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转载比较喜欢的文
偶尔发原创
偏爱all向CP
比较喜欢洛基
本命吴邪
 

[林秦]宠物情人

陆地:

妖族设定,设定妖和人的寿命相同,区别只在种族


犬妖林涛X人类秦明


一个神助攻的宝爷






[正文]



 


震惊全国的油爆尸案结案后,学界将妖族攻击性的提高与近年来社会犯罪问题的频发相关联,政府据此情况修订了《妖族管理法案》,增加了十五条相关政策,其中一条,是要求全国各族妖民在2017年1月之前,与一位人类(年龄25周岁以上具有民事行为能力的公民)建立监护关系,而在限期内没有登记监护人的妖民,将被召回身份证件,并前往妖族管理中心参加国家妖族管理考试和生理心理测评,考试和测评均通过的,才能在第二年重新办理妖民身份,同时由各级党组织直接管理。


这事儿看似复杂,其实简单。如今妖族不比远古——成精的尽是些山林猛兽,现在的妖界,大多由家禽宠物幻化而来,每只妖都有铲屎官,只需到户籍管理处将铲屎官进行登记便可。


林涛是一只28岁的犬妖,在龙番市绝对是元老级的人物。然而这位元老,却是全市唯一没有铲屎官的妖族。通常情况下,铲屎官都是世袭制的,一人铲屎则全家铲屎,全家铲屎则世代铲屎,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林涛的父辈也曾是有铲屎官的,那位先生英年早逝又无子嗣,之后林氏一族便再没费心去找铲屎官。


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可如今法案一出,没有铲屎官的妖,比之人类就是黑户,眼见着就要成为妖界鄙视链最低端的生物。


林涛很焦躁。


距离2017年已不到两个月,他还没能找到合适的监护人对象。如果他因为这种原因,被剥夺了妖民身份,那么他很有可能会直接失去工作,成为一只无业游狗。


想想就很可怕。


 


02


作为刑警队长,作为肩负市民安全的政府公职人员,林涛的问题,很快就变成全局的问题,市领导拉了谭局谈话,谭局又拉来林涛讲话。


局长语重心长:“林涛啊,不要让你的个人问题,影响全局的绩效考核啊。没有铲屎官没关系,你看交警队的小李,她也没有嘛。人家就找了个人类男朋友,把婚一结。”


“你看。”局长双手一拍,“这不就行了!”


这一番话,激发了局里中年女性的月老魂,从局长夫人到清洁大妈,连鉴证科的刘姐,也能从白大褂里掏出一摞扑克牌厚度的照片。


“涛啊,你看这个怎么样,你俩年龄相仿,事业相通,婚后铁定幸福。”


林涛更郁闷了,想他一个大龄犬妖,因为职业原因单身至今,如今却要因为政治问题而被迫结婚了吗?


 


在林涛心里,婚姻是神圣的,两个生命的结合不该是由于外力压迫,而是自动自发的想要和对方厮守。


可惜在他百十来年的狗生里,始终没有遇见一个愿意和他共度一生的人。


林涛一面苦恼,一面躲着围剿他的相亲大军。监察室、经侦队、治安队、交警队、鉴证科、信息科……技术科成了唯一的避难所。


林涛下巴颏搁在桌面,两条胳膊几乎颓到地上:“唉……”


室内气压直线走低。


“涛涛,气压过低人体是会爆炸的喔。”大宝吞了一颗巧克力,坐在办公桌上晃脚,“你的情绪状态决定着我和老秦的生命安危,不要不开心啦。来,姐请你吃巧克力,祝你节日快乐啊。”同为妖族,大宝就幸运很多,不但拥有铲屎官,还借着这次登记表明心迹,直接把人晋升为宝姐夫。


“呸。”林涛掀一下眼皮,最近他跟个通缉犯似的四处流窜,心力交瘁,“不知道狗不能吃巧克力啊?”对狗来说,巧克力就是丝滑口感的黑煤渣。说起这玩意,林涛就郁闷,巧克力有毒,人类更有毒,非要把这种毒物作为爱的象征,年轻时候不懂事,女孩儿送来巧克力,他为表忠心当场往嘴里塞,多亏秦明及时帮他催吐,不然估计他已经交代在那儿了。


大宝剥了包装,掰一格扔进嘴里,林涛换上八卦脸,对她笑得稀烂:“哟,宝哥,哪儿来的巧克力啊?”


“老秦的,”大宝拇指一弹,巧克力豆高抛入口,“小张送的,就那信息科新来的女孩儿。”


林涛没吃巧克力,听完这话却像是吞了一嘴煤渣,咂巴咂巴,居然还有点酸味。


秦明坐在对面,手里支着那本《怪诞心理学》,这书他看了好几个月,翻来看去总是那十几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心思不在书上,只是为了营造出“我在看书,顺便参与你们聊天”的假象,林涛大宝对视一眼,默契地拉上嘴链,看破不说破。


秦明这个人啊。


林涛竖起脑袋看他。


刚认识秦明的时候,林涛对他有点意见。他觉得这个人猫里猫气的。


受到与《猫狗大战》一脉相承的家庭教育影响,林涛向来和猫不对付。虽然他们犬族与猫其实并没什么深仇大怨,仔细想来,大概只是安逸日子过得太久,老祖宗居安思危,给后辈洗脑出了这么个死敌。


但家庭教育对于一个人(狗)的影响,不是理智可以拒绝的,林氏犬族对于猫的反感已经成为本能。林涛反感猫,自然也看不顺眼猫里猫气的秦明。


而这份敌意是如何在漫长的相处过程中发酵成了亲昵的,林涛自己也没有明确的答案,好像一转眼,他俩就从一对冤家变成了大宝眼中“界限模糊”的挚友。


总是要有个旁人提醒,当事人才能发觉相处中的暧昧。


曾经再自然不过的搭肩都变得烫手。


一些想法开始冒头,不仅想要升华纯洁的革命友谊[1],还妄图敦一敦它[2]。


林涛不能否认,一直以来回避相亲的主要原因是他心有所属。


然而他心向明月又有何用,他不可能得到回应,更不可能和他结婚解决当下困扰。


“嚯嚯嚯,”大宝捂着半边脸出声,“这小眼神,牙都酸掉了。”


“别贫了,”林涛岔开话题,挥手打散自己几乎具象化的怨念,“快帮我出出主意,怎样才能在不结婚的前提下拥有一个法定监护人?”


“这你得问老秦,我们中间他最聪明。”


这句话秦明显然受用,他翻一页书,偏头道:“条例中说,监护人需要与被监护人是具有法律约束的亲属关系,或者是有长达五年以上的民事法律关系,通常情况下,这是指饲养关系,但同时它也可以指代有法律效益的协议关系。”


“……什么意思?”


“就是说,”秦明合上书,双手交叠在胸前,“只要有一个人肯和你补签一份协议,并能证明在过去的五年中,和你履行过这份协议,他就可以成为你的法定监护人。”


林涛深吸一口气:“听不懂。”


“老秦的意思是,他可以和你签一份同居协议,然后跟民政局说你们俩是恋人关系,目前以同居五年,只要审查时你们俩确实住在一块儿,他就可以成为你的法定监护人。”此言一出,立即收到秦明瞪视,大宝拍拍桌面,“哎哎,同居协议可是受法律保护[3]的哦,不然呢,你能找出一个更容易通过审查的方案吗?”


“……”


“……”


大宝摊手:“姐就是这样的聪慧过人。”


 


03


林涛托大宝将材料送至有关部门。送交之后,大宝告诉他,审查人员将于五个工作日后登门审查林秦二人。


周末,三人约在林涛家里,正襟危坐。


“审查通过,就像游戏通关,你不仅要掌握通关的道具,还要熟悉通关的方法。”作为林秦二人身边唯一有被审核经验的妖族,大宝主动担当起二人的“通关”导师。


大宝把资料分给二人:“这是我连夜赶制的攻略,你们研究研究。”


林涛翻一翻,七页A4纸,宋体五号字,这少说得有一万字啊。


翻到常见问题一页,随便扫了两行就被扑面而来的问号震慑住了:昨天谁先起的床?什么时间?平时用闹钟吗?谁做的早餐?早餐吃的什么?配偶喜欢喝咖啡吗?上个星期天你们做什么了?日常开销谁付的账单?用的哪家银行?有几个账户?是共同财产吗?……


“宝哥,”林涛面容愁苦,“你这是按美国婚姻移民出的攻略吧,这也太难了。”


“昨天新闻联播没看吗?部分妖民在审查时被发现信息造假,政府顺藤摸瓜,捣毁了两个伪造铲屎关系的窝点,以后审查只会越来越严格啦。”


林涛心里苦,怎么别人登个记跟玩儿似的,到他这儿就蜀道之难难于办绿卡了?点儿背也不能这么背啊。


林涛叹气,低头研究手上的攻略,嘴上牢骚不停:“你看你出的问题——‘你们看的第一部电影是什么?’这种问题,真的情侣也不一定能回答上来吧。难道答不上来就能判断他们不是真爱喽?”


大宝摇着手指反驳:“爱确实不可估量,可审查是量化的,审查人员看不到你们过往岁月里的暗潮涌动,只能设定出硬性指标来进行判断啊。”


大宝的这套理论没能说服林涛,两人争辩起来。


“卧虎藏龙。”秦明乍然出声,空气瞬间凝固,对峙中的两位猛然收声盯住他看。


“你,你说什么?”林涛一激动,膝盖猛磕在茶几上,疼得呲牙。


“有什么问题?”秦明撂下脸,语气僵冷几度。他生气是为了掩饰失落,他以为林涛不记得了。秦明感情经验贫乏,所以但凡情绪无法处理,便统一冷脸置之。


秦明本就聪明,记住一部电影又有什么稀奇,林涛这样想道。他瞄一眼秦明脸色,心里更苦了。爱情的种子种在心田,长出得却是一株黄连。


十四岁时他拉着秦明从影院后门溜进放映室,踮起脚,隔着十几颗脑袋瞧幕布上留蛇尾辫的后脑勺。


电影里师父告诉李慕白:“把手握紧,里面什么也没有,把手松开,你拥有的是一切。”


电影外林涛还攥着秦明的手,手心汗湿,却不肯放。


 


04


林秦两人都挂着脸,大宝身上的鸡皮疙瘩数着刻度冒出来,连忙暖场:“涛涛说得对,就算把题全答对也没有用,爱情讲究的是你来我往的互动过程,一招一式,不修个情意绵绵刀,也该练套眉来眼去剑啊。”


说罢从身后拔出一根教棒,簌地指向秦明:“老秦这种就明显不合格,眼波流转脉脉含情,你说你能做到哪个字?”


“可是宝哥啊,也不是每对恋人在共同生活多年之后还能来电啊,生活的本质是平淡嘛。柴米油盐酱醋茶,你还要啥自行车?”林涛摊手。


“问题那么多,你还想不想过了?”大宝也摊手,把林涛的模样学了个十足十。


“你们两个嘛……”大宝点着下巴打量二人,秦明被她看得不自在,轻咳一声,背脊挺得更直,“默契值满分,只要把感情发酵出酸臭味就行啦。”


林涛呛了一下:“怎、怎么发酵啊?”


大宝微笑:“科学家说,凝视对方眼睛,是促进感情的极佳方式。”


 


面对面,鼻尖距离十公分。


两人皆僵着脸,你看我的眼角,我看你的眉毛,微妙的错开视线。


豆大的汗珠顺着秦明鬓角滑下,林涛的目光也随之游走。


表扣在大宝腕上,指针一格一格走动,每一下都敲在林涛心头。


“眼神,注意眼神。”大宝腿架在茶几上,做场外指导。


情感导师李大宝,一出声就自带喜剧效果,把两人间越发黏腻的氛围打散。


林涛庆幸有大宝在这儿,暧昧过于浓稠,弄得他大脑缺氧,如果大宝不出声,他脑子一抽指不定能干出什么事来。认识到自己的感情之后,林涛始终拿捏不好两人的距离,害怕太近又不舍放手。十四岁那年影院里的穿堂风,至今还吹刮着他的背脊。


“时间到。”大宝两腿一蹬,办公椅转了一圈,“感觉怎么样呀二位?”


“没感觉。”林涛佯装自在,抻开双手摊在沙发靠背,“两个大男人能有什么感觉。”左手搁在秦明肩后,在“男人”二字时骤然僵硬。林涛一顿,悻悻的缩回手臂,今天的秦明能容忍大宝几乎作弄的调教,却还是无法接受他的触碰。


答案再明显不过,秦明帮你完全是出于哥们情谊,别想多了。林涛对自己说。


 


05


模仿对方的动作,是建立亲密关系的绝好方式。


“咳嗯。”林涛咳嗽一声,终于觉出一点尴尬。他现在越来越觉得大宝是在忽悠他了,左一句极佳又一句绝好,脸上挂着售楼小姐式的八齿笑容。


秦明喝了一口水,林涛在大宝敦促下也喝一口。


手指碰在一起,指尖细小的电流,却让他的心脏几乎麻痹。


林涛放下杯子,仰头露出无懈可击的笑容:“没感觉。”


大宝嘁他一声,转头问秦明:“老秦呢,老秦什么感觉?”


“不错。”


林涛第二次呛住了,秦明今天真的不对劲。


大宝显然也傻了,这里是什么平行世界吗?向来以攻击她为乐的秦明,居然收了一嘴利齿,还给出一个他评级系统里的最高评价。


“老秦你……嗯……”


现有词汇量显然无法描述他们复杂的内心体验,两人手口并用,欲言又止。秦明挑起眉毛,觉得这两人一惊一乍简直莫名其妙,他叩叩手表:“除去睡眠时间,距离接受审查仅剩10小时,你们还打算浪费多久?”


大宝率先响应:“来来来,现在开始,建立亲密第三式——”


 


 


06


不得不说,大宝这个小姑娘,满脑子都是鬼主意。


领带蒙住了秦明的眼睛,围在他脑后打结,林涛两手捏着布料,手指慌乱了。


大宝调出音乐,琴声流淌。


林涛扣住秦明的腰,领着他缓慢旋转。


林涛不懂舞蹈,只能带着秦明跟随音乐摆动。这是他人生中第二支舞,第一支要追溯到中学时期的班级舞会。


年级主任热衷改革,总爱弄些洋玩意,班级舞会就是其中之一,脱胎自美国中学生的毕业舞会,让一帮毛头小子去牵小姑娘的手。


老师把男女学生按身高排成两列,他们班男多女少,个头最高的四个男生被剩下,也凑活成两组。


林涛就这样牵起了秦明的手。


两人谁也不肯跳女步,手缠在一块儿,互相较劲。两人拧在一起,像两只被棉绳捆住的螃蟹,随着音乐左右踏步。


灯光晃在他们脸上,十六岁的秦明孤都着嘴,鼻尖还有一粒粉色的青春痘。


林涛搂着秦明,摇摆中恍然感到十二年的时光在他们身上流逝。


大宝已悄悄离开。


青灰色领带遮住了秦明的眼睛,这让林涛感觉轻松。他终于可以让爱意在注视时肆意流出,而不用在秦明回望他时尴尬闪躲。


扣在秦明腰际的手不自觉收紧,让两人身体紧贴。


事到如此,只能放手一搏。


林涛抬手抚住秦明后颈,将暗色的双唇压向自己。


实践出真知,事实证明,再冷硬的人,唇舌也是温热柔软的。


两人在亲吻中停下舞步。


一吻过后,林涛把秦明扣在怀里,试图平复喘息和内心的狂喜。


“我没想到,”林涛喃喃,亲昵地用胡子扎着秦明光洁的脸颊,“没想到你也会喜欢我。”


秦明气恼:“难道不够明显吗?”说话时胸腔的震动通过两人紧贴的身体让林涛战栗。


林涛大笑出声,双手捧住秦明脸颊,一下一下啄着他嘟起的嘴唇。


 


07


——喂,请问是林涛先生吗?


——我是。


——这里是龙番市妖族管理中心,您在我处提交的资料已审核完成。请您于三个工作日内到往我处领取您的证件。


——嗯?你们不用上门审查的吗?


——您多虑了,上门审查只适用于有案底的妖民,像您这种为国家人民作出过重大贡献的政府公职妖员,只需递交材料,通过材料审核即可,不会存在上门审查的情况。


——……谢谢。


 


林涛挂了电话,打开淘宝,为宝红娘点了58块钱的小龙虾外卖,五斤,不,十斤,不,十五斤!


 


 


[1]升华革命友谊:梗自电影《鬼吹灯》胡八一求婚:“让我们把纯洁的革命友谊再升华一下。”,这里指代恋爱


[2]敦一敦:即“敦伟大友谊”,梗自王小波《黄金时代》,指代make love


[3]同居协议受法律保护:法盲在网上查了一下,同居协议在不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是具有法律效益的http://www.chachaba.com/news/wedding/hunyinfa/20160202_265067.html





评论
热度(905)
© 其翼若垂天之昀 | Powered by LOFTER