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偶尔发原创,比较喜欢all向CP,近来喜欢的明星是张若昀。本命吴邪。
 

【林秦】终点站(龙番夫夫系列)

深海火焰:

#剧版人设,不涉及真人


#一发完




秦明在一场噩梦将要结束时惊醒,他不知自己何时睡着的,醒来时却已坐在这把转椅上。


他身形挺拔,这样的姿势半躺在椅子上自然是很不舒服的。


秦明坐直,后背和腰都感到僵硬酸疼。他将纤长手指挡在脸前,拧眉长舒了一口气。


一点也记不起来做了什么样的噩梦了。


 


“嚯!看来我们的秦科长,昨晚激动地一夜没睡啊。”


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秦明顺着音源抬头,身着一袭婚纱的李大宝就站在他身边。


“你…”秦明一边英眉抬起,疑惑地上下看了看。


“漂亮吧?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


李大宝拎着裙摆,在他面前优雅地转了一圈,脸上绽开幸福的笑容,她的头纱也随着转动的姿势轻轻起伏。


秦明看着美丽端庄的李大宝,憋了半分钟没说出一句话来。


 


看人表情就知道他还懵着,李大宝也不拆穿,憋着笑,拿秦明打趣。


“秦科长脸色怎么这么不好啊,不会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说着她打开桌上的化妆盒,挑兵点将的手划过各式样的刷柄,而秦明则有些僵硬地坐着任由李大宝摆布,看她为自己涂上发胶,沉默不语以待后话。


“老秦你知道吗?林队可都等不及了,来偷看过好几次了!”


李大宝不语还好,一旦发话威力堪比重磅炸弹,听得秦明先是一愣,继而一股火热从心口以燎原之势烧到了嗓子眼去。


“现在的思想,已经开放到这个程度了吗?”


秦明诧异的同时,极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试图让那张往日如冰霜般的面容看起来更波澜不惊,然而在他注意到桌上的丝绒小盒后,冷漠的表情在脸上一点点破碎。


秦明在李大宝盈盈笑意下拿起黑丝绒圆顶小盒,打开了一条缝后又啪地放回原处。


一瞬间,他的表情千变万化,眼神复杂而深刻。


最后,李大宝还是破了功,那只握着眉笔的手随着身子狂笑不已而抖动,手里的笔尖直接歪在秦明的脑门上,那光洁的额头顿时多了一条黑色的“眉毛”。


 “哈哈哈哈我说老秦,咱能睡醒了再来吗,你一大早就把我叫醒说要彩排,彩排时就昏睡过去,现在就跟失忆了似的,秦科长不会以为今天是你和林涛结婚吧?哈哈哈哈哈,哎哟我假睫毛掉了!”


 


终于,在一屋子的欢声笑语中,秦明衣装完毕,牵着李大宝作为队伍的开端排在礼堂的入口。


他抬眼看到礼堂内屏幕上的一行字:


龙番大队集体婚礼


远处的舞台,站着一排身穿警服的男士,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幸福,望着他和李大宝的方向。


在那群人旁边林涛穿着燕尾服,手握话筒眉目舒朗。


他看到秦明后,朝他挥手,脸上的笑容比礼堂外的阳光更夺目。


“首先入场的新娘是龙番市最优秀的女法医李大宝……”


“刚才,你扔掉的戒指盒拿上了吗?”李大宝保持微笑,张口但不动唇用腹语打趣身边人。


“你今天,很美。”秦明握着兜里的小盒,淡淡一语。


原来今时竟是如此重要的日子,他是以师长,更是以挚友的身份牵着这个曾经并肩的女孩,走过红毯将她交给托付终身的新郎。


 


秦明站定,完成使命后挺直身板与林涛并排而立,他注意到两人一样的礼服,手工缝制暗纹都是对称的,终于想起来昨晚为什么熬夜。


“我主持的怎么样”,林涛意不在此,说是一件事,做又是另一件事。他趁台上台下互动时,偷偷握住秦明的手,不一会儿就得寸进尺的变成十指紧扣。


他旁边的人低头,看那交握一起的手,感觉手心的温度源源不断传过来,又感觉自己心跳怦怦如鼓点从手心传给对方。


“秦明。”林涛看着相拥的新婚夫妇,转过目光炯炯投向他。


不知是气氛使然,还是心有灵犀,秦明只觉得擂鼓般的心跳,让林涛的声音听的不真切了。


“我真为大宝高兴,真的。”


秦明听闻点头,暗松一口气又有些莫名的空落感,不过林涛的声音要并没有停下来。


“我吧,长得还算能看?不过官阶不如大宝家的新郎,工资也没他多,但是我一看就是踏实能过日子的人啊”,说到这里林涛架不住秦明的视线,自己低着头傻笑,将那只有点冰凉的手握得更紧一些。


“以前想过自己要娶什么样的爱人……不要太闹腾的,也不要太任性的,我觉得沉稳安静的最适合我…”说到这里,林涛突然紧张起来,尾音都打起飘来,“结婚后,他写日记,我就陪着静音看球赛。他饿了,我就给他剥小龙虾。他生气不理人,我哄。他高兴,我也跟着乐呵…”


“这辈子入了这一行,唯一的幸福就是平平安安,只要他能陪在我身边,就知足了…”


“林……我…”


“老秦…”林涛的脸就跟热火盆似的,抬头看秦明,对方的表情吓了他一跳。


“秦明你脸色怎么这么差,我我……我是不是特不会说情话啊,老秦,老秦!”


秦明头晕得站不稳,直到刚刚他才发现自己说不出来话了,喉咙里都是血味儿,扶着林涛慢慢蹲下,紧闭双目定神。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刚才看到角落里推车上的针剂。


婚礼上怎么会…


 


秦明再睁开眼时,周围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身处的礼堂里静得只有自己的心跳。


他扶着长排木椅踉跄地站起来,看台下坐满了人。


婚礼的喜悦当然无存,台下的人无一不是愁云密布的表情。李大宝就坐在第一排,哭得像个泪人。局长也在,只是看着自己摇头。


林涛呢。


“林涛。”


“林涛…”


“林涛!”


秦明慌了,视线满场搜寻着,在一张张陌生的脸上辨认着林涛的身影。


没有。


一阵寒意从脚尖直窜心口。


只剩下最后一个地方了,秦明想到。


他回头,以为林涛一定站在身后冲他笑着,和无数次看过的一样。


结果却看到面前的棺木中,那个人身披国旗躺在里面,被鲜花簇拥。


 


一股血气涌上喉间,秦明抓着胸口,疼痛蔓延开来,这次终于感觉到自己受伤的位置,鲜血已透过纱布和西服浸在手上。


他是干什么来了,为什么会看到林涛躺在里面?


秦明挣脱开旁边搀着他的人,步履沉重走近棺木。


“老秦,别…”


“秦明。”


台下不忍出声提醒,只得看着他弯腰,执起林涛的手。


一只冰凉僵硬的手,秦明摸到了掌心的厚茧。


他想到林涛持枪的英姿飒爽,又想到他在酷暑蹲水池边洗衣服的傻劲儿。


他想到林涛拿过连续十年的格斗冠军,又想到他经常下厨房端出热羹汤。


他想到林涛神采飞扬的放声大笑,又想到他怅然若失的嚎啕大哭。


可是现在,握住的手为什么是这样一只没有温度没有感情的手。


秦明开始害怕了,他从未怀疑过自己的专业素养,可这次他摸不到上面的脉搏,他害怕得就快要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流动的血液。


他不相信林涛就这样走了,留下他一个人走了。


 


一声惊雷,礼堂外从而天降倾盆的雨。


秦明握紧了林涛的手,自从儿时那个雨夜,他又一次感觉到撕心的悔。


他后悔自己没对林涛畅快的笑过。


他后悔自己没跟林涛痛快喝过一次酒。


他后悔自己没和林涛一起通宵看场激烈的球赛。


他后悔,没给林涛看过自己的真心。


滚滚的雷雨声也盖不住礼堂里,一个男人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


秦明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的画面,都是林涛叫他名字的画面。


他站在一楼冲他喊着“老秦,走!去吃小龙虾,我请客,你付钱。”


他被局长追着骂时求救“秦明,你说这锅我是不是背得冤枉,哎哟局长打人!”


他醉酒耍起疯来不要命地撩拨“秦—明—秦小明!秦大胆!老秦……给我拿酒来!”


 


所以,能不能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就一次。


求你了,林涛。


 


“秦明!”


这一声好似幻听,秦明猛地回过神来,睁开眼。


浓重的消毒水味趁虚而入充斥在鼻腔,呛得他剧烈的咳嗽,手也在这一瞬间被人握得更紧。


“老秦…老秦!”


一阵耳鸣平复后,秦明寻着杂乱的声音终于醒了过来,他第一眼就看到了林涛,他握着自己的手,一脸憔悴。


 


……原来是我。


 


秦明揪紧的心终于放松下来,切肤之痛让他更觉此刻活下来的真实。


他咽了一口嗓子眼的血,抬手摘掉氧气罩,另一只手和林涛十指相扣。


“林涛,林涛…我爱你。”


旁边的李大宝已经哭得没个人形,鼻涕眼泪全在脸上,跑着出去找医生了。


局长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也跟着一大票人出去回避了。


 


林涛刚才还在向老天爷祈祷奇迹发生,下一刻不仅奇迹发生了,而且还买一赠一的给了他一个更大的奇迹。


“秦明!老秦…老秦啊,我知道你刚从鬼门关回来,我不该在这时候说这种话,可是秦明…”林涛哽咽,抬臂蹭掉要落下的泪,双手抓握着秦明的手。


“我爱你,想和你过一辈子”


“结婚后,你写笔记,我就陪着你静音看球赛。你饿了,我就给你剥小龙虾。你生气不理人,我哄你。你高兴我也跟着你开心…”


“好不好”


 


这次,终于是真的了。


秦明握紧的手感觉到了两个人剧烈的心跳。


他对林涛笑着点头,他从没这样笑过,他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傻。


可是秦明庆幸,他活过来的这辈子终于是抓牢了手里的人。


现在,没什么可怕的了。


如果终有一天要面临死亡,那他也知足了。




——————————————————————FIN


其实这篇原本是打算作为龙番夫夫系列的最后一篇


但是突然觉得以此开始也不错


经历过生死离别的两个人从今天起要开始他们的幸福生活了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615)
  1. 今天开始准备看莎翁深海火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