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林秦】我的全世界(龙番夫夫/圣诞快乐)微修

深海火焰:

微修完毕,添加了一些细节,希望能够更甜一些!


#剧版设定,不涉及真人


#龙番夫夫系列,两人已确定关系前提


#开启帝都吃吃吃甜甜甜支线


#本章地点和食物均可考,人物经历和一些小故事有私设。 


系列目录:


【林秦】终点站(龙番夫夫系列)


【林秦】李大宝胖了(一发完/龙番夫夫系列)


【林秦/车】扮猪吃虎(上)龙番夫夫系列


【林秦/车】扮猪吃虎(下)龙番夫夫系列


【林秦】努力一下(甜饼/龙番夫夫系列)


——————————————————————————


1


12月末的北京,寒风瑟瑟,往来的行人都在呵出的雾气中走走停停。


秦明拉紧风衣,拿出备好的防雾霾口罩戴上,又给因为提行李腾不出手的林涛系上围巾,帮他拉下帽子盖住露在外面的耳朵,然后从口袋里摸出另一只口罩戴在林涛脸上捏紧了鼻夹调整好形状。


“走吧。”


两个全副武装的人,朝着目的地李大宝姑妈家出发。


 


2


此次进京,意义非凡。


一来上次在全国重大枪击案中龙番刑侦支队贡献了重要的力量,立了大功。


二来龙番刑侦一队中,林涛、秦明、李大宝三人作为前线参案人员,表现突出,分别授予个人二等功和三等功的荣誉。


谭局长在会上点名表扬了秦明,入行十余年恪尽职守,严于律己,面对危险丝毫不因自己只是一名法医而退缩畏惧,在这次案件中身负重伤却不辱使命,值得每一位同事向他学习。


当时开会秦明伤病未愈在轮椅上,哪里也去不了,只能端正地坐在会议室最中央的位置。他想自己从开始工作便只为谋求每一个真相,未想过争取荣誉,这次被重点表扬确实在意料之外,听着各个领导对自己的表扬,秦明极其罕见的红了脸。


林涛当时就坐在他旁边,看着秦明低着头,耳根和脖子都发红,林涛想笑最后还是拼命忍住,手却伸到桌子下面偷偷去握秦明缠着绷带的手,紧紧与他十指相扣。


 


3


年末的总结大会多如麻,表彰大会也不能例外。


原本谭局特地批准林涛带着秦明,李大宝两个人一起代表龙番刑侦大队去授勋,接受中央的嘉奖。


但是无奈,出发当天省厅接到一个大案,点名要征用刑侦一组的法医,秦明受伤不能出堪现场,重任自然落到了李大宝的肩上。


于是李大宝只好忍痛挥别林秦二人,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大包小包地去了火车站,享受着难得的公休假和愉快的帝都行。


好在林涛和秦明没忘了受苦受累的李大宝,她父辈老家就在北京他们是知道的,临走前特地问她有没有要捎带的东西和需要办的事情。


没想到,李大宝还真想起来个事儿,她看看林涛瞅瞅秦明,又掂量了一下这件事可能带来的后果,最后在秦明的催促下,匆匆说了个大概。


于是秦明和林涛出了火车站,就搭上了地铁,在拥挤的车厢中晃晃悠悠地来到了灵境胡同。


 


4


灵境胡同是北京最宽的胡同,说它是胡同其实几次拓宽后快赶上了大街。


这条胡同东起府右街,西至西单北大街,因地段繁华,有专属的站名出去后也不难找。


秦明的手臂有伤,暂时不能拎重物,所以林涛就承担起了搬运行李的工作。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来北京,路线是李大宝给查的,林涛跟在秦明身后,看他举着手机导航定位,眉头微微皱起,眼眸垂下时睫毛搭下来,专注的神情令人着迷。


林涛好希望时光再慢一点,姑妈家再难找一点,这样他就能多看一会儿秦明也觉得为难时的模样了。


 


5


走过宽敞的大道,迎着阳光的方向斜穿一条小街,两个人终于驻足在一栋居民楼前。这栋楼看起来有些年月了,墙体边沿裹着苔藓,墙壁上蜿蜒趴着的藤条虽然光秃秃的,但是却有爬墙虎到来过的痕迹。


秦明收了手机,抬头拿手挡了下阳光,数着楼层,然后目光停在六楼一处有盆栽的窗户。


“上楼吧。”


今天主要是来帮李大宝走亲戚,所以秦明和林涛都是工作时的状态。亲密交流少些,两个人肢体接触也少有,秦明腿上的伤没好透,平时在家林涛是舍不得让他走一步的。虽然林涛家才三楼,但刚出院那会儿生怕秦明磕着碰着,每天背着他下楼到医院换药,再把他背上楼放床上养着伤。


这眼看着秦明挪上楼的动作艰难,站在门口额头都抹出汗来,林涛当时就后悔答应了李大宝这个差事。


来这里的目的是替李大宝来探望许久未见的姑妈,顺便以领导的身份夸两句她的优秀表现,重要的是强调工作的紧迫性,让李大宝的姑妈不要再天天张罗着给她找对象的事情。


 


6


林涛刚要抬手敲门,秦明胳膊挡在他身前。


“既然是领导来探望,还是换个衣服吧,不能给人民警察丢人。”


秦明说罢指了指林涛身上穿的羽绒服,虽然是自己给他买的,但这件衣服主打休闲舒适,论起去正式拜访,实在看着有些随意。


“除了这件,那就只剩警服了。”


“警服就不错。”


既然秦明都这样评价了,那一定是非常不错,林涛心里美滋滋的想。放平了旅行箱,从箱底拿出准备表彰会上穿的警服,脱下羽绒外套,在楼道里直接换装。


秦明倒是没闲着,噼啪敲着手机上的虚拟键盘,正在和李大宝微信聊天。


等到林涛换好衣服,整理完毕后,秦明抬手拍掉他肩膀上蹭的墙灰,扬腕扣响房门。


 


7


李大宝的姑妈是一位非常热心的长辈,从林涛和秦明进门后就没闲着,给两人搬了板凳,泡了茶。听说是李大宝单位的领导来探望,又赶忙跑进里屋叫来了姑父和李大宝的小侄女,全家人围着茶几坐下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家常。


林涛这边聊的内容无非是李大宝在单位的表现,秦明实在不擅长和人从天南侃到地北,所以多数情况下都是默默举起茶杯轻抿一口姑父倒的功夫茶,然后点点头,对林涛所说的情况表示认可,偶尔也会说一两句自己对李大宝的评价。


-她不错。


-悟性好。


把姑妈听得一头雾水,林涛还要再将这两句转化成千字小故事,其中穿插着李大宝交代给他的说辞,把姑妈逗得捂着嘴直拍大腿。


 


8


谈话间,秦明总觉得有道目光盯着他,找了半天终于发现是坐在远处的小侄女。


小姑娘扎着两条马尾,头发黑亮亮的,高鼻梁大眼睛,和李大宝真有几分相似。她坐在一旁抬头时正好和秦明视线交汇,小姑娘的眼睛闪过一道微不可察的光,她并腿坐着,腿上放着一个画本,秦明看她低头在上面写写画画时翘起嘴角,好像自得其乐。


“哟,秦科长这么喜欢孩子啊,是不是也想自家的小家伙了。”


姑妈终于从与林涛的谈笑间注意到了秦明,她说的话让秦明听到后马上挪开了目光,看向姑妈,淡淡答道:“我没孩子。”


林涛生怕姑妈误会秦明的意思,赶紧解释“我们秦科长平常工作很忙,所以个人问题也就没太在意,他还没结婚呢,更别提生小孩了。”


他哪敢说秦明和自己已有事实婚姻存在了,万一再把姑妈吓着了。只好拿秦科长单身来解释。


林涛说着说着才反应过来刚才说的话完全可以把李大宝交待的事情给搞定了,于是连忙补充道:“法医工作是真忙,平时我们都是一视同仁的,所以也是委屈大宝这个这个女的了。不过啊,大宝就是好,一点都不娇气不矫情,工作特别的认真负责。不过大宝和秦科长工作时间都是一样的,连轴转根本没法顾及其他的事。“                           


“哦,这么回事儿啊,"姑妈恍然大悟,“难怪我给李大宝安排的相亲她总是没时间不去呢,也就是说大宝和秦科长平时都是待在一起啊?”


“这个…差不多吧,有时候案子紧任务重就要通宵加班,他们…”林涛刚想说验尸,想想实在不妥,就换成了“两个人经常在一起探讨工作上遇到的问题。”


“那,秦科长觉得我们家大宝怎么样啊?还不错吧?”


“岂止是还不错,老秦对大宝很满意的。”林涛直接替秦明回答了这个问题。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姑妈看着秦明满意地点点头:“我觉得秦科长一表人才也是相当不错的。”


林涛就这么看着姑妈说话间突然笑得合不拢嘴,看向秦明的眼神都变了。


 


9


秦明来之前做了一些功课,他专门向李大宝问了家里的情况。


听说姑妈是居委会主任,平时最爱张罗的就是给人牵红线,秦明特地问了姑妈的偏好。


“反正不是你这样的。”李大宝可算找到机会怼上秦明一次了,她故意使坏,重音强调“我姑妈可能就喜欢林队这种阳光一点的人吧,说不定看他未婚就要给他安排相亲对象了。”


听完李大宝的分析秦明又问了她另外几个问题,然后简单在心里计划了一下,才有了现在突如其来的状况。


出发前一天晚上,秦明打包林涛的衣服,把原本要给林涛带上的西装都换出去,只拿了警用衬衣和一套熨烫妥帖的警服,整齐的码在箱底。


李大宝说姑妈不太喜欢给她找警察做对象,便有了在家门口秦明要求林涛换上警服的那一幕。


接着秦明尽量少说话,不过这无关计划,他原本就是这么打算的,只是今天林涛表现的过分热情了,显得有点絮叨,把姑妈听得都有点累。


这样挺好,秦明想,如此一来李大宝的姑妈就不会看中林涛收他做侄女婿了。有了警服这一身装扮,配上好几天没帮他打理的胡子,加上领导发言一样的对话,姑妈把李大宝和林涛凑一块的可能性基本为零,秦明觉得一身轻松。


只是他没想到,热衷当月老的姑妈放弃林涛之后会把目标转向自己。


 


10


林涛窝在厨房,帮要做饭的姑妈打下手,他隔着磨砂玻璃看着客厅秦明的身影。想起刚才姑妈打算认真撮合秦明和李大宝,他觉得心里的醋缸子要翻了。


长辈面前不好随便说话,可是此刻林涛多想拉着秦明的手,告诉姑妈和姑父他们两个才是一对儿。


听到旁边有响动,林涛收回思绪转过身,看到李大宝的小侄女正靠着墙壁,一手拿着本子另一只手运笔如飞的画着写着。


这个年龄的小女孩都是寡言且叛逆的,林涛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总觉得面前的小姑娘刚才瞪了自己一眼,他蹲在小侄女面前,露齿一笑,好奇的问她:“小朋友,你在画什么呀?”


“我不是小朋友,我在创作。”小侄女撇撇嘴,一副骄傲的小表情,完成最后一笔把画纸递给林涛。


林涛伸手拍拍她的脑袋,笑得一脸灿烂拿过画纸认真看起来,结果看后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幻。


 


11


在林涛有限的美术认知下,他觉得小侄女画得应该是漫画。第一幅画上面有穿着警服的他,还有一身西装坐着的秦明,当时姑妈正说着李大宝的小时候,讲她爬树摔下来以为自己屁股摔三瓣哇哇大哭。林涛大笑的同时拿余光偷看秦明,看他努力憋笑,却忍不住牵起唇角,发现林涛看过来的视线后,又立即板起脸,恢复了面无表情。


这一幕刚好被小侄女画了下来,在她的画里,林涛看到穿警服的他目光深情炙热,然后留意到一旁的空白处娟秀的写着一串小字:




阳光健气攻x高冷禁欲受




什么攻什么受?


林涛疑惑着又翻开第二张画稿。


纸上的自己听到姑妈要撮合秦明和李大宝,着急的挡在秦明面前,指着墙上的钟表说时间不早了,卷起袖子要帮忙做饭,等姑妈转过身后他又虚揽着秦明把他安置在姑父坐的沙发上。


林涛看着小侄女笔下的秦明在他和姑妈说话的时候是一直注视着自己的,然后等到他转过身时又迅速移开视线。


这小侄女画画神了,林涛怎么看怎么觉得秦明的目光好像发着亮,和自己上一张是一样的,原来他在没人发现的时候,也是拿这种目光看自己的啊。


林涛心里正美得不行,发现纸的下方,和第一张画稿一样的字被划去,换上了另外一行小字。




腹黑忠犬攻x闷骚毒舌受




看到闷骚毒舌受,林涛醍醐灌顶一般的领悟了其中的意思,他原来听李大宝这么说过秦明,当时她还问秦明有没有什么隐藏属性,被秦明狠瞪了之后才拿手比作针串线缝上了嘴缝。


现在的初中小女生怎么这么会玩儿啊,林涛把漫画还给小侄女,心里一阵卧槽。


 


12


本来林涛和秦明来的时候就已临近中午,等帮忙做好饭,太阳都快落了山。


林涛刚才就一直观察姑父身边正襟危坐的秦明,知道他在别人家待久了不自在,而且再待下去说不定姑妈就当真要开始牵红线了,于是赶紧跟她讲自己和秦明还有其他事,晚饭就不留下来吃了。


临走前姑妈一直拉着两个人的手,一口一个小林小秦的念叨着,对李大宝单位这两位领导喜欢得不行,最后弄得秦明也不好一直冷着脸,走之前还对姑妈礼貌的微笑点头。


严肃的人笑起来总是格外讨喜的,这下可把姑妈激动坏了,拉着秦明更舍不得他走了,非要给他看李大宝小时候的百岁照,吓得林涛赶紧婉拒,带着秦明出了家门。


 


13


“大宝的亲戚太热情了,天天看惯了闹事的,面对这么和蔼的长辈,我都有点招架不住。”林涛牵紧秦明的手,和他并排走下楼。


“挺好。”秦明回想刚才那一家其乐融融,李大宝的开朗乐观也就不难理解了。


有这样的一家人,热闹温馨,真的挺好。


林涛看秦明没说下去,只是沉思,不等他走下来自己就先回身往上踏一步台阶,吻住身后跟着下楼的秦明,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忍了大半天,在家里坐着的时候看到秦明抿嘴笑心里就痒得不行。


“太热闹太吵,安安静静的最好。”林涛轻咬了一口秦明的唇瓣,怕他腿伤下楼不稳,也不管他的极力反对,搂着秦明的腰让他扶着自己慢慢走下去。




“李大宝刚才发来短信说案子进展顺利。”从小区里出来,林涛正给秦明念着短信,姑妈家暖气开的旺,两人出门时都没穿外套,于是他们明显低估了北京傍晚时的天气,被迎面如刀刃的风刮得脑门直发懵。


林涛警服也顾不上换掉,从旅行箱里拿了羽绒服就裹在身上。


他和秦明到了就没吃东西,这会儿林涛觉得自己一米八五的大个儿也快扛不住北京户外的冷。


“走,我带你去吃小院涮肉。”


林涛往秦明手里塞了个暖宝宝,带着他赶去李大宝刚在短信里推荐的地方。


 


14


西直门桥边的小院涮肉,是京城里一处特别的涮锅。


林涛和秦明坐地铁过去后,看到排队人就找到了地方。


“幸好提前定了座,我都佩服机智的自己。”林涛挤开围在门口的人,跟老板打了个招呼,又回头冲秦明招手,他们在排队的众人羡慕的目光下直接落座,准备开吃。


小院涮肉顾名思义,饭店是四四方方的老北京大杂院,饭桌围在四周摆放,小院正中央怀抱着一棵参天大树,林涛和秦明就坐在露天的院子里,前后左右都已经涮起了肉,茫茫一片白雾,空气里都透着肉的香味。


虽然是寒冬时节,但铜锅往桌上一放开了火,木炭燃烧起来后,就不觉得坐在小院里有多凉了,林涛摘了手套把手靠近火锅暖起来,看秦明在一旁拿着湿巾纸擦着玻璃杯和碗。


“老板,来瓶啤酒——”他大声说着。


“两瓶吧。”秦明补充。


“好嘞!”林涛和听见秦明说话的老板异口同声。


秦明看向林涛,看他冻得通红的鼻子和摇头晃脑的嘚瑟笑容,终于也摘了自己的手套,把手靠近铜锅,热气蒸在手上,暖手温度刚刚好。


 


15


刮了一整天的风,让北京雾霾笼罩的天空变得清亮起来。


老板把菜和肉端上桌时,一轮新月刚好挂在夜空中,坐在小院里听着院外的车水马龙,看着院内的热闹非凡,闻着木炭铜锅发出的阵阵古香,让人忍不住想要大快朵颐。


林涛一筷子夹起盘子里的肉,一股脑的全下进锅中,薄薄的肉片有的缩成一团,有的挂在了铜锅壁上,滋滋发出响声。秦明伸长了筷子帮着把肉搅开在汤水中,这边还没安放好肉的位置,那边紧接着还要去再搅林涛又下进去的土豆和川粉。


很快的,他们的这口锅子也冒起了勾人食欲的鲜香。


等到煮蒿子秆和木耳时,锅里的肉早就聚成一簇飘在最上面,林涛把肉全部捞给了秦明,又看到煮好的土豆,一筷子扎进锅里,土豆软烂得碎成两半。


秦明把肉蘸上麻酱分给林涛一半后,拿筷子小心翼翼的把土豆夹给他,又拎起来漏勺给他盛了川粉和油豆泡。


就这样,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夹着菜,一会儿彼此的碗里都是满登登的料。


“吃吧。”


秦明强迫症,看不下去碗里这么杂乱堆着的菜和肉,端起啤酒抿了一口,又打开一双新筷子,吃起碗里的菜,小院里的涮羊肉别有风味,虽薄却有嚼劲,不塞牙又不膻腥。


林涛倒是没开吃,但也一刻闲不住,拍了几张火锅的图片和秦明给他夹满菜的碗,直接发给李大宝,又对着手机捎带上语音点评:


-怎么样啊大宝,我和老秦吃涮锅呢,有没有感受到满满的伤害啊?


林涛说完还不算完,又把肉单独夹起来,给李大宝传过去一张特写。


直到收到回信他才算作罢,林涛看着微信里的一个字笑得前仰后合,喝干一大杯啤酒拍着桌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老秦,李大宝让我滚。”


“滚的好。”


秦明停下筷子,翻了一眼林涛,也把杯子的啤酒一饮而尽。


 


16


酒足饭饱后,林涛和秦明也不觉得冷,反倒刚刚越吃越热。以至于从小院走出来时也不畏寒了,敞开衣襟大步流星的逛着,两个人都是吃到半晕,结账时老板还开玩笑说这是饭醉,正常的很,从小院里吃完涮肉多半出来都醉乎乎的。


林涛仗着后来自己又喝了半瓶老白干,这会儿死皮赖脸的往秦明身上靠。


“老秦,我刚想起来,今天是平安夜啊,我们…不干点什么吗?”


林涛装醉,吐字却比谁都清楚,尤其对这个干字加重了读音。


他靠着秦明的手也不老实的伸进西服马甲里,划拉着他的后腰,脑袋还往人颈窝里使劲地蹭。


平时两个人工作忙得很,每逢佳节必有案件,更何况是洋节日,基本不怎么关注。


林涛一说秦明才想起来已到圣诞节,他看着歪自己身上的人,嘴里嚷嚷着非要搞点事情的样子,秦明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附近可以去的地方,又划开手机查了查地铁。


“走吧,找个地方做点事。”


 


17


等到了西单,林涛看着繁华街道上到处都是人头攒动,以为要去开房的他彻底梦碎。


“说好的做点事呢?”站在天桥上他一脸茫然看着吹风吹得惬意的秦明。


秦明感觉酒醒了一半,偏头看向他,那眼神好像带着一些只有两人才懂的气氛,林涛被看得觉得头脑发热,有种莫名的冲动,也不装醉了,往秦明身边挪了挪,等他说的事情。


天桥上,一对对的情侣牵着手,彼此依靠着或亲吻或说着情话。


秦明听到一个女孩在撒娇,男孩则在哄着她。


 


-你听不听我的话?


-当然听了,我未来要跟你过一辈子呢,怎么不听你的话了。


 


这语气诚恳又急切,让他想起了林涛。那天他被送到医院抢救,脱离危险后睁开眼,林涛握着自己的手,眼里通红通红的,也对他说了一辈子的话。


要在一起一辈子,要和他相守一辈子。


林涛说的话秦明从没当做是哄人的情话,说出口的他都听进心里去了。


 


18


秦明想起李大宝说过,自从他和林涛在一起后,感觉他身上棱角都不见了。


李大宝还开玩笑说他不像大神了,变得竟然有点普通了。


秦明觉得这样挺好的,再尖锐的棱角早晚有一天会被岁月被时间磨得圆润光滑,他不过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而秦明庆幸的是他的棱角是林涛帮他打磨的,这样一想没什么不好。


他的世界从此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也慢慢变成了他的全世界。


秦明靠过去,手揣进林涛上衣口袋里。


“节日快乐。”


他的风衣刚好挡住路人的视线,看不到他的手伸在林涛的口袋里,秦明正轻握着林涛的手,对他勾起唇角。


 


19


这是今天第几次看到秦明的笑了。


林涛按捺不住想要拥抱他时,天空飘下了雪花,刚好落在秦明的鼻尖。


天桥上的行人看到落雪,也发出喜悦惊叹的声音,好像在这个节日里,没有雪花为伴就不够完美和浪漫。


秦明放开了握着林涛的手,擦掉鼻尖的雪。


“回去吧。”


“老秦,你等我五分钟,就五分钟!”林涛可不想今天就这么过去了,他把围巾摘下来戴在秦明的脖子上,拉紧了外套,跟他招招手,一溜烟的跑下了天桥。


秦明看着闪烁的霓虹灯,心里也没刻意数着时间,却觉得等待的时候有点难熬。好在林涛很快的又重新出现在他面前,撑开黑雨伞挡着两个人头顶的雪,把一袋热栗子塞给秦明,又变戏法一样从兜里掏出好多个暖宝贴,帮他一个一个地贴在西服里。


“老秦啊,你可不能提前倒下了,表彰大会还要上台呢。”林涛搓着冻得通红的手,给秦明系上西服的扣。


 


20


秦明没想到林涛跑下去是买这些东西去了,还以为他要干什么。既然人也回来了,他看林涛比他的脸冻得还要红,就再次提议时间不早可以走了。


可是林涛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他堵在秦明面前,背过身后的手像是凭空变出来了一个苹果,递到秦明面前。


“今天平安夜,老秦,希望你能一直平安快乐。”


希望我能带给你平安快乐。林涛没把心里话说完就笑得一脸灿烂,手抬高举着苹果递到秦明面前。


秦明握着林涛冻得冰凉的手,啃下第一口苹果。


“苹果没洗。”林涛突然来了一句神补刀,差点让他把嘴里吃的吐出来。


他正要说话,林涛把伞拉低,罩着两个人,他按着秦明的腰,低头轻吻他鼻尖上的痣。


“骗你呢宝宝,知道你不吃不干净的,我洗过了,水凉的手都快冻……”


秦明不等林涛把话说话,抓着他的衣服凑近吻住他的唇,好像有点恼羞成怒,舌头带着苹果香气顶进他口中。


雪夜里,行人脚步变得匆匆,似乎没人注意到天桥上黑色雨伞下相拥吻的两人。


“老秦,你知道吗?”林涛在炙热的气息中悄声和秦明说着话。


“和你在一起最好了,因为你是我的全世界。”


秦明松开和林涛撕磨在一起的唇,微微皱眉。


“林涛,你说情话真的很…”


“很什么啊宝宝?”林涛又亲了秦明一口,看着他时眉眼都带着愉快的笑。


“很不错。”


秦明加深了这个吻,握紧林涛的手,与他在十二点的钟声中十指相扣。


————————————————————————————


FIN.



这是昨晚拍的,不是小院涮肉的铜锅,不过意思差不多,就是很好吃的意思。


冬天吃火锅最爽了欧耶~!


写完后发现我想写的另外几个特别好吃的东西居然没写。


但是我怕林涛和秦明再吃就撑了,反正他们人都到北京了,之后慢慢吃哈哈哈哈哈(你够)


灵境胡同、西直门的小院涮肉(推荐)、西单的天桥,还有这几天的雾霾(闭嘴)都是真实存在的。


李大宝的姑妈,画腐漫的小侄女,平安夜的雪都是我私设的。


刚才加班回来后,又把整篇文章重新修了一遍,添加了新的细节,但是发现我左改右改还是想要林秦在圣诞节这天除了甜就是甜,原谅我吧。


希望大家吃糖吃的开心,感谢阅读,感谢你们每一次比心和评论!


祝小伙伴们圣诞节快乐!



评论
热度(708)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