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历史同人】白马轻裘渡寒洲

沉青如树:

前文《一盏风月酿长安》→http://27254.lofter.com/post/1d7a441d_cc657e2


#李杜李#


大概走历史,有人为篡改成分。


一切ooc属于我。


[李杜李]白马轻裘渡寒洲


by.沉青如树



李白遇见杜甫那年,洛阳正是初夏。


彼时他被赐金放还,策马出长安。经洛阳时恰逢酒席,满腔孤愤与觥筹一同交错,推杯换盏间他站起身,三尺青锋出鞘舞出锋利剑气挽起千朵剑花,举杯脱口便吟:一盏风月酿长安。


这边话音刚落,便听另一边有人遥声相和:饮来怀抱落花眠。


李白先是愣,然后又笑,抬手扬杯冲那人做了个请酒的架势。


那人也是一笑,晃了晃手中的杯子。


虚空里仿佛传来两杯相碰的清脆声响,二人一饮而尽。


这缘分便是结下了。


——


酒宴后他知那人名杜甫,刚刚科举落榜,刚刚离开长安。


同一个伤心地,同样满心失意。


说这些的时候正是夜,杜甫放下酒盏扭头去看窗外孤零零的月亮,他也跟着去看,影影绰绰间仿佛仍能见长安烟尘车马。


只是那不属于自己的,总归还是要放下的。


杜甫被突如其来的声响惊动,再转头就看到李白松松的握着杯,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沿轻磕,从眉眼到扬起的嘴角无一不显桀骜意气。


他说:二人对酌不免少些趣味,看今夜月色正明,不妨我们就以这天上月杯中酒对句诗吧?


杜甫点头应好,看看窗外再看看眼前,沉吟片刻开口:金樽衔月好颜色。


李白看了看杜甫,再看看杯里酒液映着的那莹莹一轮月。


杜兄果真好才气!


他笑着这么说,向杜甫伸出手,一杯酒在杜甫眼前绕了圈又回到他嘴边。


那我就接……


他抬起手。


手举金樽带月吞!


饮尽杯中酒。


那一扬袖的风流,那一句诗的洒脱。


天上月,杯中酒,李白豪气无人有。


很多年以后,杜甫如此形容他。


——


自那日后二人便约定同游梁宋。次年暮秋更与高适一道出行遍览齐赵,待三人来到兖州石门一带时已是冬天,杜甫要回长安入仕途,而他继续前行,成就他求仙访道的愿望。


这一年他成婚,对方是山东任城一名普通妇人。


花烛下新嫁娘的面容有些模糊,竟让他恍惚想起了杜甫的眉目。


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这首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他如何记不得?写诗人热切而专注的目光他如何不记得?可越是记得越是惶恐,他天性散漫该放逐青崖白鹿之间,他自认放浪形骸该纵横渺渺尘寰之间,可人海茫茫偏让他遇到这么一道目光。


热烈到不加掩饰,诚恳到近乎虔诚。


他无处可避,他避无可避。


他也不舍得躲避。


——可那人分明有妻。


——


三见在东鲁,彼时他于饭颗山逢杜甫。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他还记得他把这首赠杜甫慢慢吟出来时杜甫的神情,也记得杜甫眼里那个笑得玩世不恭的自己。


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


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


真是委屈了那个写着春日忆李白的杜甫。


真是委屈了那个盼着和自己樽酒细论文的杜甫。


可是他没有办法。


他没有办法,他想。


他们都分明有妻。


可是他想杜甫不会也是忘了吧,忘了那首冬日有怀李白,忘了那句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


可是他想杜甫也是不会明白他的试探吧,不会明白那句总为从前作诗苦,不会明白那句也是他可是为了相思苦的探问。


他写终朝独尔思,而他写别来太瘦生,无非也是隐晦着问了一句:


你可是因为思念我李白?


那后来他见饮中八仙歌。


那后来他见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程李白。


可那之后他再未见过杜甫一面。


——


事实上后来李白就已经顾不得是否还能再见杜甫了——永王谋反被揭露,他亲笔所写十一首永王东巡歌被人传开,几乎是毫无辩白的余地,他被判长流夜郎。


彼时他已有第四任妻宗氏,唯恐此去供养不及。


彼时杜甫刚从安史叛军中逃出,一路颠沛流离。


都还自顾不暇,谁能舍身相护。


杜甫能。


无忧无虑他不要,明哲保身他不听,满心赤诚写就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为他驳斥所有风雨,铺开锦绣人间。


初闻此诗他哑然,后来也想过写些什么,可笔悬在纸上三寸,迟迟落不下去。


当年寄杜甫于沙丘城,他写思君若汶水,浩荡寄南征。


而今他远放夜郎城,寄李十二白二十韵送他一程,他万千辞藻在胸,出口章却不成。


想来他们分别也已有十一年,这遥遥岁月里有些思念太深太刻骨,笔墨又怎能描摹清楚。


——


对杜甫究竟是什么感情?这个问题若在当年李白绝对会答是诗酒中一知己,可放到如今,他自己也不明白了。


流放途中正逢大赦,他那时才至三峡,闻讯便取道回了宣城。杜甫的梦李白二首,也正好在此时出现在他面前。


他一遍遍的看那些诗,看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他欢喜,看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他难过,直到这时他才陡然发现杜甫早已经占了他心里一席之地。


可那又如何?杜甫有患难与共相濡以沫的妻,也有能让他写出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这般词句的友人。


——


那晚他做了梦。


梦里那年初夏有风,掺杂着年少意气在其中流动。他随口吟了半句诗,他续上了他的半句诗。他遥遥望过去,恍若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风吹开彼时的失意不平,入酒的落寞都化成洒脱。


尘世燃起万千香案,袅袅烟尘勾勒一瞬回眸。


天命,就只有天命,只能是天命。


——


公元762年,当涂江。


江上有孤舟,舟中有个孤零零的李白。


天上的月亮也很大,孤零零的大,湖光水色交映间竟让李白有了回到当年的感觉。


那一年他初逢杜甫,那一天是夜,他们举杯对酌,他们彼此续诗。


杜甫说了金樽衔月好颜色,而他又说了什么?


那时他看着杜甫,小他十一岁的人眉间还没有那么多落拓,眼里莹莹映月,他看着看着,突然就心念一动……


手举金樽带月吞。


对了,他说的是这个。


他穷极一生诗里梦里追寻月亮,却原来早在那一年起,就有一个人,无声无息的融入了他的月亮……


他想着,笑着,迎着江里冷清清的月亮,纵身一跃。


再多情的人也有一腔孤勇的深情,再薄情的人也有一刹那间的动情。


他想他动情该是在那一刹,如美玉无瑕,如水中月镜中花,拼命想放下却难说了无牵挂。


是枉自嗟叹吗?


是枉自嗟叹呀。


——


一剑尽挑冷清秋,北斗寒光照高楼。


谁将半句玲珑收,日月入眼是风流。


醉里当年偕同游,赋此山河欢喜忧。


千江取水酿壶酒,白马轻裘渡寒洲。


【2017.01.27 2242字】


【注:篡改的地方,两人行酒令改自民间虚构故事,寄李十二白二十韵写于761年而非流放时的758年。】

评论
热度(371)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