,他的脸色彻底苍白了下来,轰隆隆地雷声顺势而来,震得他浑身一抖。


半晌他终于开口:“没拿伞。”


林涛舒了口气:“哦,没事,我拿了,那柄还挺大的,咱俩撑绰绰有余。”


他看秦明还呆在那里没什么动静,干脆冲进了,把秦明的包背到自己背上,一手拽着他的手腕就把他拖了出来。


“嗬,你这包儿真够沉啊,装了多少书啊这是。”林涛看他脸色不好,就想着说几句话调节一下气氛。


但这句话实在没多少水准,秦明还是绷着他那张俊脸,抬手想要把自己的包要回来,被林涛按住了:“诶诶,我就开个玩笑。”


林涛没说错,这柄伞确实很大。林涛一手推车,一手撑伞,背上还背着俩书包,走在雨水里,他觉得自己此刻像个烈士,英勇就义的那种,痛苦又痛快着。


雨声噼里啪啦地敲打在深色的伞面上,秦明的脸色也越变越差,他的嘴唇毫无血色,眉头拧在一起。


“你……家里人怎么没来接你?”林涛犹犹豫豫地问道。


“他们……都不在家。”


“哦哦,那你今天晚上在我家吃饭吧。”


秦明没吭声,林涛就当他同意了。


林涛的父母在他们到家的后脚就回来了,秦明想,林涛骨子里的那些自来熟的热络劲儿全是从他父母身上遗传的。看见儿子领回来一个长得好看的小朋友,热情得不得了,晚餐比平时要丰盛了很多,逼得林涛生出了点无伤大雅的妒意。


秦明吃东西时特别安静,一声不吭,他小口小口地吞咽着碗里的小米粥,还不忘抬起头冲林涛的家人扬起一个淡淡的笑脸。


哇靠。林涛想,为什么我没这个待遇。


在弄清楚这两天秦明家里都没有长辈照顾他之后,林涛的父母就让秦明暂时住在他家。


“真不用了阿姨,这样太麻烦你们了。”秦明推脱道。


“有什么麻烦的,”林涛的妈妈笑着说,“你是林涛的朋友,以后还要常来家里玩才行。”


待到他妈妈走了,林涛才讪讪开口:“不好意思啊秦明,我不经常带朋友回家玩,我爸妈又天生自来熟得不行,他们以为我只会把特别好的朋友领回家里……”他又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了。朋友?他和秦明可不是朋友,今天两人一天说的话,比过去一年加起来的还要多。


“嗯。”秦明点头,“今天谢谢你……爸妈。”


“这个你都说了好多遍了。”林涛笑着说。


晚上林涛起夜,雨已经差不多停了,淅淅沥沥的。秦明的睡姿十分乖巧,呼吸均匀,除了微皱的眉头和额角细密的汗水,一切都看起来很宁静。


林涛蹑手蹑脚地帮他擦了擦汗,直到秦明的眉毛舒展,才继续睡去。




[3]


两人的友情一日千里,到初中毕业的时候,是个人都知道一班那个牢牢霸占着级部第一的秦明有二中扛把子罩着。


林涛靠着他本校生的优势扒着分数线的尾巴进了二中高中部,又因为各种各样不可说的原因强行进了重点班,当然,和秦明一个班。


当他知道自己是秦明唯一的好朋友时,内心是隐隐有些窃喜的。虽然他马上痛批了自己心胸狭隘,居然不为自己的好友感到遗憾反而得意洋洋,不过,不过,能独占秦明实在是太棒了,毕竟秦明是那么可爱的一个人,而除了他以外,别人很难挖掘到秦明可爱的地方。


高中住校,标准的六人间,到高三的时候,宿舍其他几个竟然都走读了,只剩下了他和秦明两个人。林涛当然是乐得清闲,而且秦明也不喜欢吵,之前晚上大家免不了开座谈会聊天,会影响秦明的休息质量,这下子可安静了不少。


起初他以为秦明怕的是打雷,所以每次电闪雷鸣的时候,他就不顾秦明的反抗和全宿舍的起哄声钻进秦明的被窝里陪他睡觉。


“你们少起哄,”林涛说,从秦明的被子里露出头,嘻嘻哈哈地笑,“小爷我专业陪睡,你们谁要是怕打雷,提前找我预约,给我写一个星期作业我就陪。”


“去去去,”舍友嗤之以鼻,“谁愿意让你这个一米八五的大老爷们陪睡啊,也不嫌挤得慌,这么多人就秦明能受得了你。再说了,为什么陪秦明睡就不要他给你写作业啊,这明显有私心嘛!”


林涛冲那人扔自己的枕头,然后开开心心地枕着秦明的枕头搂着旁边软乎乎的秦明,关灯睡觉。


直到高三最后的那几个月,下了场不算大的雨,林涛寻思着只是下雨而已,又不打雷,秦明应该没什么问题,便翻墙出去上网了。第二天凌晨他回宿舍,发现秦明坐在床上,眼球里全是血丝,眼角发红,披着他的外套,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秦明一宿没睡,他颤着睫毛看了林涛一眼,嗓子嘶哑:“回来了?没被逮到吧。”


“没,”林涛吸了口气,“你……”


秦明怕的是雨。比这更令他费解的是,他居然到现在才明白过来。之前林涛也大致猜出来秦明怕的东西大概跟他父母双亡的事情有关,所以一直小心照料着他,却没想到自己一直搞错了那个东西是什么。


他也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让秦明孤孤零零地听着雨声呆坐了一夜。


“对不起,”林涛说,他走过去,把秦明的头按进自己还沾着寒气的胸膛,“我没想清……对不起,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


“……别道歉,”秦明闷闷的声音传出来,“跟你无关。”


确实跟他无关。林涛却觉得这句话分外刺耳,滚他妈的无关,老子管了这么多年了,有什么无关的。他憋了一口气,一声不吭地秦明按回床上:“睡觉!”


“都快到起床的时间了——”


“那就闭眼休息一会儿,”林涛打断他,“一点儿都没睡,今天还上什么课啊!我陪着你。”


他捂住秦明的眼睛,强迫他躺在枕头上。身心俱疲的秦明很快就睡了过去,他的呼吸打在林涛的脸上,痒痒的。


林涛的手还遮着秦明的眼没有放开,他盯着秦明微张着的嘴唇看了半天,一个没忍住,低头轻轻碰了一下。


哦槽。


日了。


他喜欢秦明???


林涛被自己的行为和想法惊呆了,他的心脏仿佛触电一般,酥酥麻麻的,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困得不行,原本想着就这样睡在秦明床上算了,但突然之间明白了自己的这点心意,身下的秦明同学一下子变得烫手了。林涛魂不守舍地从秦明的床上坐起来,连滚带爬地躺到了自己床上。


这个事情他要好好纠结一下。好好。




[4]


后来他们高中同学聚会,老同学们知道林涛已经把秦明追到手了,一个惊讶的都没有,纷纷献上祝福,还嫌弃林涛动作太慢。


“能把咱学校的高岭之花追到手的,除了老林有这个资格,其他人谁有啊!”


秦明面无表情,深以为然。


高中时秦明这种高冷大神冰山面瘫范的男生特别招女孩子喜欢,但说实话,林涛才是那个人见人爱的校草,从一而终。只要哪场球赛有林涛出场,操场能瞬间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触目全是捂着脸闪着眼的小姑娘。


而林涛又特别捧场,只要听见有小女生给他喊加油,就冲她扬起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出来,一口白牙能把攻击范围内的所有雌性生物闪晕。


秦明很生气,但秦明不说。


林涛就像个人形花孔雀,随时随地都能吸到桃花,每天都能从自己的课桌里翻出新鲜出炉的情书来。


又因为他本人的一手烂字,秦明帮他写过不少情书。


他很不爽。


因为他在林涛拽着他的手腕把他从教室里拖出来的那一刻就喜欢上他了。


但林涛那个蠢货什么都不知道。


林涛的成绩不算优异,但在学校是个实打实的风云人物,脾气好人缘也好,长得帅,上到食堂打饭阿姨下到隔壁初中部的小姑娘都喜欢他,女朋友换得也勤,二中的美女基本上都泡遍了,连隔壁高中的校花都谈过。


大写的直男。


他见过林涛的好几任女友,风格迥异,有穿低胸装超短裤眼线快画进头发里的小太妹,也有黑长直戴眼镜笑起来柔柔弱弱的乖乖女,不过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长得漂亮。


秦明心里暗道,还好,我长得还行。


他觉得自己不该奢求更多的,现在就很好,做林涛的好哥们,这地位某种意义上讲比他的正牌女友还要高。


不过,他从来不反驳同学打趣他俩的玩笑。


(反正也没人能看出来他在想什么。)


高三那年新年晚会,按理说林涛这个高三生早就应该从主持的席位上光荣退休了,不过他说:


“最后一年了,不能让学妹们失望啊。”


那天秦明一边写作业,一边听林涛在旁边背稿,偶尔帮他串串词。


林涛突然停了下来。


“老秦?”


“嗯?”秦明从卷子纸里抽出神,抬眼。


“能请你帮个忙吗?”林涛的眼神闪烁不定,全是哀求。


“先说是什么忙。”秦明皱眉。


“这个呀……原来的另一个男主持,”林涛瘪着嘴说,“他前两天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本来以为只是崴了脚,结果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已经上石膏了,别说主持了,这个月都没法来学校,你能不能……”


“等等,”秦明打断他,“你想让我去主持?拜托,我可从来没干过这事。”


“哎呀没事可简单了!再说你不是经常那啥,国旗下讲话嘛,跟那个差不多。”


“不去。”秦明板着脸,“快高考了,耽误时间。”


“哦……也是,那就不麻烦你了……”


秦明看了眼林涛那副仿佛被踢了一脚的小狗的样儿,心蓦地软了下来。


“那个人的稿子呢。”秦明叹了口气。


“……我这就去给你印一份你等着啊!”林涛差点蹦起来,连跑带跳就冲出去了。


男主持虽然不需要怎么化妆,但抹个粉底弄个发型还是必须的。学校给秦明租了身正儿八经的西装,外套老气得过分,尺寸又比秦明大些,所以就放一边了。秦明上场的时候,穿着那套黑领结,白衬衣,黑西裤,和前半是毛呢,后半是亮绸的贴身黑马甲,衬得腰细腿长,标致得挪不开眼。


林涛觉得他得去冷静一下。


他有些不要脸地认为自己这身和秦明这身是情侣装,他妈的,就是配一脸。


晚会开始前,在后台,有人拿着照相机在拍照,林涛招呼了几声,把人叫了过来。


“给我俩拍一张呗。”


他顺势揽住了秦明的腰,闪光灯啪嚓一闪。


后来这张照片被洗了一大沓,见者都道:“哎哟,这怎么,结婚照都有了?”


林涛也要了几张,其中一张被他塞进了自己的钱包里,这一塞塞了十几年了。


直到现在,秦明还记得临上台前,林涛帮他整理衣领。


“我真害怕你一上去就被女生扑倒。”


“怎么?”秦明挑了挑眉。


“哎,你自己不清楚,”林涛长吁短叹,“你穿西装太好看了,我怕其他人把持不住。”


“……真的很好看?”秦明将信将疑,自己正了正自己的领结。


林涛忍不住笑:“是的,特别帅。”




[5]


秦明现在基本只穿西装了。


 


End


 


 


 



评论
热度(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